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启深度改革

军事 sean 232℃ 0评论

MV-22B

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在经历近三十年历史上最富戏剧性的时刻,深度改革已经启动。一旦取得成功,美国将获得崭新的战争工具,当然主要用于海战,而非陆战。但如果失败,美国可能失去这一充满传奇色彩的军事力量。

1.第二陆军

“九一一”事件之后,美国在世界各地发动战争(打着“反恐”的旗号),美军应接不暇。海军陆战队经常作为陆军在伊拉克、阿富汗陆上基地执勤。“猎户座”巡逻机主要用于在陆地上空完成侦察任务,海军舰载机对陆地目标进行狂轰滥炸。海军陆战队也分了一杯羹,作为在陆地实施战斗的远征力量,海军陆战队是最早踏上阿富汗、伊拉克土地的部队之一。伊拉克战争中进攻巴格达时,美军整个右翼都是由海军陆战队负责。

后来被占领土的抵抗运动此起彼伏,海军陆战队与陆军一起疲于占领区的执勤,装备了MRAP轮式装甲车,取代了之前用于超视距登陆的AAV7履带式装甲车、LAV-25装甲侦察车(由于装甲薄,禁止在战场上用作装甲输送车),驻守于固定基地或据点,参加了对巴格达、提克里特的奔袭。美国前国防部长盖茨声称,海军陆战队已经变成了第二陆军。美国并不需要第二陆军,但从共和党人实施战争的结果看,海军陆战队在美国公众中获得了这一地位,这一情况不可避免。

难道美国还需要另外一支陆军?为什么这支陆军有自己的航空兵(美国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甚至比世界上许多国家的空军还强大,至少在数量上,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空军多)?海军陆战队的登陆能力体现在哪?针对谁?针对大陆型国家中国、俄罗斯?别开玩笑了。为什么要在海上展开两栖作战集群?这样的集群能够进攻叙利亚吗?不能。在其领土上实施特种作战?可以,现有的登陆力量绰绰有余,但如果叙利亚强力抵抗,海军陆战队的空中力量明显捉襟见肘。

问题来了,海军陆战队究竟处于何种状态?

无休止的战争导致力量使用极不平衡,给美军造成了伤害,对海军陆战队更是如此。例如,海军陆战队“大黄蜂”战机飞行员每月的飞行时间减至4-5个小时。

当然还有其他问题。海军陆战队逐渐变得可有可无。海军陆战队军官执掌军队并没有改变这一颓势——曾几何时国防部长马蒂斯、参联会主席邓福德、白宫办公厅主任科里都来自海军陆战队。三巨头齐聚白宫,却没有给海军陆战队带来任何好处:唯一的突破是为海军陆战队航空兵装备了F-35B,与之前飞行员驾驶的AV-8B相比,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然而世界变化快,要求美国的军事机器迅速做出调整。特朗普企图撤出中东,集中力量遏制中国,要求具备相应的强大工具,而海军陆战队的敌人使其具备存在价值,或者说,美国要保留强大的登陆部队。

这一问题很微妙。美国海军陆战队充满传奇色彩。一提到二战,人们马上就会想到美国海军陆战队强攻日本在太平洋上固守的岛屿,想到著名雕塑“硫黄岛插旗”——已成为美国的象征之一。一名记者写道:“美国现在不需要海军陆战队,却想让它一直存在”。海军陆战队已经成为美国的一部分,不是最重要的,却是不可或缺的,已经不单单是一支部队。其改革绝非易事。

但深度改革终究还是开启了,而且是从内部开始。2019年7月11日,伯杰上将出任海军陆战队司令。这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将军,成为此次改革的始作俑者、之父。能否成功,不得而知,但海军陆战队的改革成败与其密切相关。

伯杰在大学军事教研室接受了军事训练,此后投军。几乎经历了所有指挥岗位:排、连、营、团战术群、师、编成中下辖师的远征兵团、驻太平洋海军陆战队。参加了1991年的海湾战争、海地作战、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在科索沃和太平洋服过役。可以说,几乎打遍全球。一半以上的服役时间在各级司令部和教官岗位上度过。接受过蛙人、侦察兵、伞兵培训,在别动队军校受过训。指挥过侦察营,熟悉什么叫深入敌后。作为军官,经过海军陆战队指挥参谋学院培训,在战斗训练学校提高班学习过。拥有地方大学的政治学硕士学位。

显然,如此丰富的经历使伯杰敢于提出激进的改革计划。起初美国公众对他的改革计划相当抵触。因为伯杰预言,他的改革计划将进行大规模力量缩减。

放弃所有的坦克:海军陆战队大量坦克部队完全撤编,不再需要坦克。裁减野战炮兵:把21个牵引火炮连减至5个。每个航空兵大队由16架F-35B减至10架。削减旋转翼飞机大队、“眼镜蛇”武装直升机大队、运输航空兵大队、营指挥机构。有的部队完全裁撤,其余部队部分削减。2030年前海军陆战队人数减少12000人,即裁减当前数量的7%。届时海军陆战队将面貌一新。

因此,有人称伯杰是海军陆战队的掘墓人。老兵们说,不建议年青人加入海军陆战队,最好去陆军、海军或空军。这种批评史无前例。

2. 伯杰改革计划

伯杰计划与下列因素密切相关:美国战略家认为,未来有可能与中国爆发常规(或有限使用核武器的)战争。

这场战争将在哪里爆发?他们认为是在“第一岛链”——这是将中国大陆与太平洋隔开的一系列岛礁。战区的特点是,岛链已经由美国的盟友牢牢控制,任务不是通过强攻夺占这些岛屿,而是禁止中国这样做,即防止中国突破海上封锁。南中国海的岛礁只是特例。控制岛屿就可以控制广大海域的航运,夺占有机场的岛屿可以迅速在岛礁辐射的范围内投送部队。这是一种十分特殊的作战环境。

伯杰直言不讳,海军陆战队的首要任务就是在这一特殊环境中高效作战,而不是在其他地方。可以说,目前海军陆战队的编制体制与上述任务明显不符。

伯杰计划的主要内容:

1. 海军陆战队是海上战争的工具,通过陆地(岛屿)上的作战来保证成功。这是一种革命性的观点。与之前的理论恰恰相反:从前认为,只有海军在海上取胜,才可能在陆地上使用海军陆战队取得陆地上的胜利。伯杰推翻了这一公认的逻辑。

不能说,在他之前没有人提过。例如,在《建设海军,弱国的攻击,强国的损失》一文中,作者指出历史上弱国多次运用下列海上战争原则:

从预期效果和风险角度看,使用地面力量和空军(不是海军)消灭敌人的海军。这样就可以解放自己的海军进行其他作战,抵消敌人的力量优势。

美国,作为强国,也想如法炮制,进一步拉大自己与中国的力量差距。伯杰打算使用海军陆战队打击敌人的海军,他的新改革具有革命性意义。伯杰的创新之一在于,完成任务时要与海军开展更加紧密的协同,共同夺取制海权。

上面的文章提到,美国正在朝上述方向迈进。

应该特别指出,类似行动有可能是美国的“木马”。不管我们相不相信,但他们会这样做。一方面,我们要做好应对准备;另一方面,自己也要这样做。

第一点的要害之处在于,伯杰试图让海军陆战队摆脱“第二陆军”的地位,即陆军完成之前的任务,而海军陆战队遂行陆军无法完成的其他任务。这样一来,海军陆战队的作用不仅体现在思想方面,更体现在实践中。

2. 海军陆战队应准备在己方制海权、制空权遭敌人抵消的条件下完成任务。这也是一种革命性的观点。之前认为,实施登陆战役的前提是在实施海域、所需交通线夺取制海权、制空权。当然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例子:在没有夺取制海权、制空权的情况下成功实施了登陆,例如,德军在纳尔维克登陆,但这只是特例,只能说是侥幸,实践中不能这样做。美国企图建立编制上可以这样做的作战力量。这是军事上的一种创新。

这两个要求导致,海军陆战队的改革让人摸不清头脑。

问题来了:如果美国的任务是粉碎敌人对己方岛屿的登陆,需不需要大量坦克?完全放弃坦克,将会犯下大错,但总体上确实不需要太多。

身管火炮呢?有时候确实需要,大规模裁减有风险,但应该承认,不像普通地面战争那样需要。而且不是完全撤编,只是削减。

看一下夺占中国岛屿的问题:坦克如何疏散?向岛屿投送坦克是不是过于复杂?大量身管火炮呢?弹药呢?位于一个岛屿上的火炮能否给30千米以外其他岛屿的部队提供火力支援?不能。

还存在下列问题:缩减营的编制。美国正在研究营的“瘦身”,可以解决,但问题是,瘦多少。当然,战场上使用核武器时,少量分散的部队更加稳定,与中国作战时,这一点不能完全排除。似乎美国正在做这方面的准备。

总之,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编制更适合核战争。很少有人提及改革的这一问题,但存在这方面的考虑,不得不指出。

实际上,如果伯杰认为未来的中美战争是在第一岛链和南中国海,他无疑是正确的。仅留下五个炮兵连、撤编坦克部队对不对?可以讨论。但显然,这样的战争根本不需要几百辆坦克和21个炮兵连。

那么需要什么?需要新型武器装备。伯杰计划提到了这一点。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海军陆战队开启深度改革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