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海权论”尚能饭否?

军事 sean 2641℃ 0评论

海权说已成为地缘政治学的一部分。地缘政治学又被称为政治地理学,它与军事地理学有很大区别。地缘政治学更侧重政治,不太重视地理条件的细节。马汉是职业军人,但他的视野超出了军事地理的范围,晚年尤其关注国际关系。因此他是一位杰出的地缘政治学家。

“大白舰队”(Great White Fleet)

“大白舰队”(Great White Fleet)

百年海权论走红中国

或许马汉没有想到他的这本《海权论》在2012年着实火了一把,因日本的“购岛”风波越来越多的人将目光聚焦到这个国家领土主权的海事领域。而马汉的观点主张拥有并运用具有优势的海军和其他海上力量,去控制海洋,以实现己方战略目的的军事理论。

美国海军少将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于1914年去世,享年74岁。他担任过美国海军学院教授和院长。马汉是军事历史学家,但他不只是书斋里的将军,更不是舞台上的将军。他当过舰长,乘军舰周游世界,到过中国。为他赢得盛誉的著作正是《海权论》,书的全名为《海权对历史的影响(1660-1873)》,在1890年首次出版。马汉在这本书中力图证明,一方的海军优势能够改变战场上的力量对比,决定双方的胜负,并由此改变参战国的命运和历史进程。

海权的理论并不新。古希腊人已经知道海权的重要性,并有论述。但马汉是把这个观点理论化的第一人。

马汉通过对战争史的详细分析推导出他的结论,采用的实证方法。任何真正的军事家都不会崇尚空谈。在随时可能接受战争检验的军事领域里,空头理论家主要流行于强调政治立场的专制国家。马汉在生前预见到中国可能对美国构成的战略挑战,但是他大概不会想到,这本书在首次出版100多年之后为他在中国军事学界带来盛名。

海权说已成为地缘政治学的一部分。地缘政治学又被称为政治地理学,它与军事地理学有很大区别。地缘政治学更侧重政治,不太重视地理条件的细节。马汉是职业军人,但他的视野超出了军事地理的范围,晚年尤其关注国际关系。因此他是一位杰出的地缘政治学家。

在中国大陆,马汉的影响姗姗来迟。在1990年代,《海军战略》和《海权论》陆续出版。作为对外开放的一个必然结果,中方在那时开始注重保护海洋权益,并逐渐加大力度。自明朝以来,朝廷多次闭关锁国,下达禁海令,完全抛弃海洋利益。这次是中方最新的一次重新开始。马汉因此焕发了新生,声名鹊起,仿佛他刚刚提出海权论。

马汉的主要观点

马汉最有影响的观点集中在《海权论》的第一章:“海权组成要素的探讨”。他提出成为海上强国的6个要素,作为全书总结。第一,地理位置,如果一个国家不需要在陆地保卫自己或扩张领土,它就具有比有陆地边界的国家更大的优势,这种国家实际上就是岛国;第二,自然结构,如位于大河河口的优良港口是必要的,而内陆不好的自然条件也是优势,它迫使人们通过海洋走向世界各地;第三,领土范围,不仅是面积的大小,还包括海岸线长度和港口数量。这三条是地理条件。第四,人口数量,一个国家必须有足够的人口用于作战和航海;第五,民族特点,“发展海权所必须的最重要的民族特点是喜欢贸易”,贸易包括商品的生产。这两条是人的因素。第六条是“政府特点”,是唯一有可能在短期内发生重大变化的一条。马汉说:“就海权而言,如果一个国家是在一个完全受人民的精神鼓舞,并且完全了解大多数人的真正爱好的政府的领导下,这个国家一定会取得最辉煌的成就。”他又说,一个“精明而坚定的专制政府”也能够有所作为,但在暴君去世之后很难坚持维持。到了21世纪,“专制政府”已成为孑遗,在小圈子里自我挑选的统治者一蟹不如一蟹,与“精明而坚定”的品格越来越远。他们只能勉强维护国内权力,不可能造就海上强国。马汉的时代较早,没有看到这一点是他的“历史局限性”。

海军军官马汉重视贸易。他在《海权论》中论述1702-1713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的时候说:“虽然我们通常总是把海权与海军联系在一起,但是英国的海权不仅只在于其强大的海军。”在海军的有效保护下,英国在这场战争中壮大了商船队,把海权和财富都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里。海权是有回报的,军舰不是用来炫耀的烧钱玩具——如郑和的船队——它们必须带来看得见的超额利润。海外贸易与海上霸权相互支撑,国家的财富和地位才能持久。在这一点上,美国是英国的杰出继承者。两个英语国家一脉相承,相继称霸海洋300余年。

海权论的时代背景

《海权论》讲述的是木帆船时代的故事,马汉出生在这个时代。在他的后半生,海军经历了一场技术革命:军舰普遍装备了爆破弹和有来复线的大炮;煤炭取代风力成为军舰动力;钢材取代木材成为军舰制造材料。军舰的攻击能力、防护能力和机动能力都大大提高。马汉看到了这个时代。在《海权论》中,他用了不少篇幅讨论帆船和钢铁战舰在战术应用上的区别。

海权论体现了美国人马汉的视角。海权不是孤立的,它在与陆权的对抗中存在。美国位于北美大陆,却是地缘政治学意义上的岛国,远离最大的陆地欧亚大陆。美国仅有的两个陆地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都太弱,不会对它的安全构成威胁,况且它们的关系还不错。

在马汉写作《海权论》的时候,美国人已从东海岸杀到西海岸,完成了大陆扩张。为美国大陆扩张做总结的是历史学家弗里德里克·杰克逊·特纳。在1893年宣读的一篇论文中,特纳提出“边疆理论”。他指出,不断向西的陆地扩张塑造了美国的国家性格。这样性格的国家肯定不会满足于守成。位于两大洋之间的美国需要新的扩张目标,马汉站出来,引导它把目光转向海洋。

在19世纪后期,美国海军还很弱,在世界上排名第十二。但这没有妨碍美国政府保护和促进本国的海外利益。实际上,美国在建国初期就已经在世界各地部署军队了。1853年,美国军舰驶入东京湾,以武力相威胁,迫使日本取消200多年的“锁国令”,实行改革开放。“明治维新”初见成效,日本随大流走上了海外扩张的道路,在取得一系列成功之后遭到美国迎头痛击,退回本岛。马汉在1900年说过,日本在大陆攫取领土的野心是受到限制的。

马汉在1893年鼓动吞并夏威夷群岛。他说:中国一旦从沉睡中醒来,将产生种种冲动,向东突进。要防止这种威胁,美国必须占领夏威夷。1898年,美国正式吞并夏威夷。日本反对,中国没有说话,这毫不奇怪。马汉预见到中国崛起带来的威胁,但中国的发展严重滞后于他的判断。直到今天,中国军舰没有威胁夏威夷——我们在为家门口的钓鱼岛生气。美国从夏威夷开始海上扩张。两年后,马汉满意地说:“美国的扩张最近实现了决定性的飞越。”

马汉活跃于殖民扩张时代的后期。那个时代已经结束。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海权论”尚能饭否?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