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中国外交亟需塑造核心价值观,对他国暴政的容忍无助于改善自身的形象和声誉

文化 sean 1833℃ 0评论

外交部

中国外交亟需塑造核心价值观

常言道:“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挨饿,失语就要挨骂。”因此,中国需要从改善国家形象和提升国家软实力的角度,主动对外发声,向国际社会讲好中国故事,及时表达中国人的立场、观点和主张。不过,中国外交要真正赢得话语权,提升软实力,最根本之处还在于必须拥有能够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认同的核心价值观。

一、中国外交为什么需要核心价值观?

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先生在一次演讲中曾讲道:中国铁路修到哪里,影响力就会到哪里。当前,中国积极倡导“一带一路”,特别是在稳步推进互联互通建设方面,的确有助于扩大中国在海外的存在及影响力。但是,此类影响力主要还是一种经济影响力,其所能发挥的辐射效应和溢出效应是有限的,并且在很多情况下也是难以持续的。

一位法国教授曾对我讲:阿拉伯人到哪里,哪里有清真寺;法国人到哪里,哪里有天主教堂;美国人到哪里,哪里就有多党民主。他没有谈及中国,但却给我们留下很多思考。

中国人“走出去”,是不是只有工程和项目?中国一再强调与他国互利共赢,一再表示欢迎其他国家搭乘中国经济发展的快车,欢迎其他国家分享中国的发展机遇,甚至在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和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爆发后主动地为他国纾困解难,但为何中国却很难真正赢得人心、很少有真朋友。英国华誉风险管理咨询公司总裁沙学文先生曾讲到,西方人倾向于把中国当“外人”,把中国妖魔化,因为他们认为中国的价值观与他们的不一样,因此就不信任中国。沙学文是一个英国籍的埃及人,他还谈到,中国现在使埃及人的钱袋变鼓了,但在争取民心方面却没有多大作为,因此,就很容易产生误解。

当年欧洲殖民者征服全球,他们一手持剑,一手持经。攻城略地,靠的是船坚炮利;而征服人心,则靠的是圣经、语言和文化。二战后美国所建立的世界霸权体系,也离不开它在政治制度和价值观方面的对外输出。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推动非洲国家进行经济结构调整,20世纪90年代以后推动非洲和东欧国家普遍地实行了多党民主体制。在后来中亚、东欧“颜色革命”以及前些年遍及中东北非地区的“阿拉伯之春”中,美国所宣扬的民主制度与价值观也是随处可见。

欧美国家的努力并非无往不胜,但确实斩获颇多。仅以非洲大陆为例,现在半个非洲大陆信仰伊斯兰教,半个大陆信仰基督教。非洲54个国家,使用法语(官方语言或通用语言)的26个,使用英语的25个,使用葡语的六个,使用西班牙语的一个,使用德语的一个,使用意大利语的一个。有些非洲国家,如喀麦隆和赤道几内亚,同时使用多种外来语。现在非洲54个国家中,除了斯威士兰、厄立特里亚以外,其他国家都建立了至少名义上的多党民主制度。虽然一些非洲国家只有民主之“壳”而无民主之“实”,但人权、民主、自由和良治等理念已为非盟及多数非洲国家所接受,这是不争的事实。

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林松添先生曾讲过,中非关系最大的问题是彼此不了解。他主要讲的是中非之间在传媒和语言文化领域的交往不够充分,认为中国对非洲舆论的影响很有限。我认为,在非洲更深层次的文化、制度和观念世界里,中国更是明显处于“缺位”和“失语”的状态。所以,我一直在呼吁中非关系应该尽快实现转型升级,由政治互助、经贸合作走向更高形态的人文、观念、制度和治理经验层面的交流和互鉴。

中国并不需要学习欧美的做法,因为它们的全球霸业大多包含着流血,即便是世界范围内的“传道授业”也大多充满了胁迫和傲慢,这些理应受到批判。但它们也给了中国重要启示:价值观才是外交的灵魂。

长期以来,中国外交主要是一种“民生外交”。中国一直致力于巩固与其他国家的共同利益,一直强调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中国一直推动对外贸易、投资并努力践行力所能及的对外援助。很多中国人认为,中国对发展中国家的“民生外交”要比欧美国家的“民主外交”或“价值观外交”更为优越,也更适合发展中国家的现实需要。但西方人或许恰恰相反,他们认为争取他国民众的民心更重要,并对其政策的长远成效充满信心。

历史告诉我们,世界大国之所以受到世人的接受乃至尊重,不仅仅因为它为世界提供了贸易机会、发展援助和物质产品,还在于它能够创造出他人能够理解甚至认同的新制度、新观念、新模式以及富有吸引力的价值观念。毫不夸张地讲,中国外交能否具有更为明确、更为系统、更有吸引力的核心价值观,将是中国能否在大国成长道路上更趋成熟的重要考验。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外交亟需塑造核心价值观,对他国暴政的容忍无助于改善自身的形象和声誉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