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油气资源并购,中国去哪了?

经济 sean 9207℃ 0评论

BN-IJ905_petros_G_20150512235037

全球油气并购,包括石油公司并购和油气资源买卖,一直是能源行业最受关注的事情之一。在油价历史性暴跌之后,油气行业的资源整合似乎顺理成章。但在页岩气革命的背景下,新一轮油气资源并购呈现出许多新的特点,来自中国的并购者尚未大举出手,而可能的参与者更加多元和复杂。

全球油气并购不仅反映了油气资产流动规模和方向,也是行业发展趋势的重要标志。石油公司在世界行业里的排名的升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是否有并购和交易规模的大小。美国《石油情报周刊》每年都发布全球石油公司50强排行榜,这是目前国际上最权威和最综合的油气企业排行榜。该杂志发现,影响公司排名升跌最重要的因素是公司的并购行为。于是自2011年起,该杂志在发布年度石油50强排行版时,也发布当年的公司并购排行榜。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石油行业的发展有非常明显的周期性,最重要的周期有四个:1973至1986年,1986至1998年,1998至2008年和2008至2015年。石油行业的投资与并购投资与石油价格升跌周期密切相关,每一次大的石油价格下跌之后必然伴随新一轮的石油企业大并购和投资快速增长期。其背后的逻辑是,过去四十年石油是不可替代的第一大能源资源,而且需求持续增长。在市场竞争环境中的石油企业优胜略汰,在石油价格下跌周期中,经营不佳的公司不得不通过重组并出售资产获得现金流,或者是剥离非核心资产以提高投资回报率和资产回报率。同时,对那些经营效率高的石油企业则是实现战略扩张扩大规模的好时机,用较低的价格获取更多的油气资产。在这一过程中,部分有强烈扩张欲望的国家石油公司也会在低油价时期加快海外并购的步伐,也就是抄底。比较典型的是中国和俄罗斯的国家石油公司。在2008年石油价格大幅下跌后的2009至2013年间,中国三大石油央企是国际石油资产最大的买家,而俄罗斯石油公司则是俄罗斯国内石油资源最大的买家。

据美国《石油情报周刊》统计,在2009至2013的五年间,中国三家石油央企海外并购净投资(资产收购减去资产出售)为1,041亿美元。同期间美国三大跨国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和康菲油气资产收购净投资为90亿美元(包括埃克森美孚410亿美元的XTO收购案)。欧洲四大跨国公司壳牌、BP、道达尔和埃尼同期收购投资约为400亿美元,而同时出售的油气资产高达900亿,收购净投资为负的500亿美元。

一个新的周期正在展开。2014年石油价格再次大幅下跌,现在石油价格由谷底的40-50美元/桶慢慢地回升到了50-60美元/桶的区间内。就以往的规律看,全球油气资产并购将要开启新的一轮并购高潮。至今我们看到的此轮里第一个“超级交易”是壳牌约700亿美元对英国BG公司的并购。但是,上一轮最大买家中国三大石油央企和俄罗斯石油公司均未见有大规模出手的迹象,而埃克森美孚、雪佛龙、BP和道达尔等一流跨国石油公司都还在减缩投资减低成本的收缩周期中。

告别石油的黄金时代

为何并购大潮迟迟没有拉开?首先是油价下跌的原因不同。本轮石油价格下跌的原因与前三轮有相同的因素,也有不同的因素。

相同的是石油供需的基本面还是决定性因素。而不同之处是非常规油气推动变革。前三个石油周期几乎所有的油气生产都来自于常规油气田,而这一次非常规油气的产量是最大的供给增量源头。美国页岩气革命对国际石油供需格局造成的冲击是深刻和持久的,许多变化已经出现,还有很多正在发生。

这场页岩气革命至少给能源行业带来了四个重大的改变:首先是增加了供给。过去五年美国的致密油和凝析液增加了近600万桶/日,天然气产量世界第一,石油产量接近千万桶/日。美国正在由最大的能源进口国转变为出口国,极大地改变了全球的能源供需格局。

其次,这场革命扩展了人们对油气资源的认识。在传统的石油地质学里,页岩只是生油层而非石油天然气的储层。水平井和分段压裂储层改造技术使得生油层成为了生产层,可能把全球可采油气资源增加了三至四倍之多。

第三个改变是,非传统石油企业进入的机会增多,金融资本在石油行业的话语权加大。美国页岩气革命由中小石油公司和金融资本共同推动,给全球带来了强烈的示范作用。最后一个改变是,天然气价格将与石油价格脱钩,LNG(液化天然气)将加快天然气贸易全球化。由于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导致了美国天然气市场价格不再与石油价格挂钩,而是直接与煤炭价格竞争,煤炭电厂受到挤压,被迫退出部分电力市场,大幅度减少了二氧化碳的排放。而美国积极寻求LNG出口,必将推动天然气市场全球化的进程。

还有一个因素也必须加以考虑,就是德国和北欧国家正在进行的“弃核弃化石”的可再生能源革命。由于科技创新和低碳减排保护环境的自觉追求,不同能源之间相互可替代性不仅有了技术上的可能性,替代成本差距也日渐进入了“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为了减少碳排放和营造更洁净的环境,德国民众普遍接受可以支付更高能源消费成本的理念,这是德国政府推进可再生能源革命的民意基础。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油气资源并购,中国去哪了?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