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学者分析中国军队应对武汉疫情时的后勤保障能力

军事 sean 219℃ 0评论

微信图片_20200512150628

【导读】本文摘译自詹姆士顿基金会中国摘要(China Brief)发布于2020年4月13日的文章:Responding to the Epidemic in Wuhan: Insights into Chinese Military Logistics,作者为美国国防大学中国军事研究中心研究员伍思诺(Joel Wuthnow)。

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极其英勇的方式参与了武汉与新型冠状病毒奋战的全过程:解放军与看不见的敌人作战,且不遗余力、坚持不懈地帮助缓解这座饱受疫病困扰的城市面临的压力。中国人民解放军甚至提出了惊人的(令人难以置信)口号,并声称做到了这一点——即其自身队伍的零感染。1毫无疑问,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为解放军新近经过改革的后勤系统提供了一个机会,充分测试了其在紧急情况下调动资源的能力。

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JLSF)成立于2016年9月,是中国军队改革成果的一部分,该部队一直是解放军反应的最前沿。2联勤保障部队在武汉的角色阐明了解放军后勤系统的几个关键优势,包括集中控制、有效利用信息技术和军民协调,但同时也暗示了其潜在的缺陷。这场危机多少会让解放军学习到一些“经验教训”,从而帮助他们改善联勤保障部队在战时对指挥官进行支持时所起的作用。

不断发展的解放军后勤力量

解放军后勤工作的一个关键难题是如何在远离自己基地的同时长距离运输部队和物资。此类调动可能会发生在各种情况下,例如大规模自然灾害,内乱,或作为战时动员的一部分,在这种动员中,需要联勤保障部队将增援力量从内部送至前线。20年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过以下措施在缓解这一关键难题上取得了进展:制定法规,从当地经济系统中采购物资;建立符合军事标准的民用运输基础设施;以及为物流运作提供信息支持;另外还举行了各种演习,以测试跨战区作战的能力。3但是,改革前后勤系统的组织构成了一种持续障碍:总后勤部与七个军区之间缺乏关键能力沟通,且这七个军区又分别控制着独立的联合后勤部。解放军后勤保障系统的改革旨在通过促进集中化的组织结构来减轻这一问题。联勤保障部队由以前的系统拼凑而成,包括一个总部(位于武汉)和五个联勤保障中心(JLSC),每个中心都与所属的战区司令部协调。联勤保障中心(JLSC)负责监督包括移动后勤旅,加油站,补给站和军事医院在内的大量资源。该系统鼓励整个联勤保障系统的可见性和标准化,同时减少各战区对其的影响:联勤保障部队总部响应中央军事委员会(CMC)的命令,可以促进关键资源的及时跨战区转移。此前,尽管联勤保障部队已经支持了50多次解放军演习,但武汉的防疫是联勤保障部队第一次在国家紧急状态情况背景下付诸实践。4

对武汉市防疫工作的贡献

联勤保障部队在2020年1月至2020年3月间大约分为了三个阶段进行应对。尽管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自2019年底已经开始在武汉传播,但联勤保障部队直到1月21日这一周才介入。这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于2020年1月20日发表的关于加强流行病控制的评论相吻合,但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向联勤保障部队提出了具体的指示,相关细节并无任何公开报道。尽管如此,在一周之内中部战区总医院(隶属郑州解放军指挥部)就已向武汉的两家民用医院派遣了66名医生;联勤保障部队还为来自三个城市的450名医务人员安排了运输和住宿。53个联勤保障中心(所在地区分别为郑州,桂林和沈阳)通过铁路将医疗装备运送到了武汉,其中包括20万个口罩和10000套防护服。6

紧接着,在2月1-2日,联勤保障部队协助将950名医疗人员以及70吨医疗用品从中国其他几个地方转运至到武汉。中国媒体报道称,这些人员中的一些人具有应对SARS和埃博拉疫情的经验,并且这些人员是从五个联勤保障中心所属的医院中抽调而来的。他们通过航空,铁路和公路汽运被运送至武汉(包括民用资产和军事单位,例如解放军空军相对较新的Y-20重型运输机)。7这些医务人员被派往火神山医院,负责在院内治疗患者。

最后,在2月13-17日之间,联勤保障部队分两批协调了另外2600名军队医务人员的到来。这些人员分别从19个城市出发,通过汽运,航空和铁路抵达武汉。8联勤保障部队总共协调了其下属单位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其他部分4000多名军医的运输和给养,并在6周内将数千单位的关键医疗物资运抵武汉。

主要优势

通过帮助从各个战区转移医务人员和物资,联勤保障部队显示出具有支持跨区域行动的基本能力。一些值得注意的因素促成了这一结果。第一个因素是有效的中央领导。副战区级空军少将李勇担任联勤保障部队司令员职务,9在新的指挥安排下,李勇调动了所有五个联勤保障中心的资源。值得称赞的是,尽管其总部位于疫区中心,但他还是取得了这一成就。一份报告指出,他通过将一些行动转移到网上来缓解了压力。10

联勤保障部队的另一个特点是对信息技术的依赖,可以快速识别、交付和分配来自全国各地的物资。例如,郑州联勤保障中心驻汉某仓库使用条形码,自动叉车和其他技术等在短时间内完成了将几卡车物资交付武汉一家民营医院的任务。11信息技术支持还让解放军总医院的医生能够通过5G网络对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患者进行远程医疗。12这些例子表明,过去20年来,解放军对后勤保障系统信息化的投资已经带来了回报。

在危机期间,军民协调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军事代表处(MRO)负责在联勤保障中心的控制下与民用运输机构进行协调。据报道,有20个地区的100多名军事代表在其中发挥了作用。13例如,沈阳联勤保障中心的军事代表处与当地铁路部门合作,优先安排了从东北到武汉的物资运输。14此外,联勤保障部队在武汉的采购代理还与民用供应商签订了合同来保证获得必要的物资和服务。这其中包括为军队抽调人员租用的公寓,开设一个当地的银行账户来支持火神山医院及为一线医务人员提供保险。15

结论:对战时作战的影响

尽管中国媒体将这一次军队抽调人员援助武汉的做法描述为一项极其复杂的行动,但武汉的情况并未使联勤保障部队面临战争期间会遭遇的严峻挑战。比如,没有敌人试图破坏解放军的供应线,通信系统或数据库,且其所做出的努力规模与战时相比也会小得多。尽管如此,这场危机还是对联勤保障部队在多个领域的能力进行了现实测试:如实行新的指挥与控制关系;确定如何平衡前线与后方区域的需求;快速识别和动员稀缺资源;保持可靠的沟通;同时从多个地区运送人员及与当地政府官员和公司进行协调。解放军可以利用这一次所获得经验来确定后勤保障系统中的弱点并进行改进,以更好地在未来更困难的情况下部署部队并进行作战。

然而,联勤保障系统的以下几个方面可能会在一定偶然性背景下造成问题。首先是对信息技术的潜在过度依赖。联勤保障部队的联动系统要取得成功,就需要信息支持来跟踪耗材并促进分布式网络中的请求。在和平时期这可能可以有效地发挥作用,但在冲突中,该系统极有可能成为对手的主要攻击目标。解放军在物流系统中建立冗余网络的能力如何以及如何快速修复下线的系统(或找到“低技术”的解决方法),对于成功促进战时快速调配物资至关重要。没有有效的风险管理,后勤系统可能会成为解放军作战中的弱点,就像中国战略研究人员认为后勤是美国作战模式中的弱点一样。16

第二个问题是有关战区指挥官角色的问题。新系统旨在通过将权力集中在联勤保障部队总部之下,在各个战区之间调动资源,这一系统似乎在武汉危机中表现良好。但是,新系统与解放军的改革似乎处于一种紧张、尚未理顺的状态,因为解放军改革寻求统一战区司令部下的战区级联合行动。尽管解放军后勤学院的一位教授推测联勤保障中心可能会被“切碎”到战场上,但是该系统在战时将如何实际运行还不清楚。军队高层面临的一个挑战是确定应将多少对后勤力量的权力下放给战区,以及应将多少集中权力。权力收放的平衡不当可能会阻碍解放军的行动。

最后一个问题涉及联勤保障部队总部和北京官员之间的关系。当联勤保障部队直接向中央军委报告时,它需要与中央军委的后勤保障部(LSD)进行协调,后者是一个独立的实体,负责处理诸如制定政策和监督施工等事务。解放军最近的改革试图在这两个组织之间建立分工(由联勤保障部队负责行动,由后勤保障部负责行政管理),它们之间可能会出现摩擦,特别是如果后勤保障部干预了行动。确实,在武汉危机期间,中央军委任命了后勤保障部副部长来监督纪律并确保质量的控制,没有迹象表明在这段特殊时期内这种任命拖延了行动的速度,但是一旦联勤保障部队和后勤保障部官员之间沟通不畅,就会使后勤系统在未来的突发事件中无法快速有效地做出反应。(知远战略与防务研究所 助理研究员 曹以稚/编译)

【1】Huang Panyue,“China confirms no cases of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military”,China Military(March4,2020)http://eng.chinamil.com.cn/view/2020-03/03/content_9758336.htm
【2】Joel Wuthnow and Phillip C.Saunders, “Chinese Military Reforms in the Age of Xi Jinping,” China StrategicPerspectives 10, NDU Institute for 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 (March 21, 2017).
【3】Dennis J. Blasko, “PLA Exercises March Toward Trans-Regional Joint Training,” China Brief (November 4, 2009). https://jamestown.org/program/pla-exercises-march-toward-trans-regional-joint-training/.
【4】Zhang Zhihao,“Presidentencourages PLA logistics force”,ChinaDaily(October21,2019)https://www.chinadaily.com.cn/a/201910/21/WS5dace947a310cf3e3557184c.html
【5】“联勤保障部队全力投入疫情防控阻击战记事”(2020年3月12日)http://www.81.cn/lqbz/2020-03/12/content_9767532.htm
【6】“联勤保障部队紧急调拨防疫物资支援武汉“,新华社(2020年1月26日)http://www.xinhuanet.com/mil/2020-01/26/c_1210452629.htm
【7】 “一组数据,带你看战“疫”中的中国军人”,京报网(2020年2月25日)http://www.bjd.com.cn/a/202002/25/WS5e536cc3e4b05d1eff0b2941.html
【8】“China military sends additional2,600 medical personal to Wuhan”, China Military (February 13, 2020)http://eng.chinamil.com.cn/view/2020-02/13/content_9741035.htm
【9】“副战区级空军少将李勇已担任联勤保障部队司令员”,澎湃新闻(2018年12月1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695258
【10】“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联保部队在行动”,中国军网(2020年2月10日)http://www.81.cn/lqbz/2020-02/10/content_9738274.htm
【11】“当好物资“摆渡人”构筑配送“快车道”-郑州联勤保障中心驻汉某仓库争分夺秒保障防疫物资”,凤凰新闻(2020年2月8日)https://ishare.ifeng.com/c/s/7tts6gWbrQa
【12】“解放军总医院为火神山医院患者开展首次5G远程会诊”,新华社(2020年2月10日)http://www.gov.cn/xinwen/2020-02/10/content_5477030.htm
【13】“联勤保障部队全力保障军队增派医护人员和物资抵汉”,解放军报(2020年2月16日)http://www.mod.gov.cn/services/2020-02/16/content_4860552.htm
【14】“解放军和武警部队高效率打响新冠肺炎阻击战”,紫荆网(2020年3月3日)http://4g.zijing.org/?app=article&controller=article&action=show&contentid=808282
【15】“联勤保障部队为军队抽组医疗力量免费提供人身保险”,解放军报(2020年2月26日)http://www.81.cn/lqbz/2020-02/26/content_9752645.htm
【16】Roger Cliff et al., Entering the Dragon’s Lair: Chinese Antiaccess Strategies and their Implications for the United States (Santa Monica, CA: RAND, 2005), pp. 60-62.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学者分析中国军队应对武汉疫情时的后勤保障能力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