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盛京时报》这样报道“九·一八”

军事 rock 6249℃ 0评论
《盛京时报》报道“九·一八”

《盛京时报》报道“九·一八”

《盛京时报》是1906年10月18日由中岛真雄创刊于奉天(即沈阳),主笔菊池贞二(笔名”傲霜庵”),于1944年9月14日终刊,历时38年。该报是日本人在我国东北创办的第一份中文日报,在东北”张作霖取缔中国报纸颇严,而该报独肆言中国内政,无所顾忌,故华人多读之”,成为”东三省报纸之领袖”,颇有影响力,甚至有人评价其是日办报纸中”影响最大的中文报纸”。从对中日关系方面的报道来看,在该报创办之初尚能以”中立”姿态进行报道。但随着”九一八”事变的发生,该报的舆论倾向开始悄悄发生变化。部分原来主要以对中国社会经济状况评论性报道为主的版块,开始对中日关系及中国的政治问题进行关注。而对于”九一八”事变本身,《盛京时报》最初虽也以”中立”的态度来报道其经过及原因,但在字里行间及具体技术手段的运用上,则显现出其为日本侵略行径进行辩解的意图;而随着该报逐渐加大对国民政府的丑化和批评,以及对国际舆论的片面性宣传,使其从舆论上帮助日本侵略中国的面目彻底暴露出来。

竭力证明日军行动“自卫性”

1931年9月18日傍晚,日本关东军虎石台独立守备队第2营第3连离开原驻地虎石台兵营,沿南满铁路向南行进。夜22时20分左右,以日本关东军铁路守备队柳条湖分遣队队长河本末守中尉为首的一个小分队以巡视铁路为名,在奉天北面约7.5公里处,离东北军驻地北大营800米处的柳条湖南满铁路段上引爆小型炸药,炸毁了小段铁路。并将3具身穿东北军士兵服装的中国人尸体放在现场,作为东北军破坏铁路的证据,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守备队。这就是”九一八”事变的真相。

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盛京时报》于9月20日连续报道事变的爆发及经过,是最早报道该事件的中文报纸之一。由于《盛京时报》身处事变发生地,其报道因此被日本赋予了权威、详实的色彩。首先,报纸以重大新闻事件的处理方式,以引题、主题和副题三合一的形式概要明确报道事变爆发的原因和经过:”北大营兵炸毁南满路 寻致南满各地成战场 彻夜而闻炮枪轰轰隆隆”;进而在消息的具体内容中以超常规的字号和加黑的字体报道事变发生的经过:”十八日晚间,北大营一部分官兵炸毁柳条沟附近之南满铁路,因而引起中日两军之大冲突。卒之省会四郊遽成战场,炮声枪音轰轰隆隆,直至十九日,午后三时犹在严重交战状态中。”接着以”炸路之华兵曾被击退一次”为题进一步描述事变的过程:”十八日满铁南行第十四次列车通过后,于午后十一时许,在北大营西方,突有中国正规兵,依将校指挥之下,爆炸南满铁路,一齐开枪攻击,该守备军对之立即开枪应战使华军遁走于北方。” 在该报道中,以大字的方式突出”炸路华兵”四个字,并强调此次事件是在”将校指挥”下”中国正规军”所为。以此表明事变的发生是由于中国正规军在挑衅,也由此表明日本的军事行动是自卫反击。随后,该报称:华军大举”逆袭”,”被日军击退尾追”后直冲北大营。换言之,日本的军事行动是出于”自卫”,日军只是在抵抗中国军队的”逆袭”中,才冲进北大营,是被迫的行为。

为进一步证明日军行动的”自卫”性,《盛京时报》在报道事变发生及其经过的同时,发布《日军司令官莅沈出示安民》和《市民对于战事以为日军演习》两篇消息进行佐证。前者告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中将接到冲突警报后立即乘特别列车赶往沈阳,于19日12时到达,并在东洋拓殖会社设立司令部,旋即发出”安民布告”,宣布日军负责治安以对良民”格外保护”,对”故意讹传谣言反对治安者”要严加惩罚,”决不宽待”。后者则报道说,沈阳市民对枪炮声习以为常,因此对事变一无所知,以为是夜间演习而安然入梦,天明直立街头观日军进城”如看热闹”,”而日军亦纪律严肃,对于市民秋毫无犯”,是以社会”秩序井然”,掩盖日军在事变中屠杀中国军民的事实。两篇报道意在反映事变发生后日本关东军和当地民众的反应,以及沈阳城社会秩序的良好和安定,意在证明日本的军事行动是出于”自卫”,为日本占领沈阳提供合理依据。但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日军在占领沈阳后立即通过所谓的”治安”对该地实施严格控制和严酷统治,同时也使人充分感受到了报道者对日军的赞扬和对沈阳市民的蔑视与嘲讽。

在对事变的经过进行描述后,9月22日,《盛京时报》详细刊登出《日本侧决定奉天案方针》,宣称:”本事件之真相,虽未判明,但日军军事行动,为自卫权之发动,必为国际法上当然容许之处置。”到9月26日,《盛京时报》刊登日本政府发表的满洲案真相声明。这份由始作俑者公布的真相,其中心意思只有两条:一是宣称”自卫”。在声明中称:日本政府”平素以增进中日两国亲善举共存共荣之实在为一定方针,苦心努力”,但”在与日本有最密切利害关系之满蒙地方,最近频发不快事件”,而”中国军队一部,破坏南满铁道线路,袭击日本守备队,以致发生冲突”,日本军队”认为有防患于未然,芟除危险原因之必要,为达成此项目的,开始迅速行动,对于附近驻屯之中国军队,解除武装,关于维持地方治安”。虽然在奉天城内及吉林有若干部队,”然均非军事占领”。以此向外界表白这次事件非同小可,是由于日本的”生命线”南满铁路被中国军队炸毁,所以日本不得不起来行使自卫权。二是表白”不扩大”,即向西方列强表示日本除”自卫”外,绝无任何野心。声称:日本政府”对于满洲无何等领土的欲望”,在排除满铁侧面的威胁后,日本部队就会归还目前占领的长春,因为日本政府决定”努力不使”事态扩大。

总之,《盛京时报》关于”九一八”事变的报道,无论是在形式、内容,还是文字编排上都进行了精心设计,极力通过文字和版面的编排组合,为日本侵略行为进行辩解,制造出一种日本似乎不得已而使用武力的假象。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认为,其核心意图就是要证明”九一八”事变是由中国挑起的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寻衅行为。以此为日本的侵略行径辩解,并掩盖事实真相。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盛京时报》这样报道“九·一八”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