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没有转基因,中国人吃什么穿什么?

科技 rock 9239℃ 1评论

194730649095

我们无法回避的是,中国和中国人已经离不开转基因

作者提示:本文很长,全篇是一万字,分为三个部分,建议分成三次读完。

关于转基因这个话题,我们已经听过了太多的科学或恐吓。在不置可否的科学争论之外,有个问题更为切要——中国和中国人到底能不能离得开转基因?

以下的三个故事或许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橙子的不治之症“黄龙病”,美国人也只能依靠转基因

《星际穿越》这部科幻电影里,设想地球上的植物遇到了一种可怕的枯萎病,让植物都死掉了,地球也没法住人了,必须向外太空进发。这种能让地球灭绝的植物病到底会不会出现,目前还看不出来灾难降临的迹象。毕竟是科幻电影,非要讨论科幻电影的假设靠不靠谱,本身就是一种不太靠谱的事情。

不过在真实的地球上,确实有很多疾病会让特定的植物大面积消失。比如世界上最受欢迎也是产量最大的水果——橙子,就面临一种枯萎病的侵袭,叫黄龙病。这种橙子的绝症最早是在中国发现得,英文名字也叫“Huang Long Bing”,简称HLB。在美国研究橙子的的Vincentheo说,听全世界各种口音念“黄龙病”这三个发音真是非常好玩的事情。

橙子得黄龙病的原因是感染上一种叫“亚洲韧皮杆菌”的病菌,这种病菌是通过到木虱传播的。这种小虫子在一棵橙子树上吃嫩芽,如果这棵树感染了“亚洲韧皮杆菌”,那么这只小虫子跑去吃其它橙子树的时候就把黄龙病传播开了。

美国的佛罗里达州是大量种植橙子的地方,美国70%的橙子都产自这个州。2005年的时候,黄龙病终于传播到这里。得上黄龙病的橙子树,结出的橙子又酸又小,既不能吃也不能榨果汁。而且感染上以后没有治的办法,只能把树砍倒烧掉。随着黄龙病扩散,佛罗里达州很多橙子果园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把橙子树全部烧掉改种蓝莓。从2006年开始,佛罗里达的橙子产量越来越少,橙汁的价格越来越高。面对黄龙病这个橙子的绝症,总得想点办法,否则拖下去就没有橙汁可以喝了。

第一个办法:寻找有抵抗力的橙子树

首先想到的办法肯定不是转基因,是能不能找到对这种病有抵抗力的橙子树。每种植物都有很多个品种,有的可能味道好,有的可能产量高,有的可能耐寒耐旱。橙子的品种也很多,美国的橙子和中国的橙子样子就完全不一样。先别管味道好不好,如果能找到对黄龙波有抵抗力的橙子树,先把那些容易感染的品种换掉,还是能解决问题的。

但是这条路走不通。不仅是橙子,像柚子、柠檬、桔子、芦柑等等柑橘属的植物,全部对黄龙病没有抵抗力。也就是说,不管是美国的橙子树,还是中国的橙子树,全世界就找不到能抵抗黄龙病的树种。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那些看起来和橙子差别很大的水果,柚子、柠檬、桔子、芦柑等等都和橙子是亲戚。这些柑橘类的植物曾经让植物学家们非常头疼,他们到底应该分成几类呢?

解决这个问题的正是基因。人类发现基因这个东西之后,就可以根据两种植物基因的相似程度去判断它到底是什么来历。科学的结果让植物学家们非常吃惊,除了枳和金橘,就是“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的那个枳和个头一点点的金橘,剩下的橙子、柚子、柠檬、桔子、芦柑统统是三个野生品种杂交的结果。

柑橘属的植物看着种类挺多,内部之间的关系非常混乱,都是近亲杂交出来的亲戚。所以它们的弱点也都差不多,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一种柑橘属的植物对黄龙病有抵抗力,找有抵抗力的橙子树这条路行不通。

第二个办法:杂交

既然找不到直接能抵抗黄龙病的橙子树,那也别着急用转基因啊,能不能用杂交的办法把抵抗黄龙病的橙子树培育出来?像袁隆平配需杂交水稻那样,想各种办法去把这种抵抗力去培育出来。虽然有很多人反对转基因,但是这些人一般都不反对杂交。像袁隆平培育出的高产水稻,就是杂交出来的;美国的橙子,也是杂交出来的。虽然杂交过程中交换了基因,但是这个过程毕竟是自然的,听起来就不像转基因那么可怕。

可事实上,听起来感觉很安全的杂交,和听起来不太安全的转基因,都是人类育种的方法。农业有种子可以种地就够了,为什么还需要专门育种呢?是因为植物不能满足人类需要的时候,就要想办法把需要的特征组合起来。比如人类是既想要柚子的大个头,又想要橘子的好味道,就杂交出橙子。这个过程没什么神秘的,植物的所有特征都是基因决定的,杂交也是把基因组合在一起的过程。

所以,杂交的最大局限在于要先有这个基因,才能进行组合。还用橙子来举例,你得先找到柚子和橘子才能进行杂交。如果想把苹果的味道杂交进来,就得找到一种既有苹果味道又能和橙子杂交的植物才行。如果找不到,要么放弃,要么耐心等大自然碰巧把这种基因进化出来。按照目前黄龙病这个发展趋势,如果等橙子树自己进化出抵抗这种病的基因,最后的结果恐怕是未来只能喝苹果汁代替橙汁了。

别无他法:转基因

对于美国种植橙子的农民来说,想解决黄龙病的难题,实际上只剩下一条路可选:转基因。

之前也讲过了,转基因不神秘,和袁隆平的杂交水稻一样,都是育种的方法之一。只不过袁隆平是把水稻之间的基因重新组合在一起,从里面挑出人类需要的高产水稻;而转基因是要把能抵抗黄龙病的基因组合到橙子的基因中去,让橙子树能够抵抗黄龙病的侵害。

有个科学家(来自德克萨斯州A&M大学的埃里克·米尔科夫)就在试验一种能让橙子抵抗黄龙病的基因。这个基因从哪里来的?菠菜。所以很多人问他,这种和菠菜基因组合在一起的橙子,会不会是绿色的?会不会有菠菜的味道?实际上这个基因和菠菜的颜色和味道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这是科学家精准定位的一小段基因,所以能准确知道它的作用是产生一种能攻击细菌的蛋白质。同时,生产这种蛋白质的基因也不是只有菠菜才有,而是以略微不同的形式存在于数百种植物和动物中,包括人类自己体内也在生产好几种和它非常相似的蛋白质。

这就是美国人和美国农民面临的一个难题。黄龙病来了,如果不用转基因的办法,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橙子产量越来越少,橙子的价格越来越贵。可是用了转基因,又会引起很多人莫名其妙的恐慌,种橙子的人也担心转基因橙子能不能卖出去。

拯救美国橙子的故事只是刚刚开始,转基因橙子还在研制中,美国FDA也没有许可转基因橙子上市。虽然美国这几年的橙汁越来越贵,但转基因橙汁暂时还没有出现。只不过这样的转基因困境,是农业生产中经常需要面对的难题。

袁越的《人造恐慌——转基因全球实地考察》这本书中就有这样一个转基因拯救农产品的故事。很可能让你非常意外,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转基因拯救的农产品是棉花。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没有转基因,中国人吃什么穿什么?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文傻可以吃情怀
    匿名2015-04-17 23:4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