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罗马帝国东部边疆防御体系的构筑及其战略意义

军事 alvin 275℃ 0评论

lmdgjsqsdt

[内容摘要]罗马帝国初期,国家疆界被陆续划定。自优利亚-克劳狄王朝时期起,东部边疆防御 体系陆续构筑完成。这道防御体系由附属王国体系、罗马驻军、军事要塞和军用道路等要素构成,对罗马劲敌帕提亚人发挥了牵制和震慑作用。同时,该体系也保证了罗马的军事补给线和行军路线的畅通,并为边疆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提供了客观保障。这一防御体系为罗马帝国后期和拜占庭时期的边 疆防御奠定了基础。

[关键词]罗马;东部边疆;帕提亚

[基金项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项目”罗马治下的东方行省政策研究”(编号:14ZZ2115);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罗马国家行省治理理论与实践研究”((编号:14BSS010)。

[作者简介]王阳(1987一),女,吉林德惠人,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宫秀华(1954-),女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 化学院教授。

【来源】《外国问题研究》2019年第四期

在共和国末期,罗马完成了对东地中海地区的征服,从而建立起一个环地中海的大帝国。奥古斯都(公元前27年至公元14年在位)去世前,曾嘱托其后继者停止对外征服战争,守卫帝国现有领土。罗马帝国的疆域基本被确定下来。不过,奥古斯都的遗嘱并未被后世继承者恪守,帝国周边的若干区域相继被征服,使帝国边疆不断扩展,边疆防御日益成为帝国政务的重心。其中,东部边疆因其独特的内外环境而逐渐引起罗马的关注。罗马帝国东部疆界形势复杂,边界线漫长。从黑海东岸起,向下沿幼发拉底河至中游河段,再转向西南抵达大马士革与博斯特拉,最后沿新图拉真大道南下延伸至红海,总长度将近两千英里。从优利亚-克劳狄王朝时期起,罗马沿东部疆界陆续构筑起有效的边疆防御体系。

由于构成东部疆界的三段(黑海-外高加索疆界、幼发拉底河疆界和阿拉伯疆界)各有其自身形成的历史,西方学界往往对其分别展开研究。其中对黑海外高加索疆界的研究成果最少,且主要是对边界形成过程的梳理。学界对另外两段疆界的研究成果较为丰硕。其中关于幼发拉底河疆界的研究有学者实地考察报告和考古学报告,学术论著则主要包含在罗马与帕提亚关系的论著中。关于阿拉伯疆界的研究起步较晚,到20世纪70年代才有考古学报告和历史论著问世。这些研究成果对幼发拉底河疆界与阿拉伯疆界的形成过程和边界性质等都有系统的论述。1949年,罗马边疆研究组委会(theCongress of Roman Frontier Studies)成立,各国学者联合展开对罗马边疆的研究,但就所发表的论文看,学者们对东部疆界依然是进行分段研究。本文拟打破这种分段研究的方法,对罗马东部边疆进行整体性考察,梳理东部边疆防御体系的构筑历程,并总结其所具有的防御效果和战略意义。

一、罗马帝国东部边疆防御体系的构筑

罗马东部边界线的形成并非一日之功,因而,东部边疆防御体系的构筑也并非一蹴而就。罗马历经近两海洋、河流和沙漠等特殊的地形地势,由附属王国体系、罗马驻军和军事要塞,以及军用道路等要素构成。

(一)附属王国体系

在优利亚-克劳狄王朝时期(公元14至68年),罗马东部边疆的防御主要借助附属王国体系来完成。附属王国制由共和末期的罗马将领庞培创建,并一直沿用到帝国时期。罗马征服东地中海地区,将行省制度引入东方,但同时也对诸多希腊化王国加以保留。得以幸存的王国被降为罗马的附庸,对罗马负有一系列的义务。附属王国的存亡、国王的废立都由罗马决定,附属国王服从罗马的司法体系,王国的内政外交也须听从罗马的指示。国王的儿子被送往罗马做人质,同时很多国王获得罗马公民权,使希腊化的王国逐渐实现了罗马化。据学者统计,在公元前100至前30年间,东方主要的王国有23个。其中包括黑海南岸的卑斯尼亚和本都,幼发拉底河沿岸的科马盖奈,以及叙利亚地区的埃美萨、犹太和纳巴泰等。由于东部诸行省面积辽阔,且远离意大利本土,同时罗马在西部与北部的战事不断,故而,将守卫东部疆土的重任交由附属王国承担,不失为一项明智之举.

附属王国体系是一道隐形的边疆防御体系,它们既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证自身及邻近的罗马行省的安全稳定,又可以为大规模的外来入侵提供”地理纵深”。 古典作家记载了罗马在共和时期对附属王国的倚重。比如,弗拉米尼努斯认为,保存马其顿王国可以保护其他地区的希腊人免受北方蛮族的侵害。恺撒曾命令各位国王和王公看护和守卫叙利亚行省;并任命帕加马的米特拉达梯统治博斯普鲁斯王国,借此在各行省与北部敌对的蛮族君主之间安插一个对罗马友好的统治者,以保护行省。在帝国初建之时,依靠数目众多的地方政权拱卫帝国广袤的疆土,不但可以笼络种族众多的被征服者,而且得以极大地减省罗马的兵力与财力。附属王国在保卫帝国领土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在来自亚洲行省塞兹库斯城的一篇公元37年的铭文中,附属王国被称为”帝国的守卫”(doryphorousteshegemonias)。

(二)罗马驻军与军事要塞

虽然附属王国体系对于保卫边疆卓有成效,但随着帝国的稳固发展,附属王国制终将让位于行省制度。罗马不断向边界地区派遣军团驻守,并修筑军事要塞,真正意义上的东部边疆防御体系开始形成。

在优利亚-克劳狄王朝晚期,罗马在东部边疆组建起一支常备海军。公元64年,尼禄吞并本都王国,帝国领土扩展至黑海沿岸。黑海地处小亚细亚北缘,与外高加索地区(即高加索山南侧)相连,构成了罗马帝国东北部疆域。在兼并本都的同时,罗马将王国原有的舰队收编,组建起一支新的海军,并命名为”黑海舰队”(Clasis Poutica),基地设在特拉布松。约瑟夫斯记载,这支舰队拥有40艘战船,主要由利布尔尼人(liburnians)组成,以三层桨战船为旗舰。这支舰队从此肩负起了保卫黑海的重任。

在弗拉维王朝时期(公元69至96年),罗马在东部地区稳步地推行废王国、设行省的政策,使帝国东部边界线延长——从黑海东岸直达幼发拉底河中游的苏拉(Sura)城附近,罗马开始向边界派遣驻军。

幼发拉底河沿岸共有4个军团驻守。在黑海东岸的科尔奇斯地区与外高加索地区的伊伯利亚和阿尔巴尼亚王国境内,也有罗马军队驻扎。在伊伯利亚发现的一篇铭文表明,在这一时期,来自福尔米纳塔第12军团或弗拉维亚第16军团的士兵驻扎在一个名为哈尔莫兹卡的要塞中。另一篇铭文证实,在图密善统治早期,在阿尔巴尼亚一座俯瞰里海的战略要地贝祖克达格中驻扎着一位名叫优利乌斯·马克西穆斯(L.Julius Maximus)的百人队队长和一支来自福尔米纳塔第12军团的分遣部队。

到安东尼王朝时期(公元96至192年),罗马东部边界线被再度延长。公元106年,图拉真兼并纳疆,成为公元3世纪以前驻守此处的唯一一支军团。沙漠、半沙漠地带的阿拉伯人均是身手敏捷的弓箭手和轻装骑兵,对此,罗马步兵和重装骑兵能够发挥的作用相对有限,需要由弓箭手组成的骑兵队(alae)、步兵与骑兵混合部队(cohortesequitatae)等辅助军进行防卫。阿拉伯边界的辅助军大约有12支,辅助士兵人数共约为10.000至12.000名。这一时期,外高加索地区的驻防力量进一步得到巩固。公元132年,罗马在科尔奇斯的城市塞巴斯托波利斯、阿普撒路斯和法希斯都派驻军队。其中塞巴斯托波利斯是帝国东部边界的北起始点,驻扎着”克劳狄亚第一步兵与骑兵混合部队”。阿普撒路斯驻扎了5个步兵大队,法希斯则有400名”精壮士兵”,◎而且在法希斯发展起一个由老兵和贸易商组成的殖民地。此外,在狄奥斯库里阿斯和海西-波尔图斯也各有一支驻军。

lmdgddwltjpg

(三)军用道路

罗马人在对外征服的过程中,十分重视道路的修建。道路便于军队行军、军粮转运和情报传递。早(oiaEgnatia),这条大道从阿博洛尼亚一直通往拜占庭。

在公元前146年组建其第一个东部行省——马其顿行省后,罗马便于该行省修建了埃格纳提亚大道从弗拉维王朝时期开始,罗马东部疆界的军用道路系统不断完善。从小亚细亚西部的皮西迪亚、南部的利考尼亚均有通往黑海的军用大道。由帝国境内通往幼发拉底河,以及沿幼发拉底河的边境道路也得到修建。

新图拉真大道(via NowTraiana)是阿拉伯边界的骨干,是边疆防御体系的支柱。这条大道在行省组建后不久即开始动工修建,并于公元11年至114年陆续竣工。一位军团士兵优利乌斯·阿波利 纳里斯(JuliusApollinaris)在写给他父亲的书信中,记载了阿拉伯在被吞并后的第二年所兴起的建筑工 程,在写信之时,士兵们正在切割用于修建这条新路的建筑石料。这条大道从叙利亚边界延伸至红 海,将博斯特拉、佩特拉以及艾拉城等重要城市连接起来,沿途还修建了哨所和商队旅馆等设施。不过,阿拉伯边界并非一条单一、封闭的线性边界。在这条主干道的东侧,还有若干辅路用于交通和防守。同总之,从优利亚-克劳狄王朝至安东尼王朝,罗马疆域不断扩展,东部边界线随之不断延长,边疆防御体系被陆续构筑起来,且防御力量不断加强。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罗马帝国东部边疆防御体系的构筑及其战略意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