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疫后中国领导世界,还是战略收缩?

文化 alvin 2559℃ 1评论

yihzmgx

【导读】在中美关系进入紧张期之后,近日中印关系也遭遇变数。疫情之下,中国与其他大国关系也面临较多不确定性。时殷弘教授认为,中国外交面临“绝对图景”与“相对图景”的双重困境。所谓绝对图景,是中国的国家力量经受住疫情考验,下一阶段应以战略收缩作为首要方案;所谓相对图景,是疫情之下其他大国相对实力削弱,这正是历史机遇,中国大有可为。这两种意见的胶着与困顿,造成了中国外交战略的新的不确定性。在此背景下,时殷弘认为,中国应更多着眼于“绝对图景”,认清中国外交的最根本任务,有所为且有所不为,主动进行战略收缩,在把握机遇的同时,足够节制、足够节省;朱锋教授认为,在美国部分政治精英“受害者心结”加重的当下,我们需要在一些领域继续与美国作斗争,同时应有效回应中美双方的共同关切,促使中美关系朝向非零和方向发展。时殷弘认为,未来世界是由中美两大超级大国与广阔中间地带国家共同构成,无绝对意义上的领导,这是未来世界秩序的核心特征。朱锋认为,中美冲突的实质远未达到未来世界领导权之争的程度,对于中国而言,突出重围,并且保持和平崛起的势头,乃是当务之急。

本文为时殷弘教授与朱锋教授在2020年6月22日至23日凤凰网“与世界对话”云论坛上的发言实录,转载自“凤凰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供诸君思考。

▍时殷弘:中国相互矛盾的两幅图景与没有领导的世界

按照主持人的意见,今天结构也很简单,中美关系就是中国、美国、关系。

我先讲一下中国的情况,中国大家都知道依靠更权威的核心领导,更加强的举国体制,中国已经决定性地击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获得非常显著的重大胜利。当然这次付出的经济和社会代价非常巨大,中国正在继续依靠同一个更加强的举国体制,去应对这个代价。

那么中国对外政策我认为现在有了新的优先,也就是大力宣传对外援助的事实。第一,促进传播由国内新冠流疫应对所弘扬中国体制的某种优越性。第二,对外辐射中国伟大新形象,也就是全球公共健康紧急状态中抗击大流疫的一个世界引领者。另外,再加上与之息息相关的,在流疫问题上与美国的政治外交以及意识形态的对抗。就中国的前两项对外政策优先而言,目前需要改进的主要是增进与世界在大流疫之下,骤然加剧的复杂性的认识。适当的放慢推进速度,和适当的降低宣传调门,减少缩小效果与期望之间的差距。与美国在流疫等问题上的对抗,包括中美相关的口水战。虽然实属必要,但也需要适当改变弱点,弱点就是过于偏重“对称战略”,还有驳辞细致不足,扣帽有余。

就美国来说,首先在对华战略层面上,美国是非常复杂甚而自相矛盾的。一方面,美国的一些活动因为大流疫的猛袭而悄悄减少暂缓,或者暂停。包括在东海对中国可能加强的联合军事行动,包括建设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印太四国战略联盟,包括加强对台湾战略军事合作和对台军售,包括全面推进美国武力的制造升级,这些由于大流疫的冲击正在悄悄的收缩、放慢或者暂停。

在另一方面,大家都知道3月25号、5月13号、6月4号三次美国导弹驱逐舰窜进台湾海峡,3月27号对应严重升级了美国对台湾外交支持的“台北法案”,美国海军运输机6月9号极其罕见的招摇飞跃台湾岛上空,而美国海军在临近菲律宾南海海域,进行大张旗鼓的导弹实弹发射,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命令手下全部潜艇入海,和数架美国B1战略轰炸机从美国本土飞赴关岛,美国海军战舰3月到5月,三个月内四次在南海进行挑战中国南海主权声索的航海自由行动,近三年来首次美国三大航空母舰和大量战舰,同时巡航印太洋域。这些举动总的来说,我认为是在对中国被认为的增进战略军事发力作反应,构成了美国战略存在和战略活动的显著证据。

经贸阵线上,美国的局部收缩,更是少有。中美双方在2020年1月达成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主要内容是强买美货,交换美国取消对一部分中国对美出口增收高关税的决定和美国将另一部分高关税减一半。中美贸易战还在,但是首次显著降低。然而,从一开始,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就是不靠谱的,中国剧增对美进口的承诺,大大超过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以及当前情况下中国经济的实际需求,为中国持续减少外汇储备加上不少负担,非常显著减少了中国大量进口其余发达国家和若干头等发展中大国的战略需求能力。

大流疫致使美国失业情况下,特朗普仍然争取增加农业产品、能源产品的对华输出。但实际上,由于大流疫的影响,中国是根本不可能,也不应该完全履行一阶段贸易协议当中的两年内中国应该将中美贸易翻一番的承诺。事实上,特朗普及其幕僚在榨取中国尽可能剧增自美进口的同时,我认为是准备事实上接受中国根本无法如数履行购买承诺的现实,而且仍然将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当做有助于特朗普竞选连任的一张牌。

当然,特朗普也不会同意中美两国就最新形势重新谈判,以至于交易量对华输出大量减少,比较符合实际的削减与妥协,在政治上是不可能的。在对华政治意识形态阵线上,特朗普政府继续主要针对中国国家在美国所谓的软权行使,众所周知,在年初将中国在美官方新闻机构定作所谓外国使领团,驱逐160名新闻工作者,特朗普主要从甩锅的动机出发,认为世卫组织在顺从中国所谓严重错误应对和掩盖冠状病毒传播期间,终止向世卫组织提供的年度4.5亿美元出资。

虽然特朗普不再称新冠病毒为所谓武汉病毒和中国病毒,但事实上特朗普在4月27号逆转得更加糟糕。4月27号,首次对华显要地声称,美国正在进行认真调查,用他的话来说,“中国赔偿更多钱,有很多方式让中国承担责任”。4月27号这是一个转折点,面对国内对特朗普的在大流疫中所谓应对低效的指责,面对刚刚出现的输掉总统选举的可能性,特朗普有了更紧迫的政治需要,把中国当作替罪羊,指责国内政敌对中国软弱,而且特朗普本人确实恨中国,因为在他看来,一手好牌包括经济的情况被流疫冲垮了,在他看来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所以4月27号是转折点,4月29号特朗普采访中对华公开指责,4月30号再升级,因此美国总统已经确定要制定惩罚中国政策的长期性。

秋后算账、穷究到底,我认为已经成为美国政府既定的基本政策。而且在大流疫的强烈影响下,中美贸易战从2018年7月发动以来,包括更加迅速地加剧,物质上和心理上都是如此。而产业供应链的多处断裂和国际旅行急剧衰减,只是最为显著的表征,超级鹰派幕僚和特朗普本人,最近开始极力谋求美国所需的供应链脱离中国,总的来说,中美之间的脱钩,在大流疫下正在被蓄意空前迅速扩展,所以肯定不管中美关系有什么向上或向下波动,中美两国之间将更加渐行渐远,从事烈度更甚的彼此竞斗。而且美国政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是在脱钩方面,高技术脱钩方面,在意识形态谴责方面,在外交活动方面,争取孤立中国,在此让西方发达国家拉开同中国的距离,而且正在影响若干有分量的发展中大国。

那么最后需要强调,美国对华态势在大流疫冲击之下,中国对外关系当中的某些方面发生了负面变化,再加上最重要的,中国在恢复经济方面还面临着巨大困难,因为中国总得形势远不如新冠疫情爆发以前有利,中国几乎空前严峻的挑战就在前方。同时还有一个情况,全球治理方面,中国面对特朗普弃置美国原先全球领导作用,而填补真空机会的困难性,在目前国内外不少媒体提到,但在目前,中国在世界上软权吸引力有限,中国可用资源有限,中国的经验有限,中国将遭遇的相关内外障碍相当巨大,包括大流疫导致的种种复杂性。因此,一个没有领导的世界颇为可能。

我觉得跟今后中国国家的方向密切相关的重大问题,中国意外地从上到下,有两幅彼此抵牾乃至互相矛盾的图景,一个图景我称之为绝对图景,另一幅图景叫相对图景。

绝对图景指在抗击国内新冠付出巨大经济社会代价,也指大流疫导致加剧外部政治经济环境恶化,因此绝对图景意味着中国显著弱于新冠肺炎爆发以前,所以我们的最优先就是争取恢复经济和防止流疫卷土重来,再加上稳住香港治理,其余所有的都是其次,因此中国要想关注绝对图景,我们就必须在机遇方面,总的来说足够收缩、足够节制、足够节省。

但是与此同时,相对图景也很显著,在另一部分中国人心中,是美国及其若干主要盟国的国内抗疫,重伤其经济处境,大不如中国,中美之间力量对比的变更趋势在大流疫之下进一步加速,因而中国的对外权势突进据此有了更新添加的历史性机遇,在军事、经济、外交和意识形态各方面空前地大有作为,不仅必须,而且可行。

我们的政策思维是分裂的,因此这两个图景将较持久共同支配中国国策,使其不免有重大复杂性。也就是说美国现在对美国的基本国策搞不定,自己都搞不定。中国相对美国来说比较搞得定,但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两张比较矛盾的图景,都在共同支配我们的对外政策,因此我们的战略方向在一段时间内在一定程度上是不确定的。

▍朱锋:美国式“受害者心结”与中美关系自由落体运动

自从特朗普上台以来,中美关系已经下降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最低点,自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以来,中美关系之间的紧张和恶化从没有像今天一样以非常冲突的状态呈现出来。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局面?

我觉得新冠疫情一方面使得中美关系对立更加上升,另外一方面中美关系的对立在新冠疫情爆发以前就已经开始了。在很大程度上三年前特朗普上任,特朗普政府代表的是美国政坛对中美关系的充分敌意,尤其是他聚集了共和党右翼非常反华的势力。

所以特朗普上台以后,总是在不断的到处说“中国偷了美国的技术、抢了美国的工作机会、占了美国市场开放的便宜”、所以特朗普对中国对意识形态的攻击,对中国外交的批评,体现了强烈的敌意。所以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战略姿态发生了根本的改变,所以特朗普团队很多人都把责任推卸给中国,说中美关系恶化是因为中国政府做了这个,做了那个,但是其核心内容是特朗普和共和党政府,他们所代表的美国政府,包括那样一批人他们对华政策的思考,和以往相比已经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这届对华政策的思考和判断的核心,我把它称之为是一种美国式的所谓受害者的所谓心结。特朗普从竞选开始,不断扩大这个话题——“这个人抢了美国的饭碗,占了美国的便宜”,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中美关系走到今天,变得如此险恶,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些决策的力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还有第二个变化就是新冠疫情。我们知道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1月15号中美刚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我很同意时老师刚才的判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政治性大于技术性,对于中美双方经贸的实际问题解决意义不大。但即使如此,也就是1月15号,中美双方还是签署了这样的贸易协议,希望中美能够往顺利的方向发展,双方的互动感觉还是可控的。但是另外一方面疫情的爆发使得特朗普能够炫耀连任的经济方面的数据跌倒了谷底。

正在新冠疫情以前,特朗普在民调当中大幅度领先民主党所有的总统候选人。所以认为特朗普2020竞选连任具有很大的把握性,但是疫情爆发后,特朗普对于美国抗疫政策的摇摆、抗疫前期的忽视,再加上他本人经常作秀的个性,在抗疫当中都体现得淋漓尽致,所以现在美国真正做到了特朗普竞选时所说的美国第一,美国疫情确诊病例第一、病死率第一、在这种情况下甩锅中国把中国作为替罪羊,所以中美关系现在成了特朗普2020竞选策略和怎样躲避国内抗疫失败政策的最重要的甩锅对象,所以中美关系在自由落体中变得更加具有冲突性更加险恶。

当然还有第三点,我认为是特朗普上台以后我们双方的政策磨合,以及对于特朗普的战略意图、他本人执政的风格、他想在对华政策上达到的几个目标上的认识和判断,我们同样也存在比较大的局限性。从2017年他上台的第一年,我们会觉得特朗普不就是要钱嘛,所以我们只要能够经济上作出让步,在商贸上作出让步,特朗普就比较好对付。

2018年3月特朗普宣布对华贸易战,双方经历了好几个回合,总得来讲我们还是保持了一个积极磋商沟通对话的态度,但是问题是美国对华关注的核心议题还是特朗普再三强调今天自由开放贸易的贸易规则、市场规则、货币规则、金融规则,特朗普说中美贸易要“对等”,那么究竟如何对等?

现在也存在不同的声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现在中美关系走到今天,确实我觉得让人非常心痛,说老实话我作为长期研究中美关系的学者,确实如时老师讲的,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但问题是未来的中美关系,我个人觉得从目前来看,一方面我们当然还是继续走中国自己的道路,但是另外一方面,最核心的问题我们还是要继续在和美国一些不合理的对华的政策展开斗争的同时,要关注彼此的关切。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疫后中国领导世界,还是战略收缩?

喜欢 (8)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评论支持
    匿名2021-03-19 08:3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