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国与盟国长波电台通信资产的共享协同

军事 sean 29343℃ 1评论

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结束以后,冷战在以苏联为首的东方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之间展开,美国以其主导成立的北约组织为依托,与盟国长期在防务和安全领域合作以抗衡苏联及其华约组织国家,在军事防务指挥控制的联动和信息共享的协调上,无论从硬件设备方面,还是从软件机制方面,都已经相当深入细致。其中长波电台通信资产的共享协调也已制度化,并呈现一些新的发展趋势。在大西洋方向,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就开始逐步酝酿并得到落实,而且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建设和磨合,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而在大平洋方向,整体性、框架性的体系构建和共享协同并没有最终完成,但是向联动协同方向的发展趋势极为明显,作为幕后主导的推手,美国正在积极稳步推进一体化建设。

北约可互相操作潜艇广播系统(NISBS)长波电台分布图

图1 北约可互相操作潜艇广播系统(NISBS)长波电台分布图

大西洋方向

为了整合和协调北约成员国的水下作战力量以抗衡苏联,美国于1988年倡导并发起了可互相操作的北约潜艇广播系统(NISBS,NATO Interoperable Submarine Broadcast System),该系统有效地整合了北约几个主要成员国的低频/甚低频通信资源,其指挥控制协调中心位于英国的诺斯伍德。

在大西洋方向,NISBS系统由美国和北约其他成员国的通信站组成:美国的卡特勒甚低频通信站(美国本土)、阿瓜达低频通信站(波多黎各)、锡戈内拉低频通信站(意大利)和格林达维克低频通信站(冰岛);北约的安托尔甚低频通信站(英国)、挪威人低频/甚低频通信站(挪威)、劳德尔费恩通信站(德国)和塔沃拉腊甚低频通信站(意大利)。

在NISBS系统的框架下,北约成员国可以使用美国在大西洋方向所有的低频/甚低频通信站资源,美国也可以通过四种不同的频道模式使用北约成员国的四个低频/甚低频通信站资源。美国除了可以通过NISBS系统向北约潜艇发送信息之外,还和英国建立了更为强化的双边潜艇广播机制,该双边广播控制授权中心(BCA,Broadcast Control Authority)依托于佐治亚州金斯堡潜艇第10大队司令部,在该双边机制的框架下,位于佐治亚州金斯堡的潜艇第10大队司令部可以直接对英国“三叉戟”弹道导弹核潜艇下达指令。

通过可互相操作的潜艇广播系统,美国及其北约盟国在大西洋海域的水下作战力量得到进一步整合和加强,在制衡俄罗斯水下力量以及应对区域军事冲突和防务安全危机方面的效能得到了显著提升。

印度洋太平洋方向

在印度洋太平洋方向,除美国海军在本土西海岸华盛顿州的吉姆溪甚低频长波电台和夏威夷州卢阿卢阿莱的甚低频长波电台外,美国海军还同澳大利亚皇家海军紧密合作,在西澳大利亚共建了一个南半球最大的哈罗德霍特甚低频长波电台通信站,而且该通信站也被纳入了NISBS体系。

虽然美国及其盟国在印度洋太平洋方向没有形成在大西洋方向那样紧密协调的NISBS系统,而且目前也只有美国和澳大利亚共建的哈罗德霍特甚低频长波通信站被纳入NISBS体系,但在此战略区域试图推进一体化的趋势却异常明显,它体现在该区域内一系列的双边、多边军事防务对话及安全合作意向。

首先,该区域最大的战略调整和重组是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部更名为美军印太战区司令部,虽然美国国会早在2013年4月9日就已经对这一变更作了听证、讨论和磋商,但最终落地还是2018年5月30日,这也是这个统领美军最大的、占地球一半区域的军事机构自1947年成立以来的首次更名,此举蕴含的战略意图明显,意义重大。

其次,在太平洋战区司令部更名为印太战区司令部之前,美国和印度、澳大利亚、日本、韩国进行了多次双边、多边防务安全合作沟通,尤其在海洋安全领域。

美印之间:

2005年,美国和印度签署了《印美防务关系新框架》,开启了相当长一个时期内美印防务关系的全面进展。

2012年,美国和印度发布《防务技术和贸易倡议》,共同生产和发展防务装备,在尖端科学技术领域进一步合作。

2014年,美国和印度签署《印美防务合作声明》,该声明旨在稳定美印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同时在全球区域内加强安全合作。

2015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印度第66个共和日庆典受邀访问印度。完成《印美防务关系新框架》,并以此来指导和扩展在未来十年的双边防务及战略伙伴关系;同意推进《防务技术和贸易倡议》下的四个探路者计划,同时在航空母舰和喷气式发动机技术方面展开合作;在亚太和印度洋区域加强战略合作以推动该区域的繁荣和稳定。

2016年5月16日,第一次美印海洋安全对话在印度新德里举行。此次安全对话聚焦于海洋安全战略,比如亚太海洋安全挑战、海军合作以及多边协同。

2017年5月9日到10日,第二次美印海洋安全对话在美国罗德岛的海军战争学院举行。此次安全对话双方就亚太和印度洋区域的发展交换了意见,并考虑采取措施进一步加强双边海洋安全合作。

2018年4月30日到2018年5月1日,第三次美印海洋安全对话在印度果阿举行。在此次安全对话中,双方回顾了自上一次海洋安全对话以来取得的进展,同时也探讨了印度洋太平洋海域新的发展以及采取措施进一步强化双边海洋安全合作。

美澳之间:

在美国国防部2015年的《澳大利亚国防部——美国国防部关于二十一世纪防务合作的陈述》这份文件中指出,为了面对未来在亚太和印度洋区域日益增加的安全环境不确定、资源的竞争、领土争端、误判带来的冲突等,美澳有必要进一步强化双方在该区域的安全合作,并列举了合作的五大方面:1)深度互操作性;2)政策合作的加强;3)防务情报合作的加强;4)科技、能力发展和防务工业协同合作的加强;5)多边协作的协调。

美日之间:

2013年10月3日,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美日安全协商委员会会议上,1997年的《美日防务合作指引》得以修正,旨在进一步强化美日在共同应对亚太安全环境方面的能力和共享责任。

美日澳之间:

2016年10月27日,美日澳三国国防部代表在夏威夷签署了一份三边信息共享协定(TISA)以进一步加强防务合作。该协定将增强三边战略伙伴关系,通过信息共享以及态势预警等来强化高质量的防务演习,促进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同时在海洋安全、人道援助以及灾害救助方面也将加强合作。

2017年6月3日,美日澳三国防长在新加坡举行小型三边谈话,探讨了朝核问题、南中国海和东海自行航行问题以及印度太平洋区域安全问题。美国防长马蒂斯强调,美日同盟和美澳同盟对印度太平洋区域的持续安全和战略稳定起到了决定性作用,他希望将来该区域的安全和稳定也将取决于日澳之间的合作。

2018年6月2日,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对话上,美日澳三国防长举行了第七次美日澳三边防务合作会议,它们的讨论议题涉及印太区域、朝鲜和三边防务合作。三位防长不约而同地再次强调了印度洋/太平洋区域的重要性以及南中国海自行航行问题,并且三国防长一致认为应进一步加强三国在印度洋/太平洋区域的合作以及协同。

在美日澳三边同盟防务和安全合作一体化过程中,近年来最大的事件莫过于澳大利亚潜艇采购项目了。

2015年2月,澳大利亚政府宣布日本、德国和法国同时入围澳大利亚下一代潜艇采购竞标,日本计划的版本衍生于三菱重工和川崎重工联合开发的“苍龙”级常规潜艇(排水量4000吨),德国是蒂森克虏伯集团的排水量为4000吨的216型常规潜艇,法国计划的是排水量为5000吨的“梭鱼”级核潜艇的常规改造版本。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美日澳防务安全一体化一直都是美国牵头主导,并通过日韩军事情报共享,把韩国也纳入其中。推动日本向澳大利亚出售潜艇只是载体,在这个军售载体的背后,是美国企图在亚太地区建立更加广泛的防务安全一体化网络。协调水下力量进而实现一体化也是美国在亚太遏制中国在海洋上进行力量延伸的核心举措。

第一,澳大利亚的哈罗德霍特甚低频长波电台是美澳共用,且已经纳入NISBS系统,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另一种意义的北约在亚太地区扩展;第二,日本虾野的甚低频长波电台是美日共用,到目前为止还未明确它是否也被纳入NISBS系统,考虑到日本和平宪法等限制因素,即便是美国想纳入,来自周边大国的政治和外交阻力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但美国建立三边防务安全合作的努力不会停止;因此,美国推动日澳潜艇军贸无疑是想以此为载体,把美日澳水下力量进行整合,实现数据链在美日澳之间互联、完成信息情报共享和防务安全一体化建设,当美日澳三边一体化落地成熟,下一步必然是积极推进美日澳印的四边一体化,并以此框架为载体来整合多方力量在印度洋太平洋更广泛的区域内限制和制衡中国力量在该战略方向上的延伸。但是整合印度的海上力量会更加复杂,首先,印度海军的装备更加多元化,有来自俄罗斯的水面舰艇和水下潜艇,也有来自法国和德国的潜艇;其次,即便是美日澳三边防务安全合作一体化成熟落地,要想把印度也纳入一体化,必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多边关系平衡和协调,这条路还很漫长。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与盟国长波电台通信资产的共享协同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mao要上山打游击的那个长波电台么
    匿名2018-08-01 09:2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