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快乐!

“一带一路”与第二次地理大发现

经济 rock 2279℃ 0评论

2015041319250056351

地图改变世界,是因为地图改变贸易线路,而贸易线路则改变财富流向与世界分工体系。500年前,世界的中心是欧亚大陆,即从西班牙海岸延伸到中国海岸的一整块大陆,当时的主要商道就是丝绸之路。过去500年,随着1453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占领君士坦丁堡,连接东西方的丝绸之路被拦腰切断,为了寻找新的通往东方财富之路,于是就有了地理大发现。

地理大发现开创了以西方为中心的全球化时代,西方不再是远离大陆的边缘,而是成为了整个世界的中心,所以,英国地理学家与地缘政治家哈尔福德·麦金德(Halford John Mackinder)曾经讲到“哥伦布地理大发现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将地球翻转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包含欧洲,亚洲,非洲以及南北美洲在内的陆半球,更重要的是,不列颠大致处于该半球最显眼的地方。”

那么,未来500年人类历史又会怎样呢?可以说中国“一带一路”的构想堪称人类历史上第二次地理大发现,它的最大历史意义在于它又将地球翻转了过来,令我们看到了已经沉睡了500年的欧亚大陆,更重要的是,中国又回到了最显眼的地方。

首先,“一带一路”构想既是中国经济战略,又是外交战略,事实上目前中国经济与外交已经难解难分,经济与贸易已经是中国外交战略的核心。2013年,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提出了构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构想。与二战结束后美国提出的马歇尔计划不同的是,它不是一种经济援助计划,也不是基于地缘政治考虑的结果,而是建立在比较优势与全球产业分工体系基础上的。

“一带一路”建设将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有利于打造规模空前的大市场,促进沿线国家经济发展;有利于中国与沿线国家进一步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实现优势互补和互利共赢;有利于促进区域内基础设施更加完善,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进一步提高,打造区域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有利于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增进互信,加深友谊,促进沿线国家和平发展、区域和谐稳定。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一旦变成现实,将构建起世界跨度最长、最具发展潜力的经济走廊。它涵盖44亿人口,国内生产总值(GDP)规模达到21万亿美元,分别占世界的63%和29%。

其次,“一带一路”构想顺应了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21世纪时代潮流,提供了一个包容性巨大的发展平台,将“中国梦”与“世界梦”进行有机地衔接,充分体现了21世纪中国外交新思维。“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理念是开放包容、共商共建、互利共赢。开放包容,就是说“一带一路”的地域和国别范围是开放的,凡是有意愿的国家都可以成为“一带一路”的参与者、建设者和受益者。

共商共建,就是要平等协商、集思广益、各施所长、各尽其能,齐心协力把“一带一路”建设好。互利共赢,就是要兼顾各方利益,反映各方诉求,使各国人民都能够从中受益。各国共享机遇、共迎挑战、共创繁荣。

“一带一路”建设的主要内容是政策沟通、道路连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民心相通。政策沟通,就是各国就经济发展战略和对策进行充分交流,协商制定推进区域合作的规划和措施,在政策和法律层面为区域经济融合“开绿灯”。道路连通,就是积极探讨完善跨境交通基础设施,共建新时期的“丝绸之路”交通大动脉,为各国经济发展和人员往来提供便利。贸易畅通,就是对贸易与投资便利化问题进行探讨并作出适当安排,消除贸易壁垒,降低贸易成本和投资成本,提高区域经济循环速度和质量,实现互利共赢。民心相通,就是加强人民友好往来,增进相互了解和传统友谊,为开展区域合作奠定坚实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

其三,“一带一路”构想以及在此基础上各国合作共赢,共同发展最终自然将开创国际关系新格局,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25年前冷战结束西方主流观点认为国际政治发生了一场根本的转变,合作而不是安全竞争成为界定大国关系特征的词汇。但是,短短25年后大国关系从合作,貌合神离又回到了相互安全竞争并走向可能爆发冲突的边缘。

美国与西方国家在倡导与推动全球化的时候认为全球化等于市场化与民主化,而市场化与民主化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最终达到历史的终结。但是,显然这是一种错误的认识,事实已经证明全球化确实等于市场化与民主化,但是市场化与民主化不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而是恰恰相反。

进入21世纪经济效益和国家雄心将是全球经济和政治的推动力,并决定国家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国家利益和安全依然是决定国家行为的首要准则,另一方面市场逻辑使世界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扁平,世界正在经历从以国家为主导向以市场为主导的深刻变化,人类正在走向一个没有政治边境的世界。

是顺势而为还是逆势而动?显然答案是明确的,对此如美国著名的国际关系学者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nski)曾经指出的那样:“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否则,无异于选择闭关自守,自我孤立与自我边缘化。目前,世界各国纷纷加入亚投行事实上就是说明了这一点。

文/鲍盛钢 联合早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一带一路”与第二次地理大发现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