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F-35将中国拖入军备竞赛?

军事 rock 4315℃ 0评论

96L883284T8E0001

2012年,中国工业总产值超过美国,白宫这才意识与中国存在竞争,认识到重返亚太的必要性。中国的复兴之路挑战了西方对其制度的自信,加上美国严峻的财政赤字等具体因素,美智库的对华政策研究取向逐渐趋硬,瞭望智库就此梳理了美智库在涉华战略研究上一些值得注意的苗头和倾向。

遏制中国“扩张行为”声音渐强

“2010年是个转折点”,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表示,中国工业生产总值在当年超过美国,历史意义重大。近500年来,工业化使西方超过非西方,其中第一阶段是在千万级人口的国家中造成了英法等西方列强;第二阶段是在亿级人口的国家中产生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

“如今中国的复兴使得工业化第一次与十亿级人口开始结合”,金灿荣说,“这是不得了的历史事件,前无古人”。他认为,中国经过极其艰难的历程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现代化道路,这不仅使中国强大,而且打破了“要想工业化,只能跟西方走”的神话。

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则认为,美国很晚才承认与中国存在竞争,“美国总统奥巴马直到2012年才真正认识到,重返亚太的必要性。”

美国兰德公司、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等智库认为,随着能力逐渐增强,中国可能更敢于反对美国和抗拒来自美国的压力,挑战美国安全利益。

美智库认为,从全球来看,未来15年中国不会改变现存国际体系结构,但对现存国际体系中台海、钓鱼岛及南海现状不满。这会促使中国致力于与俄罗斯等的合作,以非正面对抗方式遏制美国向全球和亚洲推进。

从地区来看,这将改变亚非拉国家与美国的对话方式,亚太尤为明显。随着与中国在经济、金融和军事事务上的关系加深,美国盟友对美国的需要也随之改变,韩国、巴西、委内瑞拉、玻利维亚等与美国的对话方式已出现变化,美国外交因此变得更加复杂。

从中美关系看,美国影响中国政策和行为的“工具箱”面临新的限制。建交以来,中国虽将保持与美积极关系作为优先项,美国的影响也仍不可忽视,但中国配合美国的意愿将逐渐降低,且更有能力抵抗美国施压。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报告表示,中国目前正增加对在太平洋争议领土的诉求,“南海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很大”。中国认为有必要在2010年控制“第一岛链”,2020年控制“第二岛链”,并做好2040年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挑战美国的准备。

美智库称,面对来自中国的“冒险主义行动”,美应在避免刺激中国导致正面战略对抗的前提下,加强安全承诺的可信度,启动适当措施吓阻中国可能的激烈行为,确保美国盟友不受中国“欺负”。与此同时,主动而非被动地主导地区经济、政治和军事议程,形成对中国的约束。

针对美智库在研究上的动向,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认为,与五年前相比,美智库从对华“两面下注”明显转向“遏制中国扩张”,现在“已经很少看到美国智库中有说‘对中国态度太严厉了不好’的说法”。

重提“对付苏联老办法”

在美国财政吃紧情况下,如何应对中国挑战?美国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企业研究所、布鲁金斯学会等智库相继开出“成本强加与竞争战略”的药方。2013年财年审议国防授权法案时,美议员要求国防部加强对“成本强加与竞争战略”在抗衡外国潜在挑战作用的研究。美国国防部防务评估报告、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也在考虑这一策略。

这一被认为曾加速拖垮苏联的战略的核心理念是,在和平时期发动高强度竞争,诱使对手背起“不相称的军事开支包袱”,削弱其威胁美国的能力。

今年5月,布鲁金斯学会联邦首席研究员、即将出任驻韩美军空军第八战斗机联队长的美空军上校尼斯·埃克曼撰写调研报告,以空军为切口和样板,为美国防务决策者解释如何操作“成本强加与竞争战略”。

报告称,美国要扬技术之“长”,避财政支出之“短”,需吸取对付苏联的历史经验,结合新情况,在可控的战略框架下,对我国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地对空导弹系统、战斗机等进行烈度不同的竞争策略,诱使我国承担不必要的“军事现代化成本”。

报告认为,对中国使用该战略时,需要注意与苏联的相似之处和关键不同。

竞争性质不同。苏美竞争重在意识形态;中美竞争重在以介入与反介入方式进行的对地区影响力的军事竞争,更多集中在“哪个国家在东北亚及东南亚的军力更强大”。

竞争范围不同。苏美竞争是全球性的,中美竞争中,这一范围局限于东海、台湾海峡以及南海。这一局势将会导致空中军备竞赛,主要集中于战斗机以及武器,而美国只需要保持优势,强调质量而非数量即可。

军费开支对比不同。竞争战略正式抛出前,苏联的军事开支比美国高出50%,并取得了许多领域的优势,处于劣势的美国则通过避免“进行以坦克追坦克、以舰船赶舰船、以飞机超飞机”的竞争,通过开创新领域来竞争。

目前,美国的国防开支占到世界总开支的38.9%,中国为10.8%。“如果中国国防开支以过去20年年均11%的速率增长,那么对付苏联的经验可能会有作用”。

报告认为,从整体战略上,对中国的“成本强加和竞争战略”条件还不成熟,但美国可先在台海附近空域与中国展开战机竞赛,“这无论从条件和成功机会上都是可行的”。

报告认为,目前中国对美国“围堵”感觉迫切,“反介入”努力增强,主观上有付出巨大成本的意愿。

从成本对比来看,2012年,美国投入远东部署的军费仅占GDP的1.5%,而中国军费占GDP约2%。从局部地区来看,这可以视为中国军费投入“超过”美国。

从技术对比来看,与中国弹道导弹、巡航导弹、地对空防空能力相比,战机竞争最容易达到“成本强加”的效果。

埃克曼报告称,战机是武器系统中需要技术集成融合程度最大的平台,中国从战机制造技术(落后15到20年)、指挥控制系统(“统一指挥,分散执行”能力缺乏)、空军指挥作战人员素质等方面与美国相差较大,而中国正在追求的空军转型也使其“上钩”的几率较高。

1995年到2010年间,美国防部已“诱使”中国承担了对美国有利的“包袱分担”。如今发展以歼-20、歼-31为代表的第五代战机意味着中国正走上“漫长而沉重的成本负担之路”,美国以F-35为代表支配性优势五代战机,可能使中国对战机的投资到目前为止仅是“无形的磨损费”。

报告称,在施行“成本强加与竞争战略”时,美国要评估好三点情况,避免中国“不进入设定竞争领域”,导致成本全压在美国身上;避免中国在成本压力下取得技术性突破,导致美国“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避免战略失控,导致正面冲突而致使和平的竞争战略失败。

这些对于美国计划、情报、评估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建立类似对付苏联那样的竞争战略办公室加之其他相关部门的配合,将战略实施进一步机制化。

新华社瞭望智库研究员︱周邦民、居妍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F-35将中国拖入军备竞赛?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