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美国主导全球秩序的基础正在瓦解?

文化 alvin 2271℃ 0评论

NATO

美国主导全球秩序的基础是否正面临瓦解?

在近期一次会议上,国家情报局局长詹姆斯·克拉珀(JamesClapper)在向许多政策与情报专家演讲时指出,当前国际安全环境面临的威胁复杂多样,是他在情报界工作53年来最严峻的时期。目前看来,美国在世界多个领域夺取与维持胜利果实非常艰难。相比而言,俄罗斯、中国、伊朗与朝鲜却在网络空间、外太空以及中欧、南中国海等灰色地区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攻势。与此同时,随着全球化进程的深入推进,气候变化、流行病传染等问题已经远远超出单个国家政府的控制能力。对于这些新挑战,尽管世界各大民主国家联手应对,但由于这些国家大多受到国内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经济不振等因素的干扰,因而效果并不理想。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在这个充满挑战的国际环境下,当前美国主导全球秩序的基础被削弱了呢?在过去70年里,美国通过美国人民的能力与意志、全球双边与多边盟友网络、人权自由的逐步扩展、鼓励与促进新兴国家贸易增长的国际构架,维持着全球的稳定与繁荣。正如普林斯顿的约翰·伊肯伯里(JohnIkenberry)所说,美国是一个“自由世界的庞然大物”(liberalLeviathan),一直以来通过与其它大国共享领导权而维持着其在世界格局中的领导地位——尽管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全球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份额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50%,下降至越南战争之后的25%,今天又下降至23%。

美国主导全球秩序最重要的基础是美国人民领导世界的能力与意愿。2016年,人们见证了美国总统大选。世界范围的民意测试显示,就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包括日本、澳大利亚)也认为,美国正在走下坡路。尽管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取得一定成果,但最近这些成果却由于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国家的离心与背叛而被削弱。国内民族主义或民粹主义固然在这些国家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但这也与美国缓慢应对在南中国海地区遭受的胁迫、总统候选人突然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及其对盟友毫不客气的批评等有关。不过,这究竟是民选总统特朗普为达到选举目的而做出的策略性举动,还是确实表明他对当前美国联盟体系不尊重,或尚未可知。

然而,与国内外舆论所宣扬的不同,事实上,美国维持全球领导力的根基尚在。首先,看经济方面。2001年,高盛投资公司(Goldman Sachs)发布的首份“金砖”(BRICS)报告指出,在未来十年内,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将主导全球增长与投资市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过后,该预测好像逐渐趋于实现。而到2015年,得益于无可匹敌的创新能力以及自给自足的能源体系,美国仍然在全球对外直接投资中居于支配地位。相比而言,各金砖国家却正经受腐败、能源价格偏低、创新障碍过多的折磨。也就是在这一年,高盛投资公司叫停金砖国家投资基金。

当然,国际投资者对美国经济的信心并未满足美国民众的预期——美国民众普遍认为,美国社会贫富差距在扩大,而国家正走在这样一条错误的道路上。近期民意测试表明,绝大多数美国人依然支持自由贸易。也就是说,在总统选举期间,与贸易有关联的重要利益集团放大了美国社会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反对声音,而并未反映出美国参与全球经济这一不可逆转的趋势。与此同时,特朗普在总统选举期间对美国盟友的批评,并不能说明美国普通民众对经过历史考验的民主盟友的排斥。事实上,更多的美国人甚至认为,日本与韩国一旦遭到攻击,美国应当义不容辞地予以保卫。仅有一半美国人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持支持意见,但这个比例自冷战结束以来便基本不变。

另一方面,尽管由于国内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影响以及对美国在应对南中国海、波斯湾地区与中欧地区危机能力的疑虑,美国盟友有诸多动摇,但基本态势仍呈现出积极的一面。在美国的主要盟国(即使是菲律宾)中,支持与美国盟友关系的公众支持率普遍较高,大多数安全关系的联合性与互操作性逐步深化。日本在对《和平宪法》第9条解释案中指出,要加强与美军部队的“无缝”协同能力;韩国延期从美军手中收回战时指挥权,反而专注于发展与美军更有效的联合计划能力。尽管北约兵力规模有所缩减,但在波罗的海三国(注:立陶宛、拉托维亚、爱沙尼亚)和波兰东部却部署大量部队,随时准备应对俄罗斯可能发起的侵略行为。此外,美国正在深化与印度的防务合作;在东亚,美国于上世纪50年代确立的同日本、朝鲜、澳大利亚、印度的双边盟友关系正呈现网络化态势,多边安全协作成为常态。

这些网络化、互操作性与一体化逐步深化的盟友关系是对美国各盟国日益增加的地区忧虑的积极回应——众所周知,中、俄等大国正试图运用胁迫手段改变现状。问题在于,安全盟友关系与伙伴关系的提升是否足够呢?加强美军与盟国军队的联合性固然重要,但在北约总共28个国家中,只有五个国家的国防开支达到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尽管日本近年来国防开支持续增加,但其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份额仍然低于1%。相比而言,自2011年以来,中国和俄罗斯的国防开支增长约30%,而美国的国防开支却削减约1/5。虽然美国及其盟友与任何潜在的地区敌国相比仍占较大优势,但如果这些地区性大国对美国及其盟友的前沿基地、太空与网络空间发动攻击,或者在中欧、南中国海等灰色地区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攻势,那么美国及其盟友可选择的应对手段却非常之少。还应看到的是,北朝鲜核武器的快速发展对美国有关“扩展的威慑”地区承诺构成严重挑战。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主导全球秩序的基础正在瓦解?

喜欢 (8)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