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俄欧能源新对峙: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

经济 sean 13109℃ 0评论

5603565cd1c6e631091169

2015年6月19日,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俄罗斯与希腊签署建设土耳其流(Turkish Stream)天然气管道希腊延伸线的政府间备忘录。根据该文件,双方将成立各占50%股份的项目合资公司,俄方联合创始人是“外经银行资本”公司,将提供20亿欧元的资金。

6月22日,土耳其向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简称“俄气公司”)发放了土耳其流管道海洋段的工程测量许可。

6月24日,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表示,俄土拟月底前商定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政府间协议内容,并尽快签署政府间协议。

但是,7月6日《莫斯科新闻报》称,俄土双方未能达成政府间协议,俄气公司与土耳其博塔斯(Botas)公司未能商定土耳其流管道的天然气价格,博塔斯公司甚至威胁称若俄气公司不在天然气价格上让步,将诉诸国际仲裁。

一时间,被寄予厚望的新管道能否落实让人顿生疑窦:土耳其流管道是否会节外生枝、一波三折?俄罗斯为何提出土耳其流管道计划?该项目有何背景与动力?其挑战与前景如何?

1、俄罗斯与欧盟能源管道博弈由来已久

俄罗斯与欧盟的管道博弈经历了南流与纳布科竞争的阶段(2007-2014),如今进入有关土耳其流的博弈新阶段。

1.1 土耳其流管道是南流管道的替身?

南流管道(South Stream)的规划路线是从俄罗斯通过黑海海底,经保加利亚,向巴尔干国家以及匈牙利、奥地利、意大利供气。由于欧盟认为该项目不符合第三次能源改革方案(该方案禁止同一主体兼任基础设施的供应商和所有者)的规定,保加利亚政府迫于压力中止了该项目的实施。

俄气公司于2014年底放弃了南流天然气管道项目,并宣布修建通往土耳其的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作为前者的替代方案向欧洲南部供气。

计划建设的土耳其流管道与南流管道承载着类似的功能,两者输送能力均为630亿立方米/年,而且路线有660千米重合(见图1)。土耳其流管道海底部分分为4条支线,每条支线的输气能力为157.5亿立方米/年。年输气量630亿立方米中的140亿立方米通过第一支线供应土耳其市场,其余490亿立方米通过土耳其与希腊边境的城市易普萨拉(Ipsala)输送到巴尔干市场。该管道的铺设将由俄气公司以及其子公司南流运输公司(South StreamTransport B.V.)负责。

2015年5月7日,俄气总经理阿列克谢•米勒(Alexei Miller)与土耳其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长伊尔迪兹商定,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将于2016年12月投入使用并开始供气,但由于俄土双方存在价格分歧等不确定性因素,项目很可能延迟投产。

2015年7月3日,意大利埃尼集团萨伊博姆公司(Saipem)的敷管船赶赴俄罗斯黑海海域,为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的施工做准备。

土耳其流管道是俄罗斯与土耳其能源合作的成果。过去,俄罗斯与土耳其的天然气合作曾经取得重要进展,后来被俄罗斯与欧盟天然气合作抢了势头,而乌克兰危机使俄欧天然气合作受挫,迫使俄罗斯将合作重点从西欧和中东欧转向土耳其与巴尔干等南欧地区。

当前,土耳其是俄气公司仅次于德国的第二大销售市场。根据俄气公司最新数据,2014年俄气公司全年出口天然气达1594亿立方米,其中80%(1268亿立方米)供应西欧与土耳其,20%供应中欧国家。各国进口量分别是德国403亿立方米、土耳其273亿立方米、意大利217亿立方米、英国155亿立方米、法国76亿立方米、波兰91亿立方米、匈牙利54亿立方米、斯洛文尼亚44亿立方米、白俄罗斯196亿立方米、乌克兰145亿立方米。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俄欧能源新对峙: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