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特朗普会摧毁跨大西洋联盟和欧盟吗?

文化 alvin 91℃ 0评论

导言:特朗普上台之后的各种行为在世界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对于欧洲和美国的联盟、或是对跨大西洋联盟而言。特朗普对于美国和欧洲之间事务的“不受控制”和“随心所欲”,对于跨大西洋联盟的稳固产生了恶劣影响,而这让欧洲和欧洲各国领导人非常不安。虽然特朗普能否连任前景还不明朗,欧洲人也倾向于“等待”而不是“改变”。但是在欧洲,也逐渐开始有更多人认为,欧洲应该不再依赖美国,而是单独行动,即实践“后大西洋世界”的概念。华盛顿邮报的专栏记者丹·巴尔兹(Dan Balz)和吉夫·威特(Giff Witte)于2019年2月4日在《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上发表了《欧洲人担心特朗普会对跨大西洋联盟和联盟的状态产生威胁》(Europeans fear Trump may threaten not just the transatlantic bond, but the state of their union)一文,对于欧洲和美国关系的现状以及欧洲已经采取和可能将会采取的对策进行了分析。

欧洲人担心特朗普会摧毁跨大西洋联盟和欧盟

作者:丹·巴尔兹(Dan Balz); 吉夫·威特(Giff Witte)

译者:池芷欣

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准备发表他的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讲,美国在欧洲最亲密的盟友——德国的领导人充满了焦虑。

他们并不确定在美国能和谁交谈。他们无法判断特朗普将他们视为朋友还是敌人。他们只能通过特朗普的推特(Twitter)来确认这位总统是打算毁灭欧盟和北约,还是仅仅只是想要对欧洲大陆的核心机构产生不良影响。

官员认为,无论特朗普有意还是无意,他都已经严重地削弱了历任美国总统花费了近七十年的时间培养起来的跨大西洋关系的基础。正如美国前外交部长西格玛•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所说的那样:“他已经造成了苏联人梦寐以求的破坏。”

欧洲领导人担心,在接下来的两年内,由于特朗普的胆大妄为,可能会有更多不稳定情况的发生。并且他们对特朗普可能连任充满恐惧。这种情况使得欧洲大陆面临了一个没有人能破解的战略悖论。

“我们不能和特朗普共存”,加布里尔说:“但是我们不能没有美国。”

在来自伦敦、巴黎和柏林——西方联盟核心的三个欧洲首都——的二十多次的采访中,政府官员、前政府官员和独立分析家都认为,欧洲和美国的伙伴关系虽然在某些层面上仍然在平稳地运行,但是在其他方面已经变得非常不正常。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经尝试了不同的策略,努力和特朗普发展一致可靠的关系。由于没有更好的选择,欧洲的主导策略是等待特朗普下台,并尽量保证损失不要扩大。

在这三个首都中,都有人认为,如果有必要的话,欧洲应该在某种程度上尝试单独行动,规划欧洲未来的路线。在慕尼黑一个啤酒馆中,默克尔直言不讳地表达了欧洲必须“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观点。

从两年前的这个春天开始,欧洲就在这个方向上采取了谨慎的策略,关于建立一个欧洲军队的提案就是例子。尽管整个欧洲的国防开支略有增加,但是美国在北约成员国的军费开支仍然占三分之二以上。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欧洲很难维持着大规模的多边倡议。

虽然存在恐惧和挫折,但是欧洲官员仍然在尽力维持和美国总统以及美国政府之间的关系。

“我们能应付。”一位资深的欧洲政治家说,他和政府中其他人一样要求匿名,以便自由地讨论现在敏感的关系,“通过推特进行统治和通过外交接触进行统治不同。这是不同的过程。但这是我们在接受和适应的东西。我不认为我们每天受到的惊吓会比他自己政府受到的惊吓更大。”

其他人,通常是那些不再担任政府职务的人,表达了一种不太乐观的看法。他们看到一位总统在履行他的竞选承诺,并且不安地注意到欧洲在很多事情上都站在了错误一边。

“在一开始,我们认为‘他在参与竞选,这个职位会改变他。’但反而是他改变了总统这个职位。”加布里尔说,“我感到震惊的是,在如此短的时候时间内,他已经成功地破坏了花了几十年时间才建立的关系。”

正如欧洲人看到的那样,在残骸中散落的包括:几乎已经破产的伊朗核协议、针锋相对的关税措施、一项没有世界最大经济体参与的全球气候协议、因为关键性核条约的作废而可能引发的军备竞赛,以及美国甚至没有礼貌性地告知战友情况下就单方面地从叙利亚撤军。

但是,比任何问题都重要的是,特朗普和欧洲从根本上存在分歧。

“他开启了回归民族主义、主权主义本能的大门。但至少在欧洲大陆,特别是欧盟,这两类观点已经和主流观点背道而驰。” 伦敦智库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主任罗宾•尼布莱特(Robin Niblett)表示,“欧盟站在特朗普主义的(Trumpist)世界观的对立面.”

连特朗普本人也强调了这种差异。当特朗普在七月的采访中被问到了美国目前最大的敌人的名字的时候,他将欧洲集团列在俄罗斯和中国之前。而他这么认为的理由是他认为欧洲在防务和不公平贸易中搭便车的行为。

“他不明白什么是联盟。”巴黎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弗朗索瓦·海斯堡(François Heisbourg)指出,“联盟是一个永恒的宽广范围。特朗普对世界的理解中不存在无条件的联盟这样的概念。”

官员们说,在幕后,两国关系往往并不比公众言论暗示的要好多少。“在一些问题上,我们试图说服他相信欧洲是美国的重要伙伴。”一位法国的高级官员说,“但他会说,‘我不需要你们’,以及‘欧洲比中国更糟’。”

跨大西洋关系的恶化之际,欧洲正面临一连串其他挑战。英国、法国和德国的领导人都被国内的骚乱所影响。欧洲核心的外部——尤其是欧洲的东部边缘——自由民主面临的挑战非常普遍,特朗普式的民族主义也是如此。而英国则陷于留在欧盟还是脱离欧盟的辩论中。

由于这么多问题的影响,欧洲和美国的关系一直不是讨论的前沿和核心。但是一旦问题出现,往往呈现出根本性分歧,最终让欧洲回想起自身的弱点。

“几十年来,你们美国就是解决方案,” 巴黎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的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Dominique Moïsi)告诉两位来访的美国人,“而现在,美国成了另一个问题。但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对抗你们。”

在欧洲人看来,和以往冲突的很大区别在于,特朗普对欧洲大陆的联合充满敌意,并且他表现出这种敌意的方式很像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俄罗斯或者其他西方的对手。特朗普为英国退出欧盟感到高兴,并且质问马克龙为何法国不也离开欧盟。

“我们不习惯看到美国对欧洲项目的威胁。”德国外交部副部长尼尔斯·安纳(Niels Annen)说。

如果特朗普在未来两年内或者未来六年内加大攻击力度,欧洲可能会脆弱到足以崩溃。这个塑造了欧洲统一以及有史以来这片大陆最长和平记录的国家,可能成为它的毁灭者。

“在美国人试图分裂欧洲的那一刻,它就要分裂了。”柏林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主任托马斯·克莱恩-布罗克霍夫(Thomas Kleine-Brockhoff)说,“这是一个建立在美国保证基础上的脆弱结构。”

特朗普在2017年布鲁塞尔北约峰会期间与马克龙握手

特朗普在2017年布鲁塞尔北约峰会期间与马克龙握手。 (Jasper Juinen /彭博新闻)图片来源为网站文章截图。

有关特朗普的反对意见

虽然所有人都对特朗普已经并且可能继续会对跨大西洋关系造成的损害感到震惊和绝望,但是也有人承认,特朗普有时候会提出合理问题,并且引发必要的讨论。

“他拿起了一包卡片,然后把它们全部丢到了桌上,桌面上一片混乱。然后他说,让我们重新开始吧。”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的尼布利特(Niblett)说,“然后我们在努力地说服他说,不,不,等等,规则就是这样,你不能打乱桌上的牌。但是他没有离开,起码我们还没有看到他这么做。我们看到的是,他创造了一种环境,在这个环境中,他通过令人难以想象的威胁方式来制造优势。”

通过扩大美国和欧洲的动荡,特凯普正在迫使人们就全球化、移民和经济不平等问题的影响这些方面进行更广泛的讨论。统治阶级和那些喋喋不休的人承认特朗普已经引发了一场重要的辩论——尽管他们认为特朗普没有建设性的办法来解决他所发现的问题。

欧洲领导人还将2016年特朗普出人意料的胜利视为一种提醒,即他们也在管理不稳定的选民,帮助特朗普的力量和情况也在扰乱他们的国家。

美国长期以来要求要求其他北约伙伴增加国防预算,特朗普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担任总统的期间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收效更为有限。尽管如此,欧洲国家仍然没有达到特朗普的要求。

一位政策分析家表示,那些强烈反对特朗普的风格和方法的人“有一点尴尬”。因为这位总统提出的一些令人不安的问题是正确的。其他人则表示,特朗普对欧洲的警醒,实际上有利于迫使领导人在美国已经开始逐步退出的世界中更多地考虑自身安全和利益。

虽然特朗普发出威胁,但是对于总统是否真的会采取让美国退出北约这样戏剧化的措施,还存在激烈的争论。有人认为这是不可思议的,在他们看来,如果特朗普这么做,会受到国会和公众舆论的阻挠。但是有些人担心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不是一时冲动。”一位英国政府高级官员说。

欧洲人说,北约是建立在硬件和软件结合的基础上的。硬件是这个联盟的军事实力。有关官员说,在美国全面合作的情况下,北约军事力量仍然保持良好状态。软件则是信任和自信。“特朗普关于美国退出北约的推文比美国在东翼数十亿美元的投资还要严重。” 柏林的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席主席约瑟夫·詹宁(Josef Janning)说。

欧洲官员还认为,特朗普在贸易和其他问题上早就应该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尽管他们希望特朗普能够在这种对峙中视欧洲为盟友。

“世界的演变和美国的演变之间存在着重大的分歧。”法国的政策分析家莫伊西(Moïsi)说,“这是完全矛盾的。”

尽管存在普遍担忧,但是一些直接和美国政府打交道的官员说,欧洲领导人试图把特朗普诋毁为某种卡通人物的行为犯了一个错误。“夸张的描述总统是欧洲的一个非常容易并且懒惰的比喻。”这位英国的高级官员表示,“这低估了这个人的严肃性,低估了他和他的团队对问题的分析,并且也低估了特朗普本人。”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特朗普会摧毁跨大西洋联盟和欧盟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