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斯坦福研究员: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美舰驶入12海里的类似事件

军事 sean 6709℃ 0评论

Foal Eagle 2015

摘要:软化立场,灵活处理,并修补与邻国和美国之间业已破损的关系。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中国是唯一应该这么做的国家。我认为东南亚国家和美国也应该成为这个区域日益紧密的合作关系的一部分,我非常希望中国也有这样的想法。而战争是各方应竭力避免发生的。

采访:张娟/翻译:柴育卉/整理:张娟

共识网进行这篇采访的时候,正值美舰拉森号导弹驱逐舰驶入渚碧礁12海里之时。今年1月30日,美国国防部又宣布海军的威尔伯号驱逐舰驶入南海的中建岛12海里以内海域。 美军频繁进入中国岛礁的意图何在,南海争执的出路又在何方?斯坦福大学东南亚项目主任唐纳德·艾默生(Donald K. Emmerson)教授,阐述了他在这个问题上的一些看法。

艾默生教授出生于东京,先后在普林斯顿大学和耶鲁大学接受教育。他的父亲约翰·艾默生是一位美国外交官,著有《日本威胁》等书。

共识网:在处理南海的问题上,美国是否有底线?美国的红线又是什么?

艾默生:底线和红线是不同的。对于红线而言,问题应该是:“中国的什么行为会是美国绝对不能容忍的?”何种无法容忍的行为会直接造成军事上的反应和实质上的冲突?当然,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我并不在美国政府工作。从我的角度看,如果——这一点很重要——中国可能采取的某种行为将诱发中美两国爆发实质性的战争,那么,其实所谓的红线是不存在的。我认为,意识到中美两国不太可能发生实质性战争这一点很重要。

红线不存在,粉红线令人担忧

艾默生:在我来看,真正的问题在于增量、渐进的风险。这就是“粉红线”。它们实际是存在的,他们不是看不到的,他们虽然(能量)更小一些,但是有好几条“粉红线”。

例如,有人认为中国政府在人造岛礁的过程中,特别是在南沙群岛上兴建飞机跑道、各种建筑和港口的行为,确实已经引发东南亚国家和美国的焦虑。这些逐渐增加风险的行为,我们也可称之为“粉红线”问题。

不过我们需要明白,即使东南亚国家也有越过粉红线的行为。越南有,菲律宾也有这个问题。所以,当中国政府说,“中国的造岛行动不过是在紧随其他国家之后”,也是有道理的。 中国的声音应当被倾听。但是,中国的兴建活动与菲律宾和越南相比,规模太过巨大。根本无法同日而语。中国的行为与菲律宾的行为相比,其意义已经在本质上不一样。中国曾说,菲律宾是个小国,这的确是个事实,所以,中国的行为在世界事务中的意义要远远大于菲律宾。如果菲律宾建一条跑道,其影响根本没有办法和中国相比,因为菲律宾的军队与中国相比规模太小。

中国不仅仅有规模庞大的空军,在军事上也动作频频。屡有退役的中国解放军的将军公开宣称,中国应当与美国一战,常常听到他们说“中国已经准备一战。如果中国被迫开战,我们绝不怯懦。”而外交部是不可能会有这种表态的。所以,真正的问题在于:到底谁的言论代表中国?

到现在为止(请注意我指的是现在),我确信,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与美国触发战争的可能性很低。所以,我认为红线问题的讨论没有太多意义。

底线与中国梦

艾默生:“底线”却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问题。这里,底线是指中国的终极意图或者美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终极意图;以及美国是否能够容忍中国的终极意图?

中国政府谈的中国梦更像是罗夏克墨迹测验,很难说它的确切含义是什么,世界看中国梦看到各种各样含义,但也许并不是中国人自己认为的中国梦。

如果中国梦是让中国人民获益,中国人民从此可以更加长寿,更加健康,生活地更加有活力,我想这样的中国梦任何人都希望拥有,也不会有人把这样的梦想看做是威胁,尽管中国这样发展必然会大量消耗能源并导致全球气候变暖,中国会像美国一样为高质量的生活水平来付出环境代价。除了这一点外,中国梦并不会有任何负面。

相反,如果中国梦意味着中国实现在第一岛链内的主导权,通过拥有这样的主导权,最终的结果,也是最坏的情形,中国将在第一岛链内实现实质的控制权,这意味着韩国、日本、东南亚各国都将被迫向中国臣服。

我们知道,主导权是可以分为不同程度的。日本当年在二战时期所主张实现的大东亚共荣圈是通过残忍手段获取主导权的一个例子。这导致了很多人丧生。那是20世纪的一段非常非常恐怖的时期。希望我们不会在21世纪重蹈覆辙,也希望人们能够认识到,那样的暴力除了再次让数以百万计的人丧生外,不会达到任何目的。虽然这种可能性总是存在,是一种最极端的结果。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斯坦福研究员: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美舰驶入12海里的类似事件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