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国军中将方叔洪举枪殉国,后人称“给个纪念章就挺好的”

军事 rock 15995℃ 3评论

方叔洪朝自己开了一枪。

枪响前,他负伤7处,腰部和头部均中弹,在日军逐渐缩小的包围圈中,他知道已没有突围可能了。

1939年夏,山东南部的这场遭遇战,为方叔洪的人生画上了句点。他很少回家,妻子重病期间也未去探望。他在家信中多次表示,忠孝不能双全,决定以忠报国,雪我民族奇耻大辱。

牺牲时,他年仅31岁,担任国民革命军第51军114师师长,中将军衔,是抗日战争中最早牺牲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之一。在1946年济南大明湖铁公祠的抗日殉国将领的前三个牌位里,方叔洪排在第二,其他两位是张自忠和赵登禹。

去年,方叔洪入选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他的侄子方增觉得出乎意料,“听说过他的人太少了”。

今年8月,山东省沂源县准备重修当地抗战史,“意外”发现一处国军将士陵园,也大致确定了方叔洪埋葬的地点,没有墓碑,静静躺在一片繁茂的玉米地下。

193

中将师长方叔洪,牺牲时年仅31岁。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钟煜豪 翻拍

一次见面

方叔洪,原名方范,以字行,1908年出生,山东济南人。

印象中,方梅、方增姐弟二人只见过方叔洪一面。按照家族大排行,方叔洪是他们的三叔,不过他俩都有点怕他,“很高大,很威武”。

86岁的方增还记得,唯一一次见面里,方叔洪绷着脸,“不笑,也不看我们这些小孩,从大门进来回他的屋子,走得很快。”

在姐弟俩的共同记忆里,三叔很忙,回家也穿着军装,还带着两名勤务兵,“不怎么顾家的,回来一次待不了几天,一直在外面打仗。”

88岁的方梅说,三叔就跟他的父亲和兄弟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很少谈生活”。

在战争无可避免地波及济南前,方家一大家子住在济南小清河畔的老宅里。方叔洪的父亲方慰农是济南名士,同一辈虽有几个兄弟,但都过世得早,家中多数事情都由方慰农定夺。

到方叔洪这代,家族内也有几个兄弟。按“伯仲叔季”的顺序排下来,方梅、方增的父亲方谦排在第二,方叔洪排行第三。老大学了经济,老二学了地质,到了方叔洪,方慰农一想,“老三性格比较刚烈,身体也好,就去学军事吧”。

195

侄子方增不求更名“方叔洪路”以作纪念,“审批太麻烦,就不给国家添麻烦了” 。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钟煜豪 摄

方增后来在回忆文章中提到,方叔洪自幼聪慧,刻苦好学。他先自费去日本东京学习日文,后回国考取山东公费留学名额,再赴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军事,“异常勤奋,在同学中威信甚高”。

1928年春,听闻日军在济南制造“五·三”惨案后,方叔洪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一起集会,甩掉军帽,撕去领章,高唱岳飞的满江红,表达抗议。

毕业之后,方叔洪邀好友翁照恒一同前往法国慕漠尼航空学校学习航空,还去德国学了炮兵技术。

1931年,日军制造了“九·一八”事变,东北的大片国土很快沦陷。方叔洪回国后,通过翁照恒与十九路军陈铭枢、蔡廷锴等人取得联系,赴上海出任十九路军教导大队队长,开始一生中最漫长的戎马生涯。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国军中将方叔洪举枪殉国,后人称“给个纪念章就挺好的”

喜欢 (7)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3)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没有墓碑,静静躺在一片繁茂的玉米地下。
    匿名2015-08-16 16:49 回复
  2. 连5千的补助都领不到
    匿名2015-08-19 17:46 回复
  3. 澎湃记者不辞幸苦,深入山西,北京:,山东等地深入调查,写出一篇关于抗日烈士方叔洪的报道:,资料确切,全面。我们对澎湃表达感谢i : 方叔洪的后人 方憎
    匿名2015-08-27 17:3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