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探析

军事 sean 197℃ 0评论

mb3

民兵-3导弹发射瞬间

20世纪50年代末,美国形成陆基、空基、海基“三位一体”核力量(Nuclear Triad)。经过几十年的服役,到21世纪,美“三位一体”核力量均已“老化”,面临着现代化(Modernizing)的问题。从奥巴马政府到特朗普政府,为维持自身核威慑优势,美国致力于推进多个项目,以实现核力量的现代化,具体包括部署新型弹道导弹潜艇、新型轰炸机以及新的洲际弹道导弹。与空基和海基核力量现代化顺利推进不同,美陆基核力量现代化进程迟缓。直至2011年,美国才正式提出了“陆基战略威慑”(Ground-Based Strategic Deterrent,GBSD)的构想。在实际推进过程中,由于受到各种因素的阻碍,截至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阶段。按照美国的构想,直到2029年,该项目才能形成初步运作能力。本文旨在描述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现状,综合分析影响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阻力和动力,并对其发展前景进行预测。

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现状

随着核裁军以及核军控条约的签署,美国陆基核运载系统及其相关弹头的类型和数量大幅减少。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现状,具体可总结为以下三个方面。

民兵-3导弹是当前美国唯一在役的陆基核力量。1987年5月,由于两起致命的事故暴露了大力神-2(Titan Ⅱ)导弹存在安全隐患,随后,大力神-2导弹全数退役。冷战结束后,美国政府通过单方面的决定和依据与俄罗斯签订的双边军控协议,进一步减少了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和部署的弹头。1991年《第一阶段裁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I Treaty)以及《总统核倡议》(Presidential Nuclear Initiatives)签署后,美国450枚民兵-2(Minuteman II)导弹全数退役。1992年,老布什政府停止了和平卫士 (Peacekeeper)洲际弹道导弹的进一步生产,并取消了空军开发一种更小的陆基机动洲际弹道导弹的计划。2003年至2005年期间,随着《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 II Treaty)和《莫斯科条约》(Moscow Treaty)的生效,50枚和平卫士洲际弹道导弹全数退役。此外,民兵-3导弹装载的弹头数量也急剧减少。2006年,布什政府在对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打持久战”(Fight the Long War)的国防需求进行重大审查后,决定将民兵-3型导弹的数量从500枚减少到450枚。2010年,奥巴马政府宣布,以后每枚洲际弹道导弹将只有一枚核弹头。随后,民兵-3导弹的部署数量也从450个减少到400个,以满足2010年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运载系统和弹头要求的新的、较低的限制。结果,美国现在拥有的发射井比部署的导弹多50个。

自1962年民兵-3导弹开始服役起,该型导弹已经使用了将近60年,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该型导弹已十分老旧。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民兵-3洲际弹道导弹几乎每一个主要部件都经历了一系列的升级和寿命延长计划。冷战结束后早期,克林顿和小布什政府都没有设计、开发和部署新的交付系统,而是选择依靠早期的投资,延长现有能力的使用寿命。20世纪90年代初,取消小型洲际弹道导弹计划和让和平卫士退役的决定使得民兵-3导弹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是美国战略核武库中唯一的洲际弹道导弹。因此,美国需要做更多的工作,以确保导弹在已经远远超过其最初的10年设计寿命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保持可靠性和警惕性。据美国防部2010年发布的《核态势评估》(Nuclear Posture Review, NPR)指出,要将洲际弹道导弹的使用寿命延长到2030年。近些年来,民兵-3导弹的性能已大不如前,在训练测试中事故频发。在2021年5月份的测试中,当民兵-3即将进入最后发射阶段时,导弹突然被检测到系统故障,测试发射被迫中止。如果真要服役到2030年,70年的服役时间对民兵-3导弹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自冷战结束后,美国陆基核力量一直没有得到更新,即便推出了“陆基战略威慑”项目,截至目前也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成果。“陆基战略威慑”项目推出后,各方围绕着方案论证、研发竞标等方面展开利益争夺,导致核力量现代化进程十分缓慢。2011年,负责洲际弹道导弹任务的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开始对未来的洲际弹道导弹系统进行能力评估,但直到2014年,空军才正式确定了替代民兵-3导弹的方案,并于2015年完成了成本估算。2016年,美空军终于开始公开招标。在招标过程中,为了获得这个价值百亿的订单,格鲁曼公司和波音公司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格鲁曼公司为“先发制人”,率先吞并了ATK公司,在火箭固体发动机制造这一环节较之波音公司有着巨大的优势。为了“扳回一城”,波音公司以“反垄断”名义游说国会官员对格鲁曼公司展开调查,以希望能在这一百亿项目中分得“一杯羹”。方案论证的缓慢加之格鲁曼公司与波音公司的利益争夺客观上滞缓了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进程。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库尔特·勒温(Kurt Lewin)指出,“任何处于稳定状态的事物,都处于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平衡的力场之中”,即动力因素和阻力因素是一个平衡体。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进程本质上也是各方利益团体相互博弈的过程,现代化的“迟缓状态”在本质上也是一种“稳定”,这种状态是动力与阻力相互交织的结果。

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阻力

美国在2021年3月关于国家安全的临时战略指导强调,将“采取措施减少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在同一份文件中,拜登政府还表示,希望“阻止代价高昂的军备竞赛”,“寻求新的军备控制安排”和“重建美国作为军备控制方面的领导者的信誉”。在此背景下,美国国内围绕着陆基核力量的作用大小,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反对陆基核力量现代化的意见总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洲际弹道导弹对威慑的贡献不足,不值得对其进行现代化。一些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建议美国减少或取消其陆基运载系统,作为最终过渡到由轰炸机和核潜艇组成的“二元”(Dyad)核力量体系。这种方法的支持者认为,与陆基系统相比,海上发射武器以更低的成本提供类似或更优越的能力,使力量运用上更加灵活,能从许多看不见的地点发射,开辟了新的飞行轨迹,并绕过了当前洲际弹道导弹态势所带来的瞄准挑战。这些人士认为,潜射弹道导弹具备将欧亚大陆上的目标置于危险境地所需要的洲际射程、战备水平、精度和速度,并且根据发射时的位置,可以与陆基系统几乎同时到达目标。近几十年来,随着技术的发展,潜射导弹摧毁硬目标的能力的已经得到了加强。

较之空基和海基核力量,陆基核力量留给决策者的反应时间过短,往往只有短短的几分钟。部分官员认为,陆基系统不适合用于地区冲突,在应对新形式的网络、信息和非常规行动方面的作用也不明确,并且由于陆基核力量本身的固有弱点,维持大量洲际弹道导弹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意外核交火的风险。美国导弹预警和通信系统有受到网络攻击或动能攻击化合物的风险,而这些技术故障或人为错误,可能导致决策者失误甚至冲突,在最坏的情况下,触发意外发射。

一些美国会议员对这些举措的成本和必要性表示保留意见,特别是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造成的财政紧张。军控领域内几个成熟的非政府组织也认为,可以而且应该减少资金投入。反对者们提出了各种降低成本的方案,但最常被提到的应被暂停或彻底取消的项目是新的洲际弹道导弹,即陆基战略威慑。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的数据,在2021年至2030年期间,运行、维护和现代化洲际弹道导弹部队预计将花费820亿美元,美国政府部分分析人员认为这笔钱最好花在国防部其他现代化优先项目或非国防项目上。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陆基核力量现代化探析

喜欢 (5)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