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战斗种族

文化 rock 17693℃ 0评论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战斗种族

【内容提要】俄罗斯民族性格历来饱受争议,这是一个经常遭遇外族入侵、苦难深重的民族;同时,俄罗斯又是一个屡次发动战争,侵占周边国家领土的国家。俄罗斯国家扩张立国的传统造就了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古老的村社和米尔文化是俄罗斯民族集体主义和平均主义思想的摇篮;笃信东正教的俄罗斯民族轻视物质享受,追求精神价值,为世界贡献了不朽的文学艺术瑰宝;理解俄罗斯民族非左即右、非黑即白的极端性格就如同破解斯芬克斯之谜;俄罗斯民族对权力的崇拜一直延续到了21世纪,即使全民选举的总统也一定要有继承人。俄罗斯历史是解开俄罗斯民族性格之谜的一把钥匙。

【关键词】俄罗斯;民族性格;民族主义;集体主义;权力崇拜;

【作者简介】杨洁,1971年生,山东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副教授,文学博士。(济南250014);李传勋,1944年生,黑龙江大学俄罗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哈尔滨150080)

俄罗斯民族性格是在其漫长的历史发展和文化传承中逐渐形成的。俄罗斯民族性格丰富多彩,本文不准备一一论及。我们关注的重点是俄罗斯民族性格中那些最基本的元素,它们决定着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基本面貌,我们称之为“民族性格基质”。民族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决定着一个社会的发展和进步状况,影响到一个国家的内外政策取向。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探讨,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俄罗斯这个民族和俄罗斯国家,避免与俄罗斯交往中的盲目性。

一 民族主义及其表现

民族主义在俄罗斯不仅是一个历史问题,更是一个现实问题。沙皇俄国主宰过欧洲的命运,苏联也曾在冷战期间独霸世界一方。20世纪末,在俄罗斯发展的危机时刻,民族主义再次登上了历史舞台。叶利钦曾经为北约东扩划定了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普京时期,民族主义成为团结俄罗斯社会各派政治力量的黏合剂,爱国主义、民族复兴、大国强国的口号深受俄罗斯普通民众的欢迎。普京依靠自身的军事和能源优势,利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民族问题阻止其加入北约。

(一)扩张立国的传统与尚武精神

俄罗斯民族主义是在俄国历代沙皇和苏联时期的领土扩张中逐渐成长起来的。俄罗斯立国以来频繁的战争对俄罗斯民族性格的形成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俄国宗教哲学家别尔嘉耶夫说过:“唯有战争激发了民族感和自发地迫使人们去培养民族意识。”[1]

俄国经过300多年的对外扩张,领土面积从16世纪中期伊凡四世即位时的280万平方公里激增到了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2 280万平方公里,苏联时期斯大林又基本恢复了俄罗斯帝国的疆域。俄罗斯民族认识到,通过战争俄国几乎可以获得预期的一切。从1368年到1895年的525年间,俄罗斯有329年在打仗[2]。俄罗斯民族以战争为荣,只要俄罗斯人曾经打过胜仗的地方就会树起纪念碑,许多俄罗斯新婚夫妇都会在婚礼当天向无名烈士墓献花。莫斯科公国使欧洲免遭蒙古鞑靼人的蹂躏,俄国打败了拿破仑,解放了欧洲,苏联又一次把欧洲从希特勒的魔爪下解救出来,俄罗斯民族为历史感到骄傲和自豪。俄国每一次战争的胜利几乎都伴随着疆域的扩大,都给俄罗斯是个“强势民族”的心理提供了事实依据,这种理念随后又以民族心态、社会心理、价值标准和政治倾向等方式表现出来,在俄罗斯民族中世代传承。

(二)排外心理

俄罗斯民族排斥异族人的心理某种程度上带有种族民族主义色彩。调查显示,对于一个非俄罗斯族的人当选为总统的设想,大多数民众表现了不能容忍的态度:1998年反对的人数为44.9%,2004年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半数,达到58.1%[3]。根据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历史、考古和民族学研究所的社会调查结果,29%的俄罗斯远东人在与中国人交往时有优越感,这个比例在20岁以下的年轻人中更高,达到50%,而2/3感到有优越感的远东人对中国人有排斥感[4]。

俄罗斯民族排斥异族心理的极端表现就是种族歧视。俄罗斯自由民主党主席日里诺夫斯基认为,西方国家应该和俄罗斯一起团结起来打击伊斯兰激进分子和中国移民。他呼吁说,白种人必须团结起来对付“黄色魔鬼”和“绿色威胁”[5]。根据调查,43%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族人应该比其他民族拥有更多权利[6]。在俄罗斯卷土重来的“黑色百人团”甚至提出,国家应该对生育具有纯正斯拉夫族血统,尤其是俄罗斯族血统的婴儿给予奖赏[7]。俄罗斯民族团结党要求国家应该采取措施尽力保证俄罗斯民族的纯洁性,任何有关异族通婚的宣传都应该禁止[8]。俄罗斯光头党甚至提出了“白人至上”和“外国人滚出俄罗斯”的极端口号。

俄罗斯在看待犹太人问题上排外心理更是突出。1881年后俄国开始推行针对犹太人的语言和宗教同化政策:关闭犹太人学校和出版刊物,强迫把犹太人儿童送到东正教会学校学习东正教。俄国最后一位沙皇尼古拉二世对犹太人的偏见也非常深刻,他公开说:十个闹事者中有九个是犹太人。

斯大林为了打压政治对手托洛茨基、季诺维耶夫和加米涅夫,冠冕堂皇地利用他们的犹太人出身做文章。苏联时期,在远东的比罗比詹设置专门的犹太人自治区,把犹太人迁居到这里集中居住。斯大林和沙皇亚历山大三世一样禁止犹太人在国家机关工作,限制高等学校招收犹太人学生,许多科研机构也采取了限制犹太人的措施[9]。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官方反犹主义虽基本停止,但社会上的反犹情绪依然存在,反犹暴力事件也不时发生。日里诺夫斯基曾公开宣称:“要想反犹主义的思想彻底消灭,就应该让所有的犹太人都住到以色列去。”[10]

(三)外交政策的实用主义

历史证明,俄罗斯随时可以放弃所谓理想主义的意识形态原则,也随时可以撕毁已经签订的国际条约、协定,实用主义是俄罗斯外交永恒不变的准则。

俄罗斯现实主义外交的突出表现就是它的自私和精明,为了俄国的利益历代统治者都曾不惜牺牲他国甚至盟国的利益。在这方面表现最出色的莫过于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和斯大林。19世纪初,为了抵抗拿破仑的进攻。俄国先与英、奥、普组成反法同盟。在军事上接连失利的情况下,亚历山大一世转而与拿破仑举行和谈,相互承认各自在欧洲一系列国家所取得的权益,并加入反英同盟。尽管革命后的法国与俄国所宣扬的正统主义大相径庭,这并没妨碍亚历山大一世与拿破仑结为盟友,按照“拿破仑在西,亚历山大在东”的原则瓜分欧洲。

基辛格曾深刻地提出:“斯大林的确是个难猜之谜;但在处理国际关系上他是个极端的现实主义者——耐心、精明、不妥协,可谓他那个时代的黎塞留。”[11]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大林先与德国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与希特勒制定了共同瓜分欧洲的计划,并通过向德国出口石油、锰、铜、镍铝、木材、谷物、橡胶等重要物资,大发战争财。为避免东西两线作战,斯大林又与日本签订了《日苏中立条约》,苏联在事实上承认伪满洲国,日本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以牺牲中国的利益换取了日本在苏德战争爆发时不对苏宣战的承诺。1945年8月,苏联出兵中国东北,参加对日作战,其条件是恢复俄国在日俄战争中所丧失的一切权益,并要求国民党政府承认外蒙古独立。二战结束后,苏联如愿以偿,占领了库页岛南部以及包括千岛群岛在内的附近一切岛屿,从日本手中夺取了对中东铁路、大连、旅顺港的控制权,外蒙古也在苏联一手操纵的“全民公决”闹剧中正式脱离中国。因此,尽管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为最终粉碎法西斯集团做出了巨大贡献,但苏联与德国和日本签订的所谓“互不侵犯条约”和“中立条约”加速了欧洲战场的进程,为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为日后苏德战争的爆发埋下了隐患 。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战斗种族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