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朱微亮: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影响及对策

经济 alvin 15336℃ 0评论

timg

尊敬的各位来宾:

大家上午好!

谢谢主办方的邀请,按照圆桌论坛的议题安排,我抛砖引玉,就中美贸易摩擦的相关问题讲三点看法,不足之处请大家批评指正。

近期以来,中美贸易密集冲突,规模不断升级。从实际金额28亿美元的钢铝232清单,到6月15日的共500亿美元的301清单,到7月份提出2000亿美元的清单,昨天特朗普更进一步提出5000亿美元清单,加征关税从10%到25%不等。事实上,2017年,美国从我国进口共5056亿美元。

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的原因有很多因素,包括“U2”共治、新兴大国向守成大国挑战造成的修昔底德陷阱等多种说法,但我更多从经济金融层面找找原因。

从经济理论上讲,自由贸易的全球化并不一定会增进福利。萨缪尔森提出,有时候一国技术进步,在价值链上与守成大国重叠,这只对该国有帮助,并减少两国贸易的潜在福利,并对守成大国形成了长期的熊彼得伤害。自由贸易下,同等产品的工人工资应该均等化,美国半熟练工人和蓝领工人的实际工资涨幅是下降的。

另一个理论就是所谓的“双赤字”理论,假定没有李嘉图等价等因素,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贸易赤字等于国内私人部门的负储蓄和公共部门负储蓄之和。当前,特朗普政府减税率、减税基,拉弗曲线实际是失效的。财政赤字的上升,必须要从贸易赤字总找到一个替罪羊,上世纪80年代找了日本和德国,而现在盯上了中国。

特朗普的原首席战略顾问班农曾明确提出,中国过去的重商主义并通过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掏空美国等发达国家,并输送通货紧缩,但中国产品在大幅占领世界市场的时候,并没有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从这个意义上,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完全不符合特朗普的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

其中,特朗普的一个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分别是,一个中心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两个基本点是对内由松货币转为税收减免的宽财政,对外由自由贸易转向美国优先的公平贸易。

按照现在的进展,以及内在根本的冲突,中美贸易冲突将是长期的,对我国经济金融影响将是多个方面。

假定按照平均15%的加征关税、和1-1.5倍需求弹性测算,5000亿美元的贸易摩擦,对应的我国贸易顺差减少750-1125亿美元,按汇率6.8元/美元计算,影响我国GDP为0.6-1个百分点。以进出口最为敏感的东莞为例,一季度经济增长7.6%,高于全国和全省水平,但二季度后持续下行,前4个月下降为7.5%,出口增速接近0.

对外汇储备和汇率来讲,一是外汇储备的3万亿美元底线将受到压力。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仅为3.11万亿美元。当前外汇流入的两大进水口接近枯竭,商品贸易顺差由前几年每年3000亿左右降至今年的接近平衡,但服务贸易逆差每年有近2000亿美元;我国外商直接投资每年1500亿美元,但近几年我国对外投资最高峰接近2000亿美元。二是汇率贬值压力加大。2018年二季度以来,人民币在离岸市场持续贬值态势,创8.11汇改来的最大贬幅,现在为6.8元/美元,接近2008年以来的高点。

对国内产业来讲,除了外向型行业直接受进出口影响外,其他行业更多受衍生的影响。一是对融资成本影响,外部融资成本考虑到汇兑损益后,融资成本远高于国内。二是贸易摩擦不除,压制A股的负面因素不去,接近6万亿的A股质押随时受平仓风险,最近小票常常突然跌停;三是美国压力下,政府取消了各种补贴。“5.31”新政后,光伏三巨头中,保利协鑫出售江苏中能给上海电气,隆基股份将17个光伏电站进行出售,并将单晶硅片的价格从4.25元/片调至3.35元/片,降幅超20%,通威由于股价走低,定增暂停。

中美摩擦对我国的负面冲击,主要是贸易层面、金融层面和情绪层面三个方面。贸易层面,按照GDP=C+I+G+NX,当NX大幅收窄,甚至为负值情况下,为了保证GDP的增速,只有在国内的消费、投资和政府购买三个方面下功夫,但是目前环境下只有升级消费、扩大消费才是最终之道。因为增加政府支出或政府投资,一定要多卖地、多征税,企业的负担加重,加上上游产品端价格挤压、和国外订单下滑,高税负和弱订单导致企业投资无力,信用降级、盈利恶化,形成“资产负债表衰退”,可以说当前财政乘数应该为负的。即使货币政策放松流动性,但金融资源也难进入实体领域。

不同层面对策是不同的。实体领域方面,中央要坚持底线思维,实体部门要强筋固本。前期,中央的政策更多是短期应急反应,包括打票仓进行狙击,并通过多边机制对美国单边行为进行制约,但经济问题政治化让特朗普特别不高兴,包括中兴事件不排除有这方面原因。WTO机制实际上对我国也不太有利。可喜的是,随着资管细则出台,中央重心放到国内,逐渐降低经济的不确定性。微观企业层面,主要是练好内功,加强技术研发,通过国内市场分散国外市场的风险。

金融层面,美国货币政策和贸易政策叠加,美联储持续性加息弱化金融的风险偏好,在严监管大环境下,加剧企业的融资难。我国前期在汇率市场上,对美国的负面影响进行了部分对冲,但特朗普批评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认为加大美国债务压力,并批评中国、欧洲等竞争对手一直在操纵汇率,认为人民币贬值像掉下的石头那么快。如果我国持续大幅度贬值,与资金外流的逆向强循环,不利于投资和消费增长,可能引发较大范围的经济金融风险,也会增加中美贸易摩擦的解决难度。当前,汇率形成机制缺乏弹性背景下,汇率波动牵一发动全身,从中期角度,改变汇率为纲的时机已经发生变化。

辩证来看,中美摩擦也有一些有利因素,一是中国成长的磨刀石,与高手过招,加快成长;二是倒逼各个领域的改革步伐,最近金融领域、汽车领域的开放,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对行业补贴逐步取消方面明显加快;三是民生领域更为重视,“中美贸易摩擦打醒了中国、也打疼了中国,但没有打趴中国”,让我国再次明白一个道理,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政策要由“外求”、转向“内求”,关切中产阶级的消费降级问题,关注教育、医疗、住房问题等,更多给老百姓一个安稳的预期。

谢谢大家!

(本文为作者在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在青岛召开2018年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的发言,不代表论坛和作者供职单位观点)

作者简介:朱微亮:经济学博士,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成员、CF40青年成员,现就职于邮储银行投资银行部。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朱微亮: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影响及对策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