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一带一路:19世纪中亚“大博弈”的中国翻版

经济 rock 13098℃ 0评论

丝绸之路项目

“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公元前1世纪的中国历史学家司马迁写道:“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

司马迁描述的是汉朝传奇般的盈余财富。在那个时代,中国首次向西和向南扩张,建立了从古都西安一路通达古罗马的贸易路线,即后来所称的“丝绸之路”。

时间快进两千年,随着中国的盈余财富再次增长,对于扩张的讨论又一次出现。没有任何绳子能把中国位居世界之首的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串起来,而除了满溢的粮仓,中国还有严重过剩的房地产、水泥和钢铁。

经过20年的高速增长,中国再一次把视线投向国境之外,寻找投资和贸易机会。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中国从昔日的帝国辉煌中寻觅类似于“丝绸之路”的灵感。创建一条现代版丝绸之路,已成为中国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具有标志性的外交政策倡议。

“这是人们在历史课上记住的少数几个不涉及硬实力的名称之一……中国想要强调的也正是这些积极的联想,”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中国史教授瓦莱丽•汉森(Valerie Hansen)说。

习近平的宏图大志

如果只看中国承诺的总额的表面,新丝绸之路将成为继美国领导的重建战后欧洲的“马歇尔计划”(Marshall Plan)之后规模最大的经济外交项目,覆盖总人口逾30亿的几十个国家。其规模彰显出宏伟的抱负。但在经济减速和军力上升的背景下,这个项目承载了界定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及其与邻国关系(有时紧张)的重大意义。

专家们表示,在经济上、外交上和军事上,北京方面将利用这个项目确立其在亚洲的地区领导地位。对一些人而言,此举阐明了北京方面建立一个新势力圈的渴望,是19世纪英国和俄国在中亚争夺控制权的“大博弈”(Great Game)的当代版本。

“丝绸之路是中国历史的一部分,可以追溯到两个最伟大的中华帝国,汉朝和唐朝,”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贾拉南国际问题研究院(S. Rajaratnam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邬宏远(Friedrich Wu)教授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适时的提醒,告诉我们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正在建立一个新帝国。”

根据前官员们的说法,新丝绸之路的宏图最初是在中国商务部内部低调诞生的。为了找到方法消化钢铁和制造业部门产能的严重过剩,商务部官员开始制定一个促进出口的计划。2013年,习近平在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宣布了“新丝绸之路”,使这个项目首次获得最高层领导的公开支持。

今年3月,就在各方对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上升之际,习近平就这一计划发表了第二次重要讲话,使这个计划迅速演变为一项重大政策,并获得了一个更加拗口的名字:“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一带”指的是连接中亚、俄罗斯和欧洲的陆地贸易路线。有些奇怪的是,“一路”指的是途经西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海上贸易路线。

在一些国家,北京正在推动一扇大开的大门。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中国和中亚五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的贸易在2000年后大幅增长,在2013年达到了500亿美元。现在,为了更便捷地获取其继续发展所需的资源,中国希望建造道路和管线。

今年早些时候,习近平开始提供“一带一路”的更多细节,宣布规划中的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将包含460亿美元投资和信贷,该走廊将以阿拉伯海港口城市瓜达尔(Gwadar)为终点。4月,北京方面宣布计划,将620亿美元外汇储备注入三家国有政策银行,由其为新丝绸之路的发展提供资金。竞相将自己的计划与习近平的政策挂钩的官员和商界人士,似乎把一些已经在筹划中的项目挂靠在“一带一路”大旗下。

“他们只是为他们长期以来一直想做的事情提出了一条新口号,”一名西方外交官表示。

“这就像是一颗圣诞树,”华盛顿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主任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说,“你可以在上面挂上很多政策目标,但没人好好做过经济分析。他们投入的政府资金不够;他们希望能够引入私人资本,但私人资本愿意投资吗?这些项目能不能盈利?”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一带一路:19世纪中亚“大博弈”的中国翻版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