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30多年出口导向型政策终结

经济 rock 1705℃ 0评论

20141121_203229_600

中国经济面临关键转型节点

日前,中国政府网正式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进口的若干意见》。《意见》明确提出了“进口促进战略”,这表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的出口导向型的宏观政策,正在被“有进有出”的平衡贸易政策所取代。

亚太地区许多经济体发展的经验,都和贸易有关系。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的崛起,关键就是靠出口。它们从境外进口原料,然后加工出口,赚取加工费。政策基调是明显的出口导向。中国大陆的开放,同样经历了这个过程。

国务院明确提出“进口促进战略”,标志着中国已经在进出口政策问题上战略转向。《意见》开篇就提及,实施“进口促进战略”,有利于用好外汇储备,促进国际收支平衡,提升开放合作水平。这点明了高层实施这一战略的两大目的,第一是促进国际收支平衡,第二是强化中国在全球的经济布局。前者是技术层面上的,后者则是战略层面上的。

目标:资本输出,商品平衡

世界上的经济体之间,无外乎进行资本和货物两种贸易。在次贷危机之后,就有人提出了“Chimerica”(中美国)概念,来阐释中美两国之间的相互依存状态。中国在当时是典型的“资本输入,商品输出”的国家,美国则是典型的“资本输出,商品输入”的国家。

中国提出“进口促进战略”,实际上是改变传统的“资本输入,商品输出”的单向状态。中国理想的对外经济目标是“资本输出,商品平衡”。

长期以来的贸易顺差,给中国带来了不少困扰。最典型的是外汇占款问题,因为大量输入外汇,中国又要将这些外汇结转,所以必须发行大量的人民币,导致了严重的通胀压力。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对中国的高贸易顺差也并不乐见,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贸易摩擦有增无减。

与此同时,中国有实现“商品平衡”的市场空间。与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不同,中国有广阔的国内市场,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消费升级可以大量消化国内的轻工业产能。中国可以不像其他东亚经济体一样,急于为一般商品寻找销售目的地。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转向“资本输出,商品平衡”,不仅是一种国内经济政策,也体现了中国政府的国际战略。“平衡贸易”不仅可以减少一些技术性的麻烦,还可以提升中国政府的经济行动力。当许多国家都把中国作为最重要的出口市场的时候,这些国家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就会提高。

《意见》要求,要鼓励企业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并扩大加工产品进口。这意味着,首先是资本输出到相关国家为当地提供工作机会,然后是将这些加工产品进口到国内,一条龙地解决这些厂商生产产品的销售问题。这表明“进口促进战略”已经和中国政府鼓励资本输出的战略形成了一条完整闭环。

事实上,这种模式就是美国典型的制造业运行模式,苹果在中国投资设厂最终产品大量出口到中国以外,就是这个思路。

三大重点领域

《意见》提出,要鼓励先进技术设备、关键零部件的进口,稳定资源性产品进口,合理增加一般消费品进口。

这是三个重点鼓励进口的领域,分别代表了这一战略的三方面意图。

第一,鼓励先进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部件进口,表明战略服务于制造业升级。中国政府正在推动的经济转型,核心是制造业的转型,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要“减肥瘦身”,“减掉赘肉”,“练出肌肉”,把过剩产能和低端产业淘汰掉。从鼓励“出口创汇”,到理性看待进出口,表明了中国政府要借调整进出口政策来刺激经济“提质增效”,而不再只是为了数字指标。

第二,稳定资源性产品进口,这是具有战略性的举措。目前,国际大宗商品处在价格下行的区间,在此时提出要“完善国家储备体系”,支持和鼓励企业建立商业储备,适逢其时。加大战略储备,增强中国经济的抗风险能力。

第三,合理增加一般消费品进口,这不仅是为了保持贸易平衡的举措,还有外交意味。《意见》指出,要加快和相关国家就水产品、水果、牛羊肉等产品签订检验检疫协议,表明农产品是一个重要领域。目前中国的很多贸易伙伴发展水平不如中国,进口中国工业制成品较多,导致了比较大的对华贸易逆差。政府鼓励中国加大农产品进口,可以相对促进中国和这类国家的贸易平衡,从而使双边经贸关系更加稳定融洽。

“进口促进战略”和基础设施输出成为一体两翼

在“加强进口”文件出台的同时,高层采取了一系列“基础设施”走出去的战略。中国宣布发起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习近平主持中央财经小组会议,提出推动“一带一路”建设,成立“丝路基金”,并充分发挥亚投行的作用。

有人将这些举动称之为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很明显,进口促进战略已经成为中国“走出去”战略的一个环节。

进口促进战略中关于能源资源进口的部分,与中国基础设施的输出直接紧密相联。“一带一路”中许多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本身就是为进口资源服务的。“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了所在国的投资环境和交通条件,为中国其他产业在该国投资提供了便利。如有“进口促进战略”来保驾护航,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不光面对海外市场,也同样可以针对国内市场。届时,中国就将成为像美国一样,完全在全球范围内自由地配置资源和资本,为自己所用的国家。

这种从“资本输入、商品输出”到“资本输出、商品贸易平衡”的历史性转变,将是中国和美国在全球经济战略地位上实现“平起平坐”而不再仰望后者的一个方面。

文/施济津 智谷趋势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30多年出口导向型政策终结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