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海军与斯巴达霸业兴衰

军事 sean 836℃ 0评论

海军与斯巴达霸业兴衰

祝宏俊

(南京大学 历史学院,南京 210023)

摘 要: 长期以来,学术界普遍认为古代斯巴达是一个农业国家,步兵是斯巴达主要的武装力量,也是斯巴达霸业的军事基础。事实上,海军也是斯巴达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希腊海军发展的早期,斯巴达海军至少与希腊半岛的其他城邦不相上下。最迟在公元前5世纪初就成为独立的军事力量,此后,斯巴达海军开始逐步落后于以雅典为代表的海上强国。但此后,在波斯的支持下斯巴达海军快速发展,取代雅典成为希腊世界的海军强国,斯巴达也借此在公元前5世纪后期、公元前4世纪前期成为整个希腊世界的霸主。斯巴达海军发展对其霸业的影响,斯巴达对海洋及海军认识方面的目光短浅,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教训。

关键词: 斯巴达;海军;霸业

斯巴达重装步兵一直闻名于古代希腊世界,凭借这支军队斯巴达征服了美塞尼亚,打败了众多邻邦,干预包括雅典在内的中部希腊,在公元前6世纪中期组建伯罗奔尼撒同盟,成为希腊半岛的盟主。因此,人们自然而然地将希腊的盟主地位归功于希腊的重装步兵,很少有人提及斯巴达的海上武装力量——海军。在古典作家色诺芬专论斯巴达制度的小册子——也是后人研究斯巴达最重要的史料《拉凯戴蒙政制》中详细叙述了斯巴达的陆军军制,却没有提到斯巴达的海军。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提到公元前4世纪初斯巴达海军统帅权势极强,也没有细说作为其权势基础的斯巴达海军的实力。古典作家的记述影响到后人的认识,迄今为止,即使在西方史学界也很少有人专门讨论斯巴达海军,唯一一本讨论斯巴达军队的著作《斯巴达军队》中也只是简单提到斯巴达海军鼎盛时期的统帅一职,在其讨论的若干著名战例中并没有斯巴达海军的战例。[1]在另一本记述古典时期战争的著作中提到了公元前500年前后的斯巴达海军,但只有寥寥数百字,且侧重于评价斯巴达海军的弱点。[2]罗伯特和本尼特的《斯巴达霸权》相对较多地谈到了公元前400年前后莱山德时期斯巴达军队在海上的活动,但也没有聚焦斯巴达的海军。[3]总体来看,目前的研究没有对斯巴达海军的真实实力、历史地位和影响做出恰当的描述和评价。其实,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和色诺芬等人的著作对斯巴达海军多有记述,利用这些材料完全可以对其做出比较准确的阐述。

帕特拉斯海战

一、海军在斯巴达称霸希腊半岛中的作用不容忽视

斯巴达在公元前6世纪中期建立伯罗奔尼撒同盟,成为希腊世界最强大的城邦。这是斯巴达霸业的初创。在这个过程中,斯巴达的陆军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海军对建立、维持和发展斯巴达霸业的作用亦不可忽视。

事实上,斯巴达霸业建立之前就已经有一支海上武装力量,不过这支海军力量还比较薄弱,尚达不到专业化、职业化的水平。这支力量主要用于跨海输送军队,它的基础是商船。尽管斯巴达一般被认为是一个农业国家,但其实在古风时期,斯巴达的海外活动和海外贸易还是比较活跃的。公元前7世纪后半期,斯巴达黑陶(即拉科尼亚陶器二期)在东方远销以弗所、罗德斯岛,西方抵达塔林敦和伊达拉里亚的凯里(Caere)。公元前6世纪前半期,斯巴达黑陶更销往小亚的萨迪斯、斯密尔那(Smyrna)、高迪翁(Gordion)、萨摩斯、埃及的瑙克拉提斯、利比亚的库瑞涅、迦太基、西西里、亚平宁半岛南部的大希腊和北部伊达拉里亚地区,以及法国的马赛利亚。当时海上贸易的物品除了陶器之外还包括矿石、粮食、大理石、木材等大宗商品,这种贸易需要大型的船只。在这期间,斯巴达的造船业也维持着希腊世界的平均水平。希罗多德称斯巴达殖民提拉(Thera)驾乘的是30桨船只(triaconter)。[4]波斯征服吕底亚(约公元前547年)之后,小亚希腊各邦曾经向希腊半岛各国求助。斯巴达虽然拒绝提供支持,但却派了一艘50桨船只(penteconter)到亚细亚海沿岸游弋,警告波斯不要袭扰希腊城邦。[5]30桨、50桨船只是当时希腊世界通用的海上航行船只。这些船只为斯巴达海上武装力量提供了物质基础,斯巴达正是依靠这些船只施展它的武装力量。

早期希腊世界的海上武装力量主要表现为海上武装商船,或海盗船,这类船只参与的常见活动主要有海盗和殖民。关于斯巴达海盗的文献记载很少,但斯巴达参与的殖民活动还是有例可查的。史书记载,斯巴达第一任双国王的舅舅提拉斯(Theras)曾经担任两位幼王的摄政,当国王长大亲政之后,他不甘过平庸无权的生活,于是驾乘着三艘30桨船只到提拉岛(Thera)殖民。[6]第一次美塞尼亚战争之后,斯巴达“处女之子”不满土地分配不公,密谋造反,后来斯巴达国家出资组织他们去海外殖民,斯巴达最著名的殖民地位于意大利东南角的塔林敦就是这时候建立起来的。[7]斯巴达霸业建立过程中也曾经发生过殖民的事例。公元前6世纪后期,在国王克利奥墨尼斯即位之初,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多利乌斯因争夺王位失败愤而出走,横渡地中海前往利比亚,建立了库涅立殖民地,三年后被当地居民驱逐,他们又转而前往南意大利,在西西里岛定居下来。这次殖民活动,斯巴达完全靠自己的力量。

早期斯巴达也有渡海进行军事干预的例子,赫罗斯城暴动时,斯巴达为了断绝克里特对起义者的支持,曾经登岛干预。另外,公元前6世纪,斯巴达征服原属阿尔戈斯的基塞拉岛也可以说海外用兵的实例。但这种例子比较少见。斯巴达称霸之后,这种海外用兵的例子越来越多。大约在公元前525年,斯巴达应萨摩斯流亡者的请求与科林斯一起发动远征萨摩斯的战争。[8]克利奥墨尼斯曾经发动多次对外战争,其中有四次渡海作战。第一次是公元前511年,斯巴达应雅典阿尔密尼德家族的要求,派将领安奇摩利乌斯(Anchimolius)率军渡海在雅典的法勒伦港登岸,试图驱逐僭主希比亚斯。[9]第二次是公元前494年进攻阿尔戈斯。克利奥墨尼斯亲自率军,先是从陆路进攻,然后转而从泰利亚(Thyrea)入海,绕道阿尔戈斯北部,从瑙普利亚上岸。[10]第三次是公元前492年联合雅典对岛国厄基纳用兵。[11]克利奥墨尼斯在回国途中还可能对阿尔戈斯发动过进攻。[12]

上述这些“军事行动”大多数不是职业的海上武装力量所为。换句话说,作为专业化海上武装力量的斯巴达海军还没有建立起来。据卡克维尔的观点,公元前525年斯巴达远征萨摩斯靠的是科林斯的船只。[13]斯巴达的几次跨海远征也大多是利用船只跨海运送军队,登陆作战,而没有在海上作战。甚至与科林斯联合远征萨摩斯也一味回避海上作战,依靠登陆作战。史书中没有见到记载斯巴达船只进行冲撞、登船攻击和船体靠近后互掷武器或射箭等希腊海军常见的战术行为。[14]因此,早期斯巴达“海上武装力量”其实是陆军和海上投送力量的结合体,主要的作战空间还是在陆地而不是在海上。如斯巴达跨海进攻萨摩斯,是登岸之后围攻萨摩斯城;海上进攻雅典,也是登陆之后在法勒伦港岸上作战,渡海进攻阿尔戈斯也是登岸之后在塞皮亚(Sepia)组织战斗。

斯巴达真正意义上的海军大概出现于公元前5世纪初。这时期,斯巴达国王克利奥墨尼斯在多次跨海远征之后可能意识到了专业海上武装力量的重要性,开始组建海军。而海军第一次投入战斗可能是公元前492年远征厄基纳。这一年,雅典借口厄基纳投降波斯,要求斯巴达惩罚厄基纳,于是组织了一支联合军队跨海远征。这支联合军队应该是一支比较正规的海军。因为,当时的厄基纳是希腊世界的海上强国,两年后,雅典曾经再次与厄基纳海军交过手,双方发生过海战。当时厄基纳海军大约拥有舰船70艘。[15]70艘舰船组成的海军在古代希腊世界是一支不容忽视的海上武装力量,从后来的历史看,单个城邦不可能在两年时间内迅速组建起来。也就是说,公元前492年时,厄基纳的舰船大致也是70艘。正像两年后厄基纳会在海上抵抗雅典海军一样,公元前492年,厄基纳同样会进行抵抗,双方势必在海上展开一场激战,雅典、斯巴达联军只有在取得海战胜利之后才能登岛。那么,雅典、斯巴达联军应该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海军,这样才具有足以打败厄基纳海军的实力。

当时斯巴达的海军大概有20艘战船,其中包括三层桨战船。前文所述公元前492年雅典和斯巴达联合远征厄基纳,厄基纳舰船数量大约为70艘。雅典、斯巴达联合海军最后打败了厄基纳,可以推测联军舰船数不会少于厄基纳。当时雅典的舰船数量大约为50艘,因为据史料记载,公元前490年雅典曾经派70艘舰船远征厄基纳,其中有20艘是向科林斯租借的。科林斯很早就有了三层桨战船,当时科林斯与雅典关系很好,[16]估计不会只提供50桨船,因此,这20艘战船至少应该包括三层桨战船。也就是说,当时雅典只有50艘舰船。据此推测,公元前492年,雅典的舰船数大致也就是50艘。而联军中的包括三层浆战船在内的20艘战船的空缺只能由斯巴达提供。也就是说,当时斯巴达的舰船数量大约为20艘,其中包括三层桨战船。

这个推测得到后来的历史文献的佐证。公元前480年,希腊海军驻防尤卑亚岛的阿尔特米西昂,斯巴达仅提供了战舰10艘,[17]在萨拉米海战时,斯巴达增派战舰,也只有16艘。[18]当时的斯巴达不可能将所有海军派往前线,但也不可能只派极少部分,如果按派遣陆军的一般比例——三分之二来推算,那么此时斯巴达的海军也就有20艘舰船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斯巴达自身的海军规模只有20艘舰船,但并不意味着斯巴达的海上武装力量只局限于这20艘舰船。实际上,斯巴达还可以调用盟国的海军,主要的海军来自科林斯和厄基纳。[19]遗憾的是斯巴达对海洋权益一直疏于经营,所以很少看到斯巴达率领大规模的联合海军征战海洋。但是此类例子还是有案可查的。如前文说到,公元前525年斯巴达曾经和科林斯一起远征萨摩斯,公元前492年又与雅典一起远征厄基纳,[20]而在这次远征之后,斯巴达又得到厄基纳的援助从海上进攻阿尔戈斯。史书还记载,斯巴达曾经推翻了纳克索斯的僭主的统治,学者研究认为这次战争可能发生在远征萨摩斯之后,或许就在回国途中推翻了纳克索斯的吕格达米斯(Lygdamis)僭主统治。唯一一次大规模组建联合海军要数希波战争中驻扎阿尔特米西昂和萨拉米海战的那支海军。可见在斯巴达霸业建立之后,斯巴达已经有了一支海军。

以公元前6世纪末5世纪初为时间节点,以三层桨战船为实力标志,斯巴达海军在希腊半岛本土的实力并不输于其他城邦。公元前6世纪末5世纪初是斯巴达在希腊本土霸权初建的时期,也是古风向古典转变的时间节点,三层桨战船是古典时期希腊主要的战舰,被修昔底德称为古希腊“现代海军”的标志。[21]依据三层桨战船的出现时间和数量,公元前6世纪末希腊各地区的海军实力大致可以分为三种情形。最发达的是小亚希腊地区。修昔底德叙述道,在冈比西斯时代,伊奥尼亚人成为一股强大的海上实力,萨摩斯和福凯亚是其中两个海军强国,萨摩斯曾经征服了许多岛屿,福凯亚曾经在撒丁尼亚海打败过迦太基人。[22]希罗多德也曾经提到,公元前525年萨摩斯曾经派了40艘三层桨战船参加冈比西斯远征埃及的战斗。[23]福凯亚人被波斯驱逐之后曾经投入60艘战船到意大利殖民,在撒丁尼亚海与迦太基人、撒丁尼亚人展开海战。[24]公元前495年的莱德海战,伊奥尼亚起义者聚集了350艘三层桨战船,波斯方面更多达600余艘。[25]这意味着公元前6世纪末、5世纪初在爱琴海地区,乃至整个东地中海地区,以三层桨战船为主的“现代海军”已经成为主要的海上军事力量。二是中部地中海,即大希腊地区。修昔底德称大流士去世之后,西西里的僭主们和科西拉开始拥有较多的三层桨战船。[26]可见,希腊世界中东面的小亚细亚和西面的大希腊地区,以三层桨战船为中心的海军在公元前6世纪后期发展都比较快。第三个区域是希腊半岛本土,这里相对于上述两个地区则处于落后的状态。尽管也有零星的记录称希腊半岛部分城邦也拥有三层桨战船,如修昔底德称在公元前664年科林斯与科西拉发生过“现代”海战,庇西特拉图曾经派出三层桨船前往科尔松尼斯。[27]公元前499年,厄立特里亚派了5艘三层桨战船支持伊奥尼亚。[28]但整体看,希腊半岛本土的三层桨战船确实较少。关于希腊本土的海军发展,修昔底德总结说,直到大流士去世(公元前485年)厄基纳、雅典才拥有少量三层桨战船,其他战船都是五十桨船,在薛西斯远征之前(公元前482年),希腊还没有任何重要的海军。[29]可见,这个时期,希腊半岛的海军发展还比较落后,远不及小亚希腊和大希腊地区。因此,这一时期斯巴达的海军并没有落后于希腊本土的其他海上“强国”,当然,也没有明显的优势,但与小亚希腊和大希腊地区的海上强国相比则明显落后。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海军与斯巴达霸业兴衰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