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从朝鲜战场美军兴南大撤退看近距空中支援作战中航母的重要性

军事 rock 493℃ 0评论

1

【导读】本文节选自韩国国防研究院《国防政策研究》2019年刊发的题为《朝鲜战争时期海上航空作战对韩国航母计划影响》的文章。朝鲜战争开战初期,航母有效弥补了空军的局限性,为联合国军地面部队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支援。兴南大撤退期间,共有7艘航母参与支援作战,每天出动200多架舰载机猛烈轰炸追击中的中国志愿军。有了航母舰载机的火力加持,陷入志愿军层层包围的美陆战一师第1、第7团最终得以整建制突围。

回顾70年前战争留下的经验教训,本文作者认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航母的价值都是巨大的。面对进化成更快速、更致命形态的朝鲜多样化威胁,航母依然是空军的有力补充,能够在快速精确打击朝鲜核心目标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作者希望本文能够引发韩国社会对航母问题的更多关注,让更多的人认识到韩国发展航母的必要性。

在韩国,航母一直被认为是应对朝鲜威胁最无效的海军武器之一。因此,在韩国海军及其支持者中形成了颇有说服力的逻辑,即发展航母在很大程度上需要借助外部变量。这样一来,也就影响了韩国对航母作用的认识和理解。事实上,航空母舰在朝鲜战争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在韩国却很少有人了解航空母舰在战争中的作用。随着韩国航空母舰计划被正式纳入国防中期计划,有必要重新审视被人们遗忘的战争教训。

朝鲜战争初期航母的作用

开战初期朝鲜的急速南进与美国空军力量使用上的局限

朝鲜战争爆发时,美国能够动员到韩半岛的空军力量有隶属于远东司令部(Far East Command)的第5航空队(Fifth Air Force)、第13航空队(Thirteenth Air Force)和第20航空队(Twentieth Air Force)。但是,在远东空军所属的1172架飞机中,可以立即投入作战的只有第5航空队的650多架飞机。从当时的情况来看,第13航空队和第20航空队主要负责菲律宾和冲绳地区的空中防御任务,根本无法动用。至于第5航空队,还要担负在日本地区的空中作战任务。因此,必须有一部分飞机处于紧急待命状态,以应对苏联的空中突袭(Y’Blood,1999,pp.20-22)。

当时,第5航空队的主力战斗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登场的F-80流星(Shooting Star)喷气式战斗机。问题是,当F-80战斗机满载武器和燃料时,作战半径只有225英里(约360千米)。如果从日本起飞,F-80战斗机在韩半岛的作战势必会受到诸多限制。考虑到这一实际情况,第5航空队司令帕特里奇(Lt. General Earle E.Partridge)中将希望开战初期将第5航空队的飞机展开部署至韩国。为此,7月初,他派出调查团核实首尔以南地区各机场的实际情况。当时,由于朝鲜人民军的快速南进,大部分的机场实际上已无法使用。6月末,因朝鲜军队进入汉江以南地区,曾被美空军用作运输基地的金浦和水原基地已无法靠近。7月初,位于平泽、大田及群山的机场同样被朝鲜人民军占领。这样一来,韩国境内可使用的机场只剩下大邱(K-2)、浦项(K-3)和釜山(K-1)(Futrell.1983,p.109)。

而且,这三个机场的跑道状况都比较糟糕。当时,大邱机场杂草丛生,遍地碎石,跑道上布满了很深的弹坑。浦项和釜山机场的情况甚至比大邱机场还要恶劣。大邱机场不需要大规模修缮,在短时间内还是能够恢复使用。浦项机场大约需要10天左右的修复时间,至于釜山机场因跑道条件太差,很难立即投入使用(Futrell,1983,pp.95-97,109-110)。

考虑到这三个机场尚不具备美空军喷气式战斗机起降的长跑道(Knott,2007,p.295),远东空军司令部决定向已在一定程度上修复完成的大邱和浦项机场部署P-51野马(Mustang)螺旋桨战斗机,并向大邱和浦项各展开了1个P-51大队(Futrell,1983,pp.95-97)。此外,还决定将跑道状况非常差的釜山基地用作飞机紧急降落(emergency landing)和进行少量空运的基地(Futrell.1983,p.110)。

也就是说,韩半岛内当时没有适合喷气式飞机使用的机场,美远东空军主战飞机F-80只能从日本基地起飞赴韩半岛执行作战任务。根据罗伯特?F?富特雷尔(Robert F. Futrell)的研究,到1950年7月中旬为止,F-80战斗机出动非常频繁,占到美空军飞行架次的70%(Futrell.1983,p.87)。但是由于两地的距离限制,F-80的作战效能受到很大制约。飞机从距离韩半岛最近的板付(Itazuke)基地起飞,到达汉江流域的直线距离是310英里(约500千米)。因此,哪怕F-80不挂载火箭弹和炸弹,仅携带50口径机炮,在汉江空域停留的时间最多也只有15-20分钟(Futrell.1983,p.27,31)。

战线在洛东江附近形成后,战斗机的作战距离减少到150英里(约240千米)。但是为了支援地面部队作战,F-80还需挂载火箭弹和炸弹,在战线附近的活动时间依然只有15分钟左右。其结果,很多F-80飞行员就“如同赛场上蒙着眼睛的拳击运动员”,在没有确认目标的情况下,匆忙之中投下炸弹,然后迅速返回日本。在很多情况下,飞机因燃料不足,只能无动力着陆(dead-sticklanding),或在飞抵基地之前飞行员紧急跳伞(bailed out)(Futrell.1983,p.87)。当时的第5航空队副司令汀布莱克(Maj.General Edward J.Timberlake,Jr.)在谈及新型喷气式战斗机F-80薄弱的武器搭载能力和续航距离时曾表示,1架以大邱为基地的老旧螺旋桨战斗机F-51发挥的作用,与4架以日本九州为基地的F-80发挥的作用相当(equivalent)(Futrell.1983,p.94)。从中也可以看出,在韩国没有适合的机场,严重影响了F-80的作战效能。

在战争初期,遭到远东空军猛烈轰炸的朝鲜军队迅速做出反应,采取了有效的对策,导致F-80的作战效果越来越差。面对美军的地毯式轰炸,7月末,朝鲜指挥部向一线指挥官再三强调“利用山路、掩体及夜间战斗”的重要性。这样,对美军飞行员来讲,寻找隐蔽中的朝鲜军队成为最困难的一件事(金泰宇{音},2013,pp.184-85)。朝鲜军队的这种战术变化,使得F-80的作战效能急剧下降。

当时,远东空军只能选择“放弃F-80而增加部署可以挂载足够武器且续航距离远的旧式F-51战斗机”的方案。尽管所有人都知道F-51速度慢、防护力差,但是为了组织有效的轰炸,美空军指挥部还是做出了利用航母从美国本土远程投送145架F-51战斗机的决定。7月23日,这批F-51运抵日本。随后,已部署少量F-51战斗机的大邱和浦项基地迅速得到增援(Hallion,1986,p.40)。

但是,随着朝鲜军队的快速南下,美空军使用的机场受到的威胁远比预想的要严重得多。8月初,朝鲜军队进攻至洛东江防御线附近,美远东空军不得不考虑从浦项和大邱机场撤出。在这一背景下,帕特里奇(Partridge)将军取消了向韩国机场追加部署F-51的计划,并于8月4日做出了从浦项和大邱撤出飞机的决定1。这意味着除了极其简陋的釜山机场外,韩国已没有能够投入使用的机场。为了支援陷入空前危机的地面部队,美空军只能从日本派出战斗机执行韩半岛作战任务。而且,当时的朝鲜军队还在无意中发现了“控制(seize)敌军机场”这一应对美军轰炸最为有效的方法。1950年底,局势已是岌岌可危,联合国军地面部队亟需空中支援。在这种背景下,空军力量在韩半岛作战的局限性,为海上移动机场航母和海上航空力量提供了“在韩半岛作战环境下证明其可用性和必要性”的重要机会。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从朝鲜战场美军兴南大撤退看近距空中支援作战中航母的重要性

喜欢 (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