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海陆复合型大国应当选择哪种崛起战略?

军事 rock 5665℃ 1评论

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的战略选择与崛起成败

[摘要]国际体系是一个复杂的利益交互系统,在系统中存在着众多战略层面的施动—反馈模式。地缘政治大国的安全战略选择决定了它与体系其他主要成员间的互动方式,互动方式决定了其可能面临的结构性压力,并最终影响到大国崛起的兴衰成败。通过本项研究可以发现:海陆复合型崛起大国的战略模式可以分为“区域陆权”战略、“全球海权”战略和“区域/全球海陆并举”战略。如果崛起大国尚未形成稳固的陆基周边环境,那么追求“区域陆权”战略是最优选择;如果拥有稳固陆基周边环境,那么追求“全球海权”战略是最优选择。而“海陆并举”战略因“同色竞争”原理,既可能同周边国家陷入“区域陆权”优势的安全困境,也可能同“全球海权”国家陷入争霸战争。因此,“海陆并举”战略往往容易造就一个反对自身崛起的海陆权力联姻。此外,追求单一的“差色互补”原理容易实现海陆功能分异背景下的战略结盟,进而影响大国崛起战略的操作实施。

[作者简介] 姜鹏,哈尔滨工程大学 形势与政策研究中心讲师,外交学院博士后。

纵观近400年来国际政治中的霸权更迭可以发现,除了西班牙是一个兼具海陆两栖霸权的国家之外——西班牙帝国也正是由于同时背负着海陆双重战略负担而长期处于战争状态并在崛起后迅速衰落1——海陆霸权再未同时被另一个地缘政治大国所独自垄断(参见表1)。虽然崛起国在先天地缘政治禀赋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但问题在于,为什么有些海陆复合型国家在追求海权道路上取得了成功,而另一些海陆复合型国家在追求陆权的道路上取得了成功?为什么几乎每一个处于崛起进程中的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都会面临这样一个明显带有威廉德国时期海军元帅铁毕子(Tirpitz)与陆军元帅施里芬(Schlieffen)之间“围城”般的战略困惑——在追求海权战略与陆权战略之间如何找到战略资源分配的黄金分割点?1上述众说纷纭地缘政治迷思既困扰着2500年前斯巴达人所领导的伯罗奔尼撒陆权联盟和雅典人领导的提洛海权联盟,也影响着近代的西班牙、荷兰、法兰西、德意志以及俄罗斯,同时也可能影响到当今中国对自身地缘类属身份定位与国家安全的战略选择。

文明

国际政治中的权力中心可以根据其地缘类属身份而被划分为海权国、陆权国,以及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由于独占一块地缘政治板块的国家与国际社会的交往沟通与安全维系需要依靠海洋通道,其安全也仅仅依赖于巨大水体的阻隔效用。[1]因此,海权国往往只需要关注海上力量的培育和发展就可以确保国家的整体安全。而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的显著特征是既占有巨大的陆上基本实体,又濒临广阔的国际水域。地处大陆边缘的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与国际社会的交往沟通与安全维系不仅需要确保海上航线的畅通,同时因缺乏天然巨大水体或山脉的有效阻隔而可能同周边陆地强邻进行更为频密的安全博弈。因此,海陆复合型大国的地缘安全战略往往会在“海防”与“塞防”之间进行微妙而艰难的政治博弈。

地缘类属身份的认知影响一个国家的安全认知偏好,安全认知偏好决定了其安全战略选择,并进而影响一个地缘政治大国的崛起成败。巨大的水体阻隔效应与战略缓冲空间不仅在安全认知层面使海洋型地缘政治大国存在着可观的安全剩余和对冲风险的“海绵效应”,同时也对其安全手段的选取产生根本性影响,即海洋型地缘政治大国往往倾向于追求对海上空间的控制来确保自身的政治经济安全并发挥国际影响力。而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的安全战略不仅需要考虑来自海权国的战略封锁,同时也需要考虑同来自周边陆上强邻产生的战略碰撞。相比于来自巨大水体阻隔的有限的海上力量投送能力来讲,周边带有敌意的陆上强邻所产生的安全威胁对于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具有更加现实的紧迫性与重要性。因此,拥有巨大水体阻隔的大国往往有着先天追求海权的有利条件,拥有陆地强邻的地缘政治大国往往倾向于追求更为紧迫而现实的陆权战略。

同时,安全战略模式的选择进而会影响一个国家的崛起成败。如果鲸鱼放弃了海洋而选择同岸上的北极熊较量,那么结果一定是可想而知的。从“内因”角度讲,与国家地缘安全环境相一致的安全战略模式会最大限度地发挥一个国家基本实体自身所孕育的战略潜能,进而增加一国崛起成功的几率。而与国家地缘安全环境相背离的安全战略选择则不仅不会在战略上造就“扬长避短”的优势,反而会暴露自身的战略短板;从“外因”的联盟角度讲,基于“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基本逻辑可以发现:不同的联盟因素会直接影响崛起国所面临的体系结构性压力。“差色互补”的安全战略模式之间容易结成“错位发展”与“权力分治”的地缘政治联盟,而“同色竞争”的安全战略模式之间则因功能相近而更容易产生安全竞争与大国间的安全困境。

一、核心变量:安全模式选择与大国崛起成败

地缘类属身份既是大国基于先天资源禀赋而进行安全战略选择的原因,同时也是大国安全战略选择与能力塑造的一种政策结果。作为一种变量它有效地提供了一种基于海陆二维分析背景下因“地理磨损”原理而导致的权力隔空投送效能递减律,它的价值在于帮助我们理解相比同海权国之间的权力竞争,陆权国之间的权力竞争对安全本身有着更大的紧迫性与现实性。从理论上讲,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的安全战略选择不仅仅取决于地缘类属身份这个单一变量,同时也取决于它同周边陆权国之间权力结构的力量对比、身份角色的互信程度、战略模式的施动反馈以及联盟关系的分化重组。

崛起国安全战略选择的本质是在对战略环境和相对战略资源合理判定条件下,寻求以何种方式最大限度地在无政府状态下维系生存、扩展权力与彰显声望。这种对国际影响力的追求必然会受到体系霸权国在不同层面的关切甚至压制。因此,选择何种崛起战略会不同程度地决定崛起国所面临的体系结构性压力并进而影响到崛起成败。通过考察大国兴衰的历史可以发现:海陆复合型崛起大国在安全战略模式上大致可以分为“全球海权战略”、“区域陆权战略”与“区域/全球海陆并举战略”,不同的战略选择模式会在国际政治交互系统中获得不同程度的战略反馈,这种战略反馈以体系结构压力的形式并最终影响到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大国的崛起成败(参见表2)。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海陆复合型大国应当选择哪种崛起战略?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铁毕子。。。
    匿名2016-04-20 11:1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