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被枪杀两天之前,俄反对派领导人涅姆佐所接受的采访

军事 风鸣 2449℃ 0评论

Mourners March After Russian Opposition Politician Boris Nemtsov Shot Dead

注:本文首发于2月26日英国《金融时报》,基于对数位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的采访。其中一位接受采访的反对派领导人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在文章发布不到两天后在莫斯科遭枪击身亡,为反对派筹备中的周日反普京大游行增添了变数。

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莫斯科市中心克拉斯诺普列斯年斯卡娅地铁站外,人行道两边仍堆着肮脏的厚厚积雪。冻实的雪堆提醒着人们这是个漫长的冬天。积雪旁站着四名年轻男女,他们手里拿着亮绿色的气球。其中一人边向路人派发传单,边说道:“春天来了!”

这四名年轻人,连同俄罗斯各地类似的活动人士群体,正努力动员他们的同胞本周日现身莫斯科及俄罗斯其他几个城市,参加抗议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游行,他们称之为“反危机游行”。

传单上写道:“当前政权经过多年对石油收入的榨取,已将这个国家带入停滞,走向彻底破产。普京和他的政府不能带领这个国家走出危机,他们必须下台。”

有几个路人接过传单,但大多数人无视他们的存在。三年前,俄罗斯全国有10万人参加了各地的反对集会,而今这场运动已支离破碎,领导者中有的被监禁,有的已倒戈,有的流亡在外。

一年前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时,他的支持率一举超越80%,且此后一直停留在历史高位。但随着俄罗斯经济步入衰退,人们普遍认为普京可能会面临政治困境。

这正是西方制裁俄罗斯背后的逻辑。西方一直试图借制裁来惩罚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霸占克里米亚的行为。理论上,如果俄罗斯那些对普京保持忠诚的寡头们面临经济损失的威胁,他们就会开始逼迫普京改变道路。同样,如果俄罗斯人民开始感到经济阵痛,也会掉头反对总统。

但这位俄罗斯领导人推翻了上述假设。连续不断的宣传攻势将这场危机描绘成一场俄罗斯的生存之战,让绝大多数俄罗斯人团结到了普京身边。

经济阵痛已经很明显地出现了,不过仅有部分是制裁造成的。更直接的原因还是油价暴跌,石油与天然气在俄罗斯出口额里占四分之三,在其财政预算收入中占比超过一半。

过去一年卢布对美元暴跌40%以上,卢布崩盘后消费价格飞涨,政府的一项决策更是火上浇油——去年8月,俄罗斯政府为报复西方制裁,禁止进口多种食品,从波兰的苹果到法国的奶酪全都包含在内。

经济冲击

俄罗斯当局正迫使每个人勒紧裤腰带。公共部门人员薪水冻结,医生和护士被辞退,私营企业则在削减产量和裁员。

俄罗斯政府表示,通胀可能在今年夏天见顶,峰值在15%左右,国内经济很可能收缩约5%。俄罗斯前能源部副部长弗拉基米尔·米洛夫(Vladimir Milov)说:“这是自苏联解体以来最大的危机。”

反对派活动人士相信经济困难最终将引发人民的愤怒,他们希望能利用这股情绪。

资深的自由主义反对派政治人士、曾在20世纪90年代鲍里斯•叶利钦(Boris Yeltsin)执政时期短暂地担任过副总理的鲍里斯•涅姆佐夫(Boris Nemtsov)表示,他在上周会见了莫斯科东北雅罗斯拉夫尔镇的居民,那里人们最关注的问题是工资停滞和通胀飙升。他说:“他们认为进口食品禁运是美国的错,当我告诉他们这不是奥巴马的错,而是普京的错时,他们很惊讶。这就是我们需要让人民意识到的,这场危机的根源是普京。”

但没人幻想俄罗斯经济困境引发的抱怨会带来迅速的政治变革。

反对派国会议员德米特里•古德科夫(Dmitry Gudkov)说:“经济还没有困难到会影响大众舆论的地步。”

根据莫斯科独立机构“社会和劳动权益中心”(Centre for Social and Labour Rights)的资料,过去一年反对裁员减薪的抗议活动急速增加。但观察人士认为,这些抗议将仅限于那些过度依赖单一雇主的城镇,由于它们在位置上都较为孤立,政府有能力解决它们。莫斯科的经济学家们认为,只有当油价在50美元下方进一步下滑,同时制裁持续,俄罗斯才有可能在明年陷入灾难性的金融危机,而这会造成局面重大改变。

没有人认为周日的集会能考验普京的反对者利用这场经济危机的能力,而是将之视与之前相比力量已十分微弱的反对派迈出的微小第一步。在2011年和2012年,莫斯科的中产阶层曾集结在律师、反腐败博主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身边,对普京发起了真正的挑战。

但这场运动后来分崩离析。反对派领导人帕维尔•叶利扎罗夫(Pavel Elizarov)说:“许多活动人士要么身处国外,要么被囚禁或软禁,这是个问题。这削弱了抗议运动。不过住在国外肯定要比进监狱强。”2012年的抗议活动遭到政府镇压后,叶利扎罗夫在里斯本寻求政治庇护。

留下的人正试图恢复抗议活动。涅姆佐夫说:“三年前我们是反对派,现在我们只不过是异见分子。当前任务是再次组织起一支真正的反对派。”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被枪杀两天之前,俄反对派领导人涅姆佐所接受的采访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