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俄罗斯对欧洲的战略包围

文化 sean 824℃ 0评论

微信图片_20200415153808
导言:近年来俄罗斯的新帝国主义扩张引起了西方国家的注意,通过其军事、政治、经济力量,俄罗斯正在逐渐包围欧洲。而欧洲国家内部的分化使得欧洲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方案或战略来应对俄罗斯。这一现状则给了美国一个施加领导力的绝佳机会,奥巴马政府因采取亲俄立场、未能遏制俄罗斯的扩张而备受责难,未来美国政府应该采取适当的欧洲策略以在欧洲国家中发展维护其盟友,和敌对西方(中国和俄罗斯)的势力竞争。基于此种观念,美国天主教大学副教授雅各布·格里吉尔(Jakub Grygiel)于2020年3月19日在《国家评论》上撰写《俄罗斯的包围欧洲战略》(Vladimir Putin’s Encirclement of Europe)一文,探讨了俄罗斯对欧洲的包围战略,欧洲各国及美国对这一现状的对策及未来趋势。

作者 | 雅各布·格里吉尔(Jakub Grygiel)

译者 | 张梦云

从沙皇时期和苏联时期起,俄罗斯就将自己塑造成一个被西方势力包围因而不得不采取好战立场的国家。长久以来,俄罗斯苦于外国的侵略势力。它们试图把莫斯科封锁在草原上,甚至,在最坏的情况下,染指克里姆林宫。确实,俄罗斯在历史上曾多次被入侵:蒙古铁骑、拿破仑和希特勒都曾试图扩大对其的控制。但是现在,西方势力再次入侵俄罗斯的可能性很难成立了。欧洲和美国都没有兴趣控制俄罗斯的土地。相反,是俄罗斯设法将其影响范围从波罗的海扩展到地中海,并向北极和大西洋投射力量。欧洲正在被俄罗斯包围,而不是反过来。

俄罗斯声称它正在受到西方的包围。该论点认为,西方的敌对态度在一系列事件中显而易见,包括增加北约成员,其中包括最近的黑山共和国(2017年加入);美国和欧盟对在乌克兰、北非和中东一带的多个国家爆发的“颜色革命”的支持;以及美国主导的中东地区战争。俄罗斯总参谋长瓦拉里·杰拉西莫夫将军在2019年的演讲中指责美国采取“直接在俄罗斯边境扩大军事力量的政策”。而西方的这种包围政策则迫使俄罗斯采取行动,打击“颜色革命”的“特洛伊木马”以及其他宣称针对俄罗斯的军事攻势。

这一论断很好地说明了普京的新帝国主义政策的合理性。俄罗斯在格鲁吉亚(2008年)和乌克兰(自2014年以来)的战争,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支持,以及其在欧洲和美国进行的各种形式的政治战争,都被认为是在回应西方势力一直以来的攻击。简而言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正在重新唤起俄罗斯的强烈不安全感。长久以来,俄罗斯一直担心会有新的“蒙古铁骑”、“拿破仑”,或者“希特勒”从东方或者西方入侵莫斯科的土地。在西方,有人反对北约扩张,反对美国搅入中欧或中东事务,或反对任何惩罚俄罗斯不当行为的政策,他们反复强调这样的论断。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之所以如此好战,是被我们逼的。

但是,如果我们看看地缘政治地图,会发现事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俄罗斯被包围的说法不仅存在缺陷,而且是事实上错误的(从将北约看做进攻性联盟的错误看法开始),而且也完全忽视了过去几年的主要发展。

从波罗的海到黑海,俄罗斯在欧洲东部边境拥有庞大的军事力量,并有入侵和控制领土的意愿(例如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在叙利亚,俄罗斯巩固了自己的地位来支持阿萨德,重获其1970年代末以前对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俄罗斯与埃尔多安(Erdogan)统治下的的土耳其建立了某种合作伙伴关系,说服土耳其购买了S-400防空系统,从而降低其作为美国盟友的可靠性。俄罗斯已经在北极地区建立或升级了七个军事基地,从而控制了欧洲和亚洲之间的主要运输动脉之一。据估计这一运输路径比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速度快40%。在2019年末令人惊讶的军事力量展示中,俄罗斯向北大西洋猛增了10艘潜艇,展现了其自冷战后期以来一直处于休眠状态的能力。近几个月来,俄罗斯更多地介入在利比亚的混战,成为这一地中海地区政治风云的主要参与者,与土耳其直接竞争。

俄罗斯这些行动的结果是,欧洲现在面临着从波罗的海到地中海的一带的持续压力,以及在北大西洋和北极的潜在军事威胁。就其本身而言,欧盟和北约边界外部的不稳定状态并不新鲜。有许多长期的原因导致了中东和北非的战争以及处于北约(和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的国家的脆弱性,并且,每个国家和区域的情况都是独特的,其事态发展的速度和原因也不尽相同。比如,利比亚战争有其自身的原因和发展进程,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或叙利亚冲突的原因和发展情况并不相同。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俄罗斯对这些地区的干预使原本各自为政的不稳定区域具有了地缘政治凝聚力。俄罗斯现在已成为这个动荡的边界的核心势力。欧洲的安全日益受制于俄罗斯,不仅仅是在中欧边界这一紧张而地理上有限的区域,历史上这一区域阻止了俄罗斯向西对欧洲核心地带的帝国主义侵袭。

对于莫斯科来说,这是巨大的成功,而奥巴马政府的作为则备受责难。奥巴马政府渴望与俄罗斯“恢复”关系,把俄罗斯这个复仇者转化为逐步成为“负责任的国家”团体中的一员。在乌克兰,奥巴马政府拒绝抵抗俄罗斯的侵略行为,没有向乌克兰军队提供杀伤性防御武器。在叙利亚,阿萨德多次跨过“红线”,甚至对本国人民使用化学武器,而奥巴马从未对其制裁,华盛顿也不愿反对他以及他伊朗和俄罗斯的支持者们。在利比亚,美国 “幕后领导”的战略臭名昭著,只不过是美国丧失领导力的委婉表述。而且,更广泛地说,美国鼓励阿拉伯之春运动却没有决心处理其后果,造成了其轻率搅起动乱的形象。而俄罗斯则可以向四面楚歌的独裁政权提供服务,例如恢复并保持叙利亚秩序。这造成了俄罗斯对欧洲的地缘政治包围,这是一个出乎意料的结果,但却是事实。

通过对来自叙利亚和北非(通过利比亚)的移民流施加一定的影响,俄罗斯可以轻易地让困扰了欧洲领导人们几年的问题恶化。例如,通过煽动阿萨德政权采取进一步的暴力行为,俄罗斯将成千上万的人赶出叙利亚,用类似土耳其的策略来获得勒索欧洲的能力。方法非常简单:欧洲想要保持边界封闭而不被移民潮(叙利亚移民通过希腊而利比亚移民通过意大利)困扰,就必须付出金钱(像对土耳其一样)或经济和政治上的统一(正如俄罗斯所想)的代价。

鉴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人口压力,有能力控制人口流入欧洲的国家对欧洲大陆大部分地区的安全和国内政治具有长期影响。俄罗斯已经成为这样的大国,并同时对欧洲东部边境施加军事压力。在乌克兰,俄罗斯继续发动战争并占据着克里米亚。俄罗斯军队还定期进行进攻其欧洲邻国的军事训练。

欧洲国家采取不同的政策来应对来自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包围。法国总统马克龙总是有大胆的想法,在他的领导下,法国为普京敞开大门并“使关系正常化”。德国则更商业化,试图兼顾不同的态度,一方面与俄罗斯进行能源交易,另一方面却没有像法国一样采取公开亲俄的方法。意大利是受俄罗斯进军利比亚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大量利比亚移民因此涌入意大利。意大利对法国和德国十分不满,尤其是法国,因为在利比亚战争中,法国和俄罗斯支持反对势力,而意大利和土耳其支持的是被联合国批准的政府。然而意大利最终可能还是会对俄罗斯采取柔和的态度,因为相对于在利比亚的自然资源之争,意大利更关心停止移民涌入。而面对西方盟友们对俄罗斯的友好姿态,欧盟和北约中的中欧国家或充满困惑,或深感忧虑。而关于俄罗斯的这些情况只是欧洲内部各种分裂的一个方面。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俄罗斯对欧洲的战略包围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