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现代物理学是如何在苏联活下来的?

科技 alvin 8630℃ 0评论

物理学从18世纪起进入俄罗斯历史,日后为苏联领导人们孵化出核武器,改变了俄国历史进程。一个有趣的细节是,莫斯科大学作为这门学科在俄最重要的学府,1755年建立时将它设置在哲学系下。这凸显出俄罗斯人在看待物理学问时几乎与生俱来的哲学视角。既如此,当布尔什维克建政初期哲学问题成了意识形态问题,而现代物理学两大支柱量子物理和相对论也触及到了哲学层面,这门学科难免面临生存问题。

库尔恰托夫

主导原子弹开发工程的苏联核物理学家伊格尔·库尔恰托夫(前排右一)与列宁格勒物理研究所的同事合影。

作为哲学和意识形态问题的物理

20世纪初,量子物理学和相对论在西方引发理论革命,彻底改变了物理学发展走向。而原本在相关理论研究中可以与欧洲比肩的俄国物理学(尼古拉·乌莫夫的能通量研究、彼得·列别杰夫的光压效应研究都证明了这一点,日后10位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的成果也证明了俄国物理研习传统之深厚)却开始经历布尔什维克建政后的意识形态考验。

布尔什维克建政后,“共产主义科学院”、“工人系”、“红色教授学院”先后建立,对旧知识分子进行压制并以政治更可靠的红色专家、工人知识分子取而代之,“改造”运动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而与此同时,列宁奉行吸收旧知识分子参加国家建设的政策,到20年代末时甚至已经组建了超过1000家科研机构,使得这场运动虽阻滞了物理学的发展,却不足以摧毁它。

由于只要年满16岁就可以进大学读书且无需提交任何学习能力证明,作为俄国物理学中枢的莫斯科大学数学物理系(1933年更名为物理系)人满为患,1922年该系学生人数达到1.35万人,成了莫大第一大系,学生数量占比超50%。这虽使得教学工作在有限的资源下运转艰难,却也成了一种“繁荣”,见证着布尔什维克对物理的重视。

而当布尔什维克们开始关心物理学的哲学属性,真正的考验才到来。

整个20年代,布尔什维克忙着占领学术阵地,随之而来自然是对学术问题的意识形态探讨。像围绕哲学问题在全国范围内召开各种讨论会议一样,围绕物理问题的讨论也开始热络起来。电流、熵、惯性、宇宙论、相对论,这些都成为探讨的对象。红色科技工作者们想要知道,这些知识与辩证唯物主义是否统一。

如此这般的政治背景,对象却又是复杂的物理学,领袖的判断作为一种教条自然是最容易被掌握的。

马赫主义首先成了靶子,而这是拜列宁所赐。

奥地利物理学家、哲学家恩斯特·马赫于19世纪70年代创造出经验批判主义,认为作为世界第一性的东西既不是物质也不是精神,而是感觉经验。物质、运动、规律都不是客观存在的东西,而是人们生活中有用的假设。列宁在1909年出版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一书中对它进行了批判,指出其唯心主义和不可知论的实质。这种判断在日后的这些探讨中像公理一般不容置疑。

西德康斯坦茨大学哲学系博士格雷翁·沃尔斯特曾指出,由于列宁崇高的政治地位,很少有俄国学者有足够的学术自由和勇气阐述自己对马赫主义的认识,“如果列宁还活着,他很可能会对自己的书由偶然的政治论战著作预料不到地变成了声望极高的认识论经典著作而感到惊愕。”

列宁从未对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提出任何意见,但由于后者曾明言自己发现相对论是受到了马赫主义的启发,所以相对论也在这场大讨论中广受攻击。

莫斯科大学物理学教授瓦西里·叶戈尔申在1931年3月19日莫斯科召开的一次共产主义物理学家会议上指出,相对论使得时间、空间和物质性都遭到质疑,它让唯心主义兴盛起来。给出该论前,他大段援引了列宁的《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以马赫主义为桥梁,达成了对相对论的批判。

被布尔什维克们视为信条的无神论和辩证唯物主义是最基本的出发点,所以任何对客观存在的“否认””都无法被接受。

量子物理学也因同样的逻辑遭到批判。这门学问发现,粒子运动的路径会受到观测者影响,这似乎就否定了粒子观测路径是客观存在的,不可更改的判断。量子物理学创始人之一玻尔因此认为,任何一种基本量子现象,只在其被记录之后才是一种现象。而在观察发生之前,没有任何物理量是客观存在的。

如此“公然”地“否认”客观存在,否定因果论,量子物理学自然会在苏联受到批判。红色物理学家们认为,玻尔意欲用物理学来消灭马克思主义。

1929年4月8-13日,第二届全苏马克思列宁主义科研机构大会在莫斯科举行。当时在对科学进行哲学解释领域占据重要地位的哲学家阿布拉姆·德波林面对300多名与会代表指出,自然知识领域出现了唯心主义倾向,它贬低人类理性,在神灵信仰和科学方法间寻求统一。他着重指出,这种倾向在物理学中的体现就是马赫主义。

另一位著名学者奥托·施米特则更直接,他批判了西方哲学家们从相对论中总结出的唯心主义判断,还称:“我们的很多学者立场非常不坚定,如果有人从量子物理学中总结出了反对因果论的东西,那么他们立即会予以接受。”

1931年联共(布)中央决议称,要在自然科学和哲学领域“对反马克思主义者进行无情批判”。所以,在这10年中,这样的讨论会在全国范围内持续召开,苏联红色物理学家们颇有将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学逐出物理学的架势。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现代物理学是如何在苏联活下来的?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