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混合战争与北约的战略能力:立陶宛、拉脱维亚及爱沙尼亚案例

军事 sean 267℃ 0评论

共同网络防御卓越中心

[导读]当前,混合战争概念已经改变了战争与冲突的全貌,因此需要针对这一情况加强能力。北约是这方面的先锋,此外,波罗的海盟国在这方面也做出了杰出贡献。如果在该领域的相关能力对行动的成功与否起着决定性作用,那么结合新型安全挑战局与和平安全计划署的职责,即可理解北约在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所部署的三个卓越中心的任务与行动。本文译自西班牙战略研究院(IEEE)官方网站2018年5月发布的同名文章。

混合战争

现代混合战争概念已经改变了战争和冲突的类型,因此,必须要针对这一问题对防御手段进行相应的调整。在原有问题的深层次方面,这一概念的形成主要是基于一些比较新颖的方法,即,通过敌对行为、攻击或造成不稳定,从而帮助本国在战争中获得优势。这一假设的前提是,与这一领域相关的技能本身就是一个决定性因素,其可以自主地规划一项具备一定成功概率的活动。

自2010年的战略概念在其防御视角中促进了控制论、能源和战略传播以来,北约在这一方向上一直处于发展前沿。北约新型安全挑战部(ESCD)于2010年成立,负责处理非常规风险和威胁,其中包括反恐怖主义、网络防御、能源安全、防扩散、战略分析、经济安全与核安全等。和平与安全科学方案(SPS)主要是根据联盟的目标,通过一种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推动科学研究和创新,以及与安全活动有关的知识交流,该组织主要由盟国和伙伴国家的科学家、专家和官员组成。在北约不同的卓越中心(CoEs)的能力发展机构中,根据每个部门的前沿技术发展情况,都设置有相关的专业。在与盟军转型司令部(ACT)搞好协调的基础上,这些机构从为转型提供支持的角度出发,按照年度工作方案来展开工作——从而避免重复投资和浪费资源。卓越中心、网络防御、能源安全和战略传播中心所涉及到的领域恰恰与混合战争产生交集。

在北约东部边缘的波罗的海区域是一个地缘政治舞台,它仍然是俄罗斯对外行动的先期预警场,也是对当前发生冲突——比如乌克兰事件——的感知地点。除此之外,根据条约第五条,北约的地区介入主要表现在其长期担负空中警察的任务以及在面临混合威胁和传统威胁的地区长期部署前沿增援战斗群(eFP)。作为北约卓越中心的东道国,波罗的海三个盟国——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对大西洋联盟所做出的贡献是:爱沙尼亚于2008年创立共同网络防御卓越中心(NATO CCD CoE);立陶宛2012年建立能源安全卓越中心(NATO ENSEC CoE);拉脱维亚2014年设立了战略传播卓越中心(NATO STRATCOM CoE)。在联盟组织结构内,新型安全挑战部(ESCD—专门因应非传统安全威胁,证明北约在面对新威胁和新挑战中,进入了行动和任务的转型)将其能力整合起来。另外,这三个国家还与德国、芬兰、法国、德国、英国、荷兰、挪威、波兰、西班牙、瑞典和美国一起参加了欧洲对抗混合威胁卓越中心。

本篇的目的是综合解释上述卓越中心的活动与协同,及其作为波罗的海盟国为北约应对当前和未来混合战争挑战能力所做出的贡献。

网络防御

在过去10年中,北约一再强调,网络攻击是它面临的新威胁之一。因此,北约逐步提升能力和投入资源,从而使其在网络空间方面确保安全。盟国武装部队已经建立了网络防御联合司令部,并将控制论纳入到了规划进程之中。北约2011年在网络防御方面的防务政策标志着北约在这一领域的目标和优先事项。随后,2012年的芝加哥峰会将网络安全纳入到联盟智能防御方案之中,旨在发展盟国伙伴的网络能力。在网络战争中,冲突主要涉及到感知和归属问题——具有复杂的法律影响——在混合战争到来之际,网络空间既是行动的舞台,也是行动的一种手段。由于网络防御是北约共同防御的一部分,因此,联盟重申,国际法必须适用于网络空间。2016年7月,各个盟国宣布网络空间是继陆地、海洋和空中之后军事行动的第四个维度。

北约和欧盟制定了一项网络防御方面的技术合作协定(2016年2月),目的是不断发展信息化能力,实现远程信息处理网络、系统和设施的现代化以及发展信息交换和互助能力,以防止和减轻网络攻击的影响,并在网络攻击之后迅速恢复。要实现上述目的就要展开相应的培训和演习,以及通过诸如北约的工业网络合作伙伴关系等方案与工业界进行互动。

2007年春季,爱沙尼亚是第一个遭受大规模网络攻击的北约国家,同时也是目前世界上网络空间方面一体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在社会和国家活动方面)。从2007年网络攻击中吸取的教训,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最近三年针对乌克兰攻击的性质和来源。2008年,爱沙尼亚作为牵头国(西班牙也是创始国之一),成立了北约共同网络防御卓越中心(NATO CCD CoE)。到2017年,其成员包括:德国、比利时、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西班牙、美国、法国、英国、希腊、荷兰、匈牙利、意大利、立陶宛、拉脱维亚,波兰和土耳其作为提案国。同时,奥地利和芬兰为贡献者加入(瑞典于今年晚些时候参加了这一进程)。该卓越中心在技术和法律领域、战略和战役层面上为北约贡献知识和能力。该卓越中心还对《塔林恩信息技术手册2.0》的制定提供了支持,该手册为网络空间构建了国际法律法规的适用分析原则。作为一个多国和多学科中心,该卓越中心在网络防御领域组织了最广泛、最复杂的技术演习,其特点是技术上的前卫性。自2010年以来,一年一度的网络防御演习拥有经过认可的、实时运作的工作网络,演习侧重于培养可以开展实际行动的安全专家,以保护电信网络、电子信息管理以及举行年度的网络冲突会议。各种不同的案例培训课程、会议、研讨会、研究和技术出版物都包括诸如关键基础设施保护、技术和法律方面的具体专题。

在提高网络防御能力的趋势中需要重点关注的是:计算机应急响应小组(CERT)内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协调、危机管理,如2017年夏季病毒和Wanna CRY病毒(一种“蠕虫式”的勒索病毒软件——译者注),或重大基础设施中等级比较高的系统故障。在监控与数据采集管理网络保护方面,网络防御与能源安全联系尤为紧密。另外,网络防御还与网络领域内与信息战和心理战相关的战略传播联系特别紧密。

能源安全

自2010年大西洋联盟的专家提出能源安全概念以来,这个概念为能源部门提供了一种综合的多维方法,具有功能性和系统性的特征,超越了传统的物理地域。吸纳了所谓的“智能”能源提法,提高能源(电力、柴油、石油和核)系统和子系统的效率、独立性和复原力,降低其脆弱性和敏感度;在严格的军事维度上,专门强调了能源的安全性问题。2016年7月在华沙召开的北约峰会强调了能源安全的多重影响,展示了乌克兰危机和俄罗斯的能源供应手段,表明能源部门是受混合战争现代技术影响最严重的领域之一。

自从前苏联解体之初,立陶宛就一直在寻求能源供应的多样化——由于俄罗斯的供应垄断。为此,通过布廷格(Butinge)的离岸终端(自2008年以来唯一的原油进口渠道)、克莱佩达港(Klaieda)(液化天然气,自2016年以)投入运营,以及与波兰(陆上)实现立陶宛—波兰的电子互联(LitPol Link)和与瑞典(水下)的诺德巴尔特互联(NordBalt Link)等一系列举措,立陶宛得以将“波罗的海能源岛”与欧盟实现有效连接。由于立陶宛在后苏联能源技术转型方面的经验,以及在国际部门冲突环境中能源多样化和一体化的战略进程,立陶宛的能源安全卓越中心(NATO ENSEC CoE)于2012年获得了认证。除立陶宛作为创始国家之外,它的成员(2017年)还有德国、美国、爱沙尼亚、法国、格鲁吉亚、英国、意大利、拉脱维亚和土耳其(在加入过程中还吸纳了芬兰,加拿大和捷克共和国作为贡献国)。该中心对北约的战略司令部,以及其他的民用和军用实体提供支持,为能源安全方面的互操作性和知识交流提供便利,并根据各单位的需要和任务(考虑到影响这方面的因素,例如环境因素和成本限制)需求提出具体和有效的解决办法。为此,该中心与学术界和工业界进行互动,并建立了工作网络。其主要领域包括推进平台、作战行动中的能源供应、重要基础设施保护等。此外,卓越中心的工作组确定了与北约转型进程相关的未来需求。在该中心所开展的许多活动中,重点突出能源安全战略意识课程(ESSAC)和北约组织领导的“军事应用创新能源解决方案”(IESMA)双边会议,该双边会议呼吁北约司令部和军事专家与能源行业一起来把技术革新变为现实。这些技术革新提供了商业上可利用的解决方案或者正在推出的原型机、技术出版物(比如,《能源安全行动要点》)、专门的研讨会、实地研究(比如,对社会文化变化对能源安全框架影响的评估)和发展原型机(比如,2016年在法国巴黎国际军警防务展会展出的可在营一级实体单位运作的混合发电机)。

针对能源安全方面需要不断增强能力的趋势,在能源安全操作层面上,重点突出那些在后勤要素和环境保护、能源效率(Smart Energy智能能源)和关键能源基础设施(CEIP)保护整合方面所进行的改良。能源安全应在能源来源的社会指导(通过有针对性的认识运动)方面与战略传播领域进行互动。此外,能源安全与网络防御应在能源网络信息管理(比如,电力、柴油和石油系统运营商所用的监控与数据采集软件)方面进行互动。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混合战争与北约的战略能力:立陶宛、拉脱维亚及爱沙尼亚案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