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王辑思:美国人总是说自己不行,我们不要上当

文化 alvin 6183℃ 0评论

王辑思

在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与中信出版社联合举办“王缉思‘国际战略探究与思考’研讨会暨新书交流会”上,著名国际问题专家、CCG学术专家委员会专家、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王缉思教授发表演讲,深入剖析了当下国际环境的新趋势、中美关系、中国新地缘战略等问题。

以下是王缉思教授发言实录:

我根据《大国战略》这本书的大体内容,谈谈这么年来研究的体会。

关于中国的国际战略

第一部分关于中国的国际战略。谈到国际战略首先要说国家的核心利益是什么,我认为对中国来说大概有三个。第一是政治稳定。第二是国家安全。第三是经济与社会发展。什么对这些核心利益造成威胁?哪些地方受威胁呢?如果我们去问普通人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他们会说美国就是我们最大的威胁,可是美国威胁到中国的政治稳定是肯定的,但要说美国威胁中国的经济发展,这好像就不那么准确了。应该说有一些问题可能对我们国家造成的威胁更大,包括非传统安全,如自然灾害或者全球发展不平衡。因此,观察大战略必须要有多维视角,不能只是看国际关系。把国际和国内两个大局结合起来看,才能形成完整的大战略。

2012年我提出“西进”的想法可能引起了一些注意。至于说后来会不会对某些政策造成影响,我不知道,有人引申是另外一回事。实际上我自己也做了一个引申,即后来写了《东西南北,中国居“中”——一种战略大棋局思考》。我在这篇文章中提出,中国可以在世界的东方、西方、南方、北方之间,处于“中间”地位。如果这么想的话,美国是远东,夏威夷是中东,日本是近东,中国才是一个真正处于“中间”的国家。其实,任何国家都可以是世界中心。我去了一趟新西兰,发现他们比我想象的更认为自己是世界中心。

如果这么看的话,东西方只是一个地理概念,把它变成政治概念以后,我们会说西方国家怎么样,东方国家怎么样,是这么一回事吗?我想不完全是,这需要我们开拓思路。再说南北,中国是一个南方国家吗?地理上肯定不是。因为北回归线是在台湾那边划过来的,但是中国又跟泛指发展中国家的“南方国家”比较相近。中国发展的速度比其他国家快,逐渐会变成发达国家。我们真的想当发达国家是没错的,但又不是西方式的发达国家,甚至我们不喜欢说中国是发达国家,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中国带着一些发展中国家的特性,但是慢慢也会形成某些发达国家的特性,像老龄化问题等等,那是不是可以变成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桥梁呢?现实情况越来越是这样,而且对于发达国家有利的国际规则,慢慢地对中国有利了。不是说中国想要脱离发展中国家,客观事实是中国同时具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共性。中国在世界上起桥梁的作用、中间的作用,而不是说永远什么事情都要站在某一边。要视具体情况而定,这是另外一个想法。对于中国是“中间”国家的论述,可能有人会说这是“中国中心主义”,这可以探讨,但是我写文章的时候,会避免“中国中心主义”的想法。

这里面还包括说中国是陆权国家还是海权国家的问题。我觉得中国既可以是陆权国家,又可以是海权国家。

关于中美关系

关于中美关系,我更侧重于看两个国家的国内政治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如果仅就中美关系而谈的话谈不深,而且除了中国国内政治、美国国内政治以外,还有全球环境的问题。我和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曾经合写过《中美战略互疑:解析与应对》的小册子,过了三四年之后再去想这个主题,我认为中美战略互疑加深了。

在这本书里面,我认为中美关系的核心问题是“两个领导权”或“两个秩序”的问题。中国关心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国内领导权和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内秩序。1949年以来对美关系的核心问题就是美国人是不是想把我们的政权推翻?这是我们最担心和最警惕的事。然而,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并不担心中国人会把他们的政权推翻,或者改变他们的政治制度。中国没有想过这么做,也没有能力这么做。美国关心的是它在世界上的领导权,它试图主导的国际秩序。“两个秩序”的问题几乎就是中美关系的全部。对于美国人来说,它在乎中国国内发生的政治变化和经济变化,但是更关心中国是否在世界上挑战美国霸权。我跟美国人说“你们要跟中国人说你们支持共产党在中国国内的领导”,他肯定不想说,也不能说,因为(对他们来说)政治上不正确。反过来我们自己也不能说支持美国在世界上搞霸权,或者说支持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可是心里要想一想,我们希望他们说一些什么?我想通了这个事,就跟美国人说:“你得说这个话”。他们有时候还是想一想的,有的场合也会说一说,但是这不能公开说,为什么不能公开说?这又是一个政治问题。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王辑思:美国人总是说自己不行,我们不要上当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