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一带一路”是为俄罗斯定制的“金箍”?

文化 alvin 2731℃ 0评论

习普

以一种令人信服的方式证明哲学神秘主义的现实,是一项令人望而心怯的任务:作为一种秘密活动,神秘主义就其性质本身而言,很明显是不能以公开、清晰的话语来描述的。

——亚瑟·M·梅尔泽(Arthur M. Melzer)《字里行间的哲学:被遗忘的神秘写作的历史》

以一种聪明的方式应用盖伦的策略,就是预言最坏的结果……如果病人死了,医生的预言就得到了验证;如果病人康复了,医生就仿佛创造了奇迹。

路易·N·马格纳(Lois N. Magner) 《医药的历史》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已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友谊,就中国领导人与外国人的友谊而言,这是史无前例的。有鉴于此,在媒体话语里,把中俄两国紧密联系在一起,将这“一对”视为所谓的“西方”或“美国及其盟国”的对立面,已经司空见惯。尤其是在中国启动“一带一路”构想后,习主席参加俄罗斯阅兵式,站在已经证明自己是个战士的普京旁边,这很快使得乐于猜测的公众想象,是不是一个一体化的欧亚大陆最终要出现了。这个梦想已经萦绕欧洲历史一千年。

目前看来显得愈加明白的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构想很受欢迎,这是因为,中国承诺在提供经济发展援助的同时,不挑战各国本地精英的政治权势。事实上,西方所主张的经济与政治改革方式已经遭到抨击,被认为在“后冷战”时代导致了全球安全风险的史无前例的加剧。从这一点来看,中国本身作为一个非西方国家,提供了令人信服的例证,说明一国可以根据自身文化特点选择适用西方发展经验,从而在借鉴西方的同时保持政治稳定。

不过另一方面,正因为对所谓的“非民主政权”的种种脆弱性而言,“一带一路”富有吸引力,所以它也很快在很多国家的国内引起了猜测,包括正在遭遇危机的俄罗斯。

理解俄罗斯媒体的性质

由于俄罗斯官方话语经常说中俄关系正处于“史上最积极”的时期,所以俄罗斯媒体现在倾向于不对中国做负面报道。但是,与一些人的认识不同的是,在这一气氛中,俄罗斯对中国的真正担忧并未消失,而是开始以其他形式呈现,即间接和遮掩的方式。

用间接方式传递讯息绝不是俄罗斯的独创,而是任何压迫性的、危机中的、缺乏安全感的社会的特征。自由大众媒体需要的技巧,与秘密讯息传递所需要的技巧不同。前者包括逻辑、条理、令人信服的论证,后者包括隐喻、暗示、影射与含蓄的语言,对于不熟悉这一套的读者而言,也许会看起来极为怪异、不可信、伪科学。

自从俄罗斯介入乌克兰和叙利亚的战争以来,俄罗斯新闻报道的这种“神秘主义”潮流更流行了。在这些危机爆发之前,在价值观层面的共识是,随着俄罗斯社会变得更安全,大众媒体应该朝着更自由、开放的方向发展——尽管这并未实现。而现在,由于俄罗斯社会并未变得更安全,所以上述准则本身的合理性遭到了质疑。

对于俄罗斯人对“一带一路”的认识,我的评估是试图将一些隐晦传递的讯息清晰化。我主要基于三家媒体,它们反映了俄罗斯政治光谱的两极,以及普京“统一”或“平衡”二者的努力。

(1)报纸Vedomosti:俄罗斯版本的英国《金融时报》,也以浅橙色纸印刷,在国外发行,主要提供高品质的新闻报道,在莫斯科拥挤的咖啡馆中传播,在自由派阵营中很流行。

(2)报纸Agrumenty nedeli(《每周评论》):一份由所谓的siloviki撰写和广泛阅读的小报。Siloviki泛指各支安全部队的成员。该报差不多相当于中国的“四月网”(该网以前称为Anti-CNN)。

(3)瓦尔代俱乐部(Valdai Club)的分析性文章网页:这是普京喜欢的一家智库,由他亲自在2004年成立。其写作风格是政策建议导向的。

“双面”的成吉思汗隐喻

在《每周评论》的叙事中,对俄罗斯人心理影响很大的各种隐晦理论经常出现。一个著名例子是Lev Gumiliov关于所谓的“国家激情”(俄语为passionarnosti)的作品。Lev Gumiliov的理论认为,居于资源有限地区、年轻人口多的国家会产生高涨的心理能量,产生对外军事征服冲动。

在这种含蓄叙事中,中世纪著名蒙古领袖成吉思汗(铁木真)的形象,尤其具有象征意义。表面上看来,对于俄罗斯人的集体想象而言(也许对中国人也是如此),这个人物能激起对外来征服的恐惧。不过,相对于中国而言,蒙古征服带给俄罗斯人的屈辱感似乎强烈得多,因为这是“跨种族”的征服,而中国人已经接受蒙古统治时期为中国的一个朝代(元朝)。

俄罗斯军事专家估计,考虑到中国人口是俄罗斯的十倍,俄罗斯是无法用传统武器防御俄中边界的。中国对于中亚的渗透将大大延长这一“边界”,并对西伯利亚构成潜在威胁。西伯利亚这个环境恶劣的地区,是俄罗斯主要的自然资源产地和出口收入来源。

但是在更深的层面上,成吉思汗让俄罗斯人产生的情绪,并不仅仅是愤怒。像拿破仑一样,除了征服者的形象外,俄罗斯人也将拿破仑浪漫化,视为俄罗斯历史上最为“融入欧洲”的时代的象征。与此类似,成吉思汗的形象,也被视为“统一的欧亚大陆”梦想的实现。

事实上,蒙古帝国是历史上唯一成功统一欧洲与亚洲的国家。它同时控制了俄罗斯、中国和印度的土地——尽管为时短暂。控制俄罗斯的西部蒙古人最终归信了伊斯兰教,被称为鞑靼人。他们的后裔目前是俄罗斯一个有影响力的族群。这一细节对于理解俄罗斯历史上与穆斯林世界的复杂关系尤为重要。顺便说一句,未来学家预计,由于俄罗斯穆斯林少数族裔的高生育率,在未来几十年里,伊斯兰对俄罗斯政治的影响将不断提升。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一带一路”是为俄罗斯定制的“金箍”?

喜欢 (8)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