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传统基金会发布《2019年度美国军力指数》:无法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军事 rock 740℃ 0评论

M1

10月4日,美国传统基金会发布《2019年度美国军力指数》报告。报告的整体判断与《2018年度美国军力指数》报告相同:美国军力仅能最低限度地满足捍卫国家重大利益的要求,没有能力应对两场几乎同时发生的重大战争。2015年以来,传统基金会每年都发布一份《美国军力指数》报告,评估美军在当今世界履行使命的能力,本次是其发布的第5份该主题报告。

一、评估标准及内容

为了保卫国土、打赢破坏美国利益攸关地区稳定的重大战争、保护全球公域行动自由,美国需要维持一支规模足够大的军事力量。由于所涉因素繁多,长久以来,各方围绕这支军事力量的规模究竟应该多大意见不一,但美国会、历届政府及国防部已就一个基本问题达成一致,即,美军应具备同时应对两场重大战争或重大地区紧急事态的能力。本报告支持这一观点。报告对美军军力的评估也是基于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标准而做出。报告认为,若要满足这一能力需求,联合部队陆军需包含50个旅战斗队;海军需装备400艘战舰和624架打击飞机;空军需装备1200架战斗机/攻击机;海军陆战队需包含36个营。

报告根据地区政治稳定性、美国现有联盟、军事存在、关键基础设施状况,评估美军在关键地区开展行动的难易程度;根据挑战美国重要国家利益的行为体的行为和有形能力,评估威胁;根据军队的能力或现代性、作战规模、战备性,评估美国的军力。

二、全球作战环境

美军在全球各地面临的作战环境并不相同,报告根据作战环境是否对美军未来行动有利将其划分为5个级别:“极差”、“不利”、“中等”、“有利”、“极好”。总体而言,2018年,全球作战环境当前可评定为“有利”,意味着美国应能在必要时向世界任何地区投送兵力防卫自身利益,而不会面临重大反抗或高水平风险。

欧洲

欧洲地区整体上仍是一个稳定、成熟、友好的作战环境。俄罗斯依然是该地区最突出的威胁,移民危机的影响,加之持续的经济萧条、恐怖主义威胁及政治分裂,增加了俄内部不稳定的可能性。美国与欧洲盟国素有军事协作的历史,并且可以使用有关关键的基础设施,这让该地区比其他地区更有利于美国的军事行动。过去一年,美国继续在军事和政治上与欧洲盟国合作,同时这些盟国的国防预算和能力投资都略有增加。北约重新重视集体防御导致军事后勤受到关注、反映地缘政治现实变化的新司令部成立、一系列军事演习举行。北约面临的最大挑战包括:成员国国防投资持续不足、局势风云突变的土耳其、美国盟友的威胁观念各不相同等。总之,欧洲各方面均未发生实质性变化,作战环境仍然对美国的军事行动“有利”。

中东

在可预见的未来,中东地区仍将是美军规划人员的关注重点。该地区如今高度不稳定,是滋生恐怖主义的温床。整体而言,中东安全形势近年来恶化。尽管“伊斯兰国”已被严重削弱,但其后继者尚不确定。伊拉克虽然恢复了领土完整,但随着(反美斗士)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的政治党派成为伊拉克国民议会选举赢家,美伊关系仍不明朗。与卡塔尔的地区争端导致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关系更加难于管理。俄罗斯、伊朗及土耳其的插手使得叙利亚境内的冲突更错综复杂。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也门等国还面临具有较大影响力的非国家行为体的挑战。持续数十年的军事行动使得美国在中东地区形成了广泛的基地网络,并拥有应对地区威胁的丰富作战经验,然而,美国很多伙伴国深受政治不稳定、经济问题、内部安全威胁及日益严重的跨国威胁困扰而陷入困境。尽管中东地区的政治稳定性略微有所改善,但该地区仍然高度动荡,美国在这里面临的是一个“中等”水平的作战环境。

亚洲

亚洲幅员辽阔,地区国家能力各异,相互之间维持着各种各样的政治关系。这一地区既有美国可追溯至冷战初期的长期盟友,也有新成立的国家,还有美国的长期对手如朝鲜等。在该地区调动部队需要时间,也需要大量的战略运输资产和足够的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亚洲地区复杂的内部关系,尤其是未解决的历史和领土问题,意味着美国不能像在欧洲一样,指望地区盟友能对一切突发事件做出响应。不过,亚洲对于美国而言,仍然是一个“有利”的作战环境。

作战环境

三、美国利益面临的威胁

报告将美国利益所面临威胁的挑衅水平(威胁行为)由低到高分为温和、坚决、考验、挑衅、敌意5个级别;将威胁行为体的能力由低到高分为最低限度的威胁、有愿望但无实际效果的威胁、有能力的威胁、力量不断壮大的威胁、可怕的威胁5个级别;将美国利益所面临威胁的严重水平由低到高分为低级、警戒级、较高级、高级、严重级5个级别。总体而言,2018年,美国重大国家利益面临的全球威胁可评定为“高级”。

报告重点对俄罗斯、中国、伊朗、朝鲜、中东恐怖主义组织、阿富汗恐怖主义组织6个有能力威胁美国重大利益并表现出挑衅行为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进行了评估。过去一年,这6个行为体仍然是美国利益所面临的实际或潜在威胁。它们均致力于扩大能力以追求各自的利益,直接挑战美国的利益。

俄罗斯和中国依然是最令美国担忧的威胁,因为两国仍在继续现代化和扩大进攻性军事能力,并且两国在各自所在地区拥有持久影响力。俄罗斯继续积极插手乌克兰冲突,在波罗的海地区态度更加强势,减少了在叙利亚的存在——原因是其已成功挽救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中国继续军事化其在南中国海争议水域填造的岛屿,继续利用挑衅性战术恫吓日本、菲律宾等邻国,并继续威吓试图在该地区国际水域行使权利的其他国家。

朝鲜继续维持着其核武器,朝鲜的核试验表明,其导弹可能已经具备打击美国境内目标的能力。虽然朝鲜在无核化方面几乎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但金正恩政权已经降低了导弹试验频率,并缓和了对西方国家的敌意言论,因为其似乎寻求加强与美国新政府的接触。

阿富汗恐怖主义组织继续破坏该国的稳定,并跨越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而保持能力和活跃,对巴基斯坦的稳定也构成了威胁。考虑到巴基斯坦有核国家的地位及其与有核邻国印度的持续摩擦,这一威胁更加令人关切。不过,2009年以来,巴基斯坦境内因恐怖袭击造成的死亡事故已稳步下降。

伊朗采购更多先进军事能力的努力因与俄罗斯的合作加强而得到支持。伊朗不断增加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并积极支持中东各种恐怖主义组织,持续破坏地区安全形势,因而对美国在该地区的利益构成威胁。

利益威胁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传统基金会发布《2019年度美国军力指数》:无法同时打赢两场战争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