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卡瓦诺的崛起预示着最高法院保守主义新时代的来临

文化 alvin 345℃ 0评论

卡瓦诺

10月6日,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0票赞成对48票反对,表决通过卡瓦诺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

本文译自彭博新闻(10月6日)

英文标题:Kavanaugh’s Rise Heralds New Conservative Era on Supreme Court

作者格雷格·斯托尔(Greg Stohr),本文由 陈新榜 译,万吉庆 校,译文约2000字

………………

经过艰难的“确认之战”,卡瓦诺荣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这很可能创造出自“新政”以来(最高法院)最强势的保守派多数。

参议院将于周六举行最终投票以确认卡瓦诺的提名,之后,他便能以大法官身份出席下周二的法庭辩论。卡瓦诺——克服了对他读书期间性侵和不端行为的指控——成为继戈萨奇之后特朗普总统任命的第二位大法官。

重组后的最高法院将压制堕胎保护、叫停平权运动、支持宗教权利并遏制联邦政府的监管权力。卡瓦诺在联邦上诉法院的工作表明,遇到意识形态分歧明显的案件,他会和四位共和党同侪通力合作。卡瓦诺将递补现已退休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的空缺,在近十年里,后者一直是最高法院的“摇摆票”。

“我们迎来的很可能不仅是一个保守派法院,而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保守派法院。该法院不仅会避免保护公民权利(译注:原文如此,似指平权运动以来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公民权利),而且很可能积极打压各州和联邦政府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法律、法规。”曾担任克林顿总统首席政府律师的沃尔特·德林杰(Walter Dellinger)如是说。

这场(司法)革命的启动可能尚需时日。最高法院10月和11月的议事日程充斥着技术性案件,这些案件尚不足以管窥卡瓦诺的潜在影响。下周二,大法官们听取的是一件有关《携带武器的职业犯罪法案》的低调案件。

穆勒调查

但几乎可以肯定,司法进程在明年会加快,届时,最高法院可能会重新审理政党不公正划分选区(partisan gerrymandering)问题——并决定禁止任何的法律挑战。

大法官们也将对上诉案件做出裁决:联邦法律是否应禁止基于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职业歧视。此外,围绕着特朗普撤销青年非法移民免于驱逐出境的努力,他们很快就会卷入斗争。

不久之后,最高法院可能面临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以及特朗普是否妨碍司法公正的调查。最高法院从未表过态,总统是否必须服从传票以便在刑事调查中作证。

本年度最富有政治色彩的案件,也可能影响到与特朗普有关人员的刑事调查。最高法院正在考虑推翻“独立主权”原则(separate sovereigns doctrine),该原则允许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可以独立地对同一行为进行起诉。推翻这一原则的裁决可能会放大(特朗普)赦免权的影响,并潜在地削弱各州对这些人(特朗普相关人员)的调查。

独立主权原则可以上溯到19世纪中叶,是“一事不再理”的宪法保护的例外情况。辩论尚未安排,但可能会定在12月。

变革的步伐

一段时间过后,卡瓦诺的到来可能会引发翻天覆地的变化,可能包括重新审查1973年里程碑意义的裁决罗伊诉韦德案(Roe v. Wade ruling),该裁决使堕胎在全国范围内合法化。

他可以通过严格审查联邦法规,把最高法院推向一个更加“亲商”的时代。过去的十几年,卡瓦诺在联邦上诉法院经手了一系列监管类案件,其中,他在气候变化、网络中立和金融监管问题上站在企业一边。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十有八九会决定变革的步伐。他是坚决的保守派,曾经投票反对同性恋权利、堕胎和平权行动。

不过,罗伯茨也保护了他所认为的法院作为超党派机构的制度地位。他曾经加入自由派法官的行列,维护前总统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并表示法官们“不能本着民主党或共和党的派性意识行事。”

“与肯尼迪大法官不同,罗伯茨并非‘摇摆派法官’”,乔治·W.布什总统首席政府律师保罗·克莱门特(Paul Clement)如是说。他还说,首席大法官更像是“一个他们应该走得多快的校准器。”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卡瓦诺是会步入罗伯茨的行列、不时成为调停者,抑或与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塞缪尔·阿利托和戈萨奇组成的不妥协三人组结盟?

对卡瓦诺而言,立场的转变会很突兀。毕竟,在八天之前,他愤怒地指责民主党人对他安排了一场“精心策划的政治打击。”

恶意满满的确认之战

卡瓦诺的到来对八位新同事而言,同样是一场调整,他们将不得不学着与这位经历了有史以来最恶毒的“确认战”之一的新任大法官共事。现任大法官——至少在公开场合——不会就他们对争议案件产生的观点发表看法。

在性侵指控出现之前,卡瓦诺在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向参议员们承诺,他将扮演“九人团队中一员”。

他的语气在回应性侵指控时发生了巨大变化,他指责这“明显是对特朗普和2016年大选所蓄积的愤怒”以及“替克林顿夫妇复仇”。这些言论提醒人们留意卡瓦诺的政治历史(虽然已经褪色),其中包括他在导致克林顿被弹劾的独立检察官调查中扮演的角色。

在《华尔街日报》周四的专栏文章上,卡瓦诺写道,“在作证时,他的情绪偶尔可能过火。”

他继续写道,“展望未来,我会一如既往,就像过去的28年那样,做一个勤奋的、公允的、不抱成见的、独立的、致力于宪法和公共利益的法官。这一点请你们放心。”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卡瓦诺的崛起预示着最高法院保守主义新时代的来临

喜欢 (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