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三八线与十七度线:朝战和越战期间中美信息沟通比较研究

军事 sean 4779℃ 0评论

韩战

在朝鲜战争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进,导致中国出兵朝鲜,与美国进行了面对面的军事较量;而在越南战争爆发、升级的进程中,美国一直将战争的界限控制在北纬十七度线以南,中国也只是以派出支援部队的形式援越抗美,中美双方始终未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

这两种不同的结果,事实上同处于敌对状态的中美两国之间对战争底线,即三八线和十七度线的把握,及其信息沟通的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本文着重考察、比较了中美在这两场战争中进行信息沟通的情况,并对其影响进行了分析。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两场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战争——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都发生在亚洲,发生在中国的周边国家,而且从本质上讲,都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直接或间接的对抗。但是,对抗的表现形式及其结果却有很大差别。在朝鲜战争初期,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北进,导致中国出兵朝鲜,与美国进行了面对面的军事较量;而在越南战争时期,美国一直将战争升级的界限控制在十七度线以南,中国也即只是以派出支援部队的形式援越抗美,中美双方始终未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这两种不同的结果,事实上同处于敌对状态的中美两国之间对战争底线,即三八线和十七度线的把握,及其信息沟通的状况,有着密切的关系。

在现代社会的冲突反应和危机处理过程中,信息的沟通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考察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爆发、升级的历史进程即可发现,中美双方在信息沟通渠道、信息传递方式,以及对信息的解读和判断等方面,都存在着很大差异。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差异决定了中美之间爆发危机和冲突升级的形式和程度的不同。本文试由此角度入手,对比中美两国在这两次战争中信息沟通的状况,并对其影响做一点粗浅的分析。

1 朝战初期中美之间的信息沟通

朝鲜半岛统一国家的建立,本来是朝鲜民族内部的事务。然而,由于战后分别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的对抗和世界冷战格局的出现,朝鲜民族的独立和统一便具有了浓厚的国际背景。特别是由于南北朝鲜分属两个不同且对立的营垒,使三八线这条美、苏两军分别占领朝鲜半岛和接受日军投降的临时军事分界线,最终变成了划分两大阵营在东亚势力范围的长期政治分界线。 1948年夏秋在朝鲜半岛分别建立起来的两个对立的政府都认为只有自己能够代表朝鲜民族,此后,双方都主张以武力完成朝鲜民族的统一大业。不过,在冷战的背景下,朝鲜南北任何一方都不可能独自实现其政治目的。当时美苏两国对抗的焦点在欧洲,华盛顿和莫斯科都无意于远东地区引发一场可能导致双方直接冲突的战争,因此对南北朝鲜的军事统一计划分别采取了不予支持的政策。进入1950年后,苏联的远东政策首先发生变化,莫斯科对金日成军事统一南朝鲜的行动开放绿灯,朝鲜战争爆发了。

中苏同盟的建立使华盛顿感觉到美苏在亚洲的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而继苏联之后,美国也改变了其远东政策。更由于错误地把朝鲜人民军越过三八线的行动视为共产党国家在全球范围内展开总体进攻的序幕,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美国做出了全面干预朝鲜战争和遏制中国的决策。然而,正是白宫采取的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军事行动,率先将中国摆到了美国的对立面,从而迫使中国开始考虑介入这场对美国的战争。

从毛泽东一贯的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军事思想出发,如果中国与美国的对抗必须在台湾海战和朝鲜陆战这两个战场之间进行选择的话,显然,对中国有利的选择只能是在朝鲜半岛进行一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战争。到1950年9月初,毛泽东已经做好了军事部署,在中国东北地区集中了五个军的兵力,随时准备出国作战。 不过,就建国初期的经济和社会状况而言,新中国与世界头号强国美国作战,的确是一种万不得已的选择。因此,毛泽东心中是有一条底线的,这就是美国军队是否越过三八线,是否真正构成了对中国安全利益的威胁。这个问题最早是周恩来7月2日会见苏联驻华大使罗申(N. Roshchin)时提到的。 毛泽东后来回忆当时的情况时也说:帝国主义如果不干涉,没有妨碍。如果干涉,不过三八线,我们不管,如果过三八线,我们一定过去打。在毛泽东看来,三八线到鸭绿江只有400公里。如果美国人就在鸭绿江那边,鞍山、旅大、沈阳、抚顺、哈尔滨就都在美国军队的威胁之下了。我们真的是睡不着觉啊! 当战争在洛东江一线进入僵局时,毛泽东又在8月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指出,“如果美帝得胜,就会得意,就会威胁我。对朝不能不帮,必须帮,用志愿军形式,时机当然还要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 这个“时机”,指的还是上述的战争底线问题。

实际上,美国在战争初期非常担心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中国会出兵援助朝鲜。出于这种担心,当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在8月初与蒋介石在台湾会晤后,杜鲁门(Harry Truman)十分惊慌,急忙于8 月6日派哈里曼(Averell Harriman)作为特使去东京见麦克阿瑟。行前杜鲁门交待的重要事情之一,就是告诉麦克阿瑟不要和蒋介石搞到一起,从而把美国拖进与大陆中国的战争。 同时,美国还采取措施向中国传递这种信息。在8月27日中国对美国飞机侵犯领空提出抗议后,美国政府立即同意联合国对此进行实地调查,并通过印度大使潘尼迦(K.M. Panikar)把这一建议转达给中国政府。美国还表示:中国就美机轰炸其领土一事所提出的任何正当要求,美国都愿意尽力给予满足。 为了进一步表示美国在朝鲜的军事行动没有恶意,杜鲁门在8月31日的记者招待会上甚至公开声称,美国海军将于朝鲜战争结束后撤离台湾。 美国总统在麦克阿瑟发出有关仁川登陆的“烙铁行动”计划的第二天,便公开谈论从台湾撤出第七舰队问题,显然是要给中国政府传递信息,预防中国对美国越过三八线问题做出强烈反应。美国人的确是想告诉中国人,他们采取的一切军事行动都不是针对中国的。然而,华盛顿不知道,中国出兵的底线根本就不在鸭绿江,而是在三八线。事实上,美国最初决定越过三八线时是有条件的。杜鲁门政府在9月27日授权麦克阿瑟可以在三八线以北的朝鲜境内采取军事行动时,其先决条件是“没有大规模苏联和中国共产党军队进入北朝鲜,没有准备进入的声明,也没有在北朝鲜对抗我们行动的威胁”。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甚至考虑,一旦中国出兵朝鲜,美军便撤出战斗。布雷德利(Omar N. Bradley)还向英国参谋长简要述说了这一政策。 这就意味着只要中国公开宣布出兵,就很可能避免战争的升级。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三八线与十七度线:朝战和越战期间中美信息沟通比较研究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