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较劲的泰坦

经济 rock 5312℃ 0评论

7f9ae1fe9925bc31262cf8345cdf8db1ca13709c

BBC在报导APEC上习近平和奥巴马的会谈是,用的说法是the meeting of the two most powerful men on earth。以前好像还没有听到过这样的用法。在冷战时代,美苏首脑会谈应该也是用的这样的说法,但普京好像已经没有这个“待遇”了。BBC中国主编 Carrie Gracie的标题是US-China Great Game。Great Game一般特指英国和俄国在19世纪中亚到印度的争斗,现在的阿富汗、中亚五国、印度、巴基斯坦、克什米尔甚至新疆、西藏问题都在不同程度上是 Great Game的回声。如此说来,这次APEC真有点泰坦争斗的意思了。

奥巴马一到北京,就在美国大使馆召集TPP成员国首脑会议,试图在APEC之前最后推一把,把TPP弄成了,但功亏一篑。各国对于农产品和其他敏感领域依 然不肯让步,美国中期大选后,共和党主持的国会也明确扬言要否决TPP协议。两年后,民主党是否能保住总统,看来玄。一来美国似乎有8年换党的“传统”, 很少有例外;二来奥巴马这6年(加上没人看好的未来2年)实在是乏善可陈,弄得民主党中期大选时候选人都不敢把总统拉来助选。希拉里有意竞选,但这是一艘 沉船,她自己也是一身把柄等着被政治对手抓握,她当选总统的胜算不超过25%。但要等民主党这艘沉船8+2年后再浮起,她等不起了。共和党不是自贸主义 者,对TPP无爱。未来两年里共和党把持的国会要是阻挠,而下一届总统要是共和党的话,奥巴马的TPP看来要泡汤了。

TPP本来就不是真正的自由贸易区,而是打着自由贸易区旗号的政治经济联盟,目的只有一个:围堵中国。TPP包括了亚太国家和地区,中国和俄罗斯被排除在 外。不过同属共产党国家的越南在TPP之内,地缘政治意图显而易见。希拉里还在国务卿任上的时候,就明确说过,TPP是自由民主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盟,只有 价值认同相同的国家才能加入。不知道什么时候越南的价值观念和民主体制也与美国接轨了?奥巴马在北京信誓旦旦地说:美国无意围堵中国,但似乎相信的人不 多。不是美国无意,而是无力。要是把这话说明白了,相信的人就多了,就不会老是有人问同样的问题了。

中国推动东盟+3自贸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这次动作更大,推动FTAAP,要把整个亚太包括进来,首先就是APEC的21个成员国与地区。与美国相反, 中国倡导的FTAAP是纯经贸组织,与意识形态无关,谁都不排除,尤其不排除美国。这其实悄悄地揭示了中国外交和国际合作的基本原则:意识形态与国家关 系、经济合作脱钩。中国不是一直这样的。在60年代时,尽管中国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导国之一,中国也曾经积极的输出革命。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停止了输 出革命的做法,真正回到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实行相当彻底的意识形态与国家关系、经济合作脱钩的原则。在国内,中国也不谈姓无姓资,“发展是硬道理”,甚 至扭曲到GDP至上论。这也成为中国式世界秩序的特点:回到主权国家概念,和平共处和经济合作成为国家关系的主导,而不是“人权高于主权”,不谈普世价值 那一套。

主权概念是在欧洲30年战争后才形成的。罗马帝国崩溃后,欧洲进入黑暗的中世纪。君王林立,战争不断。大家都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想法,并没有主权 或者疆界的事情,要有的话,也是为了一时安宁的权宜而已。宗教改革后,新教和天主教成为敌人。30年战争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宗教内战。像所有内战一样, 打起来就特别狠,比外战还狠。北方的瑞典和其他新教力量长驱直入(没错,瑞典不是天然热爱和平的中立国家,是30年战争打残后缩回去,才永久中立的),一 直打到奥地利。今日巴伐利亚重镇大部分在30年战争中被捣毁,据说德国人口几乎减半。战争最后以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结束,确立了主权独立平等和民族国家的原 则。30年战争只是导致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直接原因,但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规定的国际关系概念是欧洲几百年血战教训的结晶。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至今规范着现代 国际关系,任何破坏的企图都遭到强烈反弹,不是来自外部,就是来自内部。没错,孤立主义的理论基础也是威斯特伐利亚体系。

但是,冷战结束后,美国冲昏了头脑,在克林顿时代推行“人权高于主权”,推行只有美国才有权诠释的普世价值。事实上,垄断神圣原则的解释权、以神圣原则为 名征伐别国,正是30年战争的起因,尽管世俗的实利其实才是战争的真正起因。到奥巴马时代,美国大力推行排除中国的TPP,实质上是“宁要资本主义草,不 要社会主义的苗”。这个说法其实也不对,中国现在已经没有多少社会主义因素了,或者应该说宁要美国的草,不要中国的苗。

问题是,美国可以这么想,但别的国家不一定这么想。他们未必喜欢中国,但肯定不拒绝共同发展。美国取得冷战的胜利,现在的流行说法是美国理念和价值观念取 得的胜利,实际上更重要的是经济现实的结果。在巨大的生活水平落差面前,什么主义的优越性都是苍白的。因此,TPP的成员国脚踏两头船,一面对美国虚与委 蛇,另一面与中国签订自贸协议,实际上使得TPP的设计落了空。

事实上,TPP不是美国发起的,而是文莱、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发起的。四国发起后,邀请美国和其他亚太国家加入,这是自然的。在TPP发起的2005 年,美国还是毫无疑问的一强独大。美国一加入,就改变了TPP的经济合作性质,而是要把TPP打造成经济北约,迫使TPP国家站队,从此TPP就踏上了歧 途,至今难产。美国倒不是绝对要把中国排斥在外。美国的打算是不让中国成为创始国,因为创始国有权参加TPP运作条款的制定。美国要把TPP打造成铜墙铁 壁,然后中国只有以不利的条件加入,要么“自绝于”TPP之外,不能享受自由贸易的好处,在经济上孤立中国,阻止中国的崛起。TPP将成为后冷战美国秩序 的试点,美国还试图在所有主要领域逼迫中国接受美国制定的规则,并接受美国对规则的解释和仲裁。但TPP成员国在“体制外”与中国签订双边和多边自贸协 议,使得TPP的意义落空。现在中国提出FTAAP,使得TPP更加前途未卜。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 经济体。排除中国的TPP不符合TPP成员国的利益,也使得继续排除中国的TPP成为事实上的荒唐。

习近平在APEC上提出,在未来10年里,中国进口总值可达10万亿美元,对外投资总值可达1.25万亿美元,将有5亿人出国旅游。另外,中国设立400 亿美元的丝绸之路基金,其中中亚将获益163亿,仅塔吉克斯坦就是60亿。应该指出的是,中国不是在花钱买面子、买关系,而是在花钱打造共同繁荣的基础和 通道。这不是西方资本的短期行为,而是扎实互利的。对于“利益大头都到了中国”,这种指责是彻底的荒唐。这不是经济援助,不是扶贫,是投资,那当然是要回 报的,至少是要收回投资的。中国在几乎所有主要经济方面,都在对美国主导的传统经济秩序提出挑战,FTAAP、亚投行就是近期的两大例子。所不同的是,除 了已有的世界银行、亚行、IMF,在TPP和亚太轴心、重回非洲等新东西上,美国玩概念多,而中国则是砸下真金实银的,效果和影响自然不一样。

其实美国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而是兜里没有这个钱投资,所以只能做搅屎棍。美国外交的意识形态化使美国的路越走越窄。现在还有话语权,可以敲打中国;到了 话语权也丢失的时候,再敲打就成了自娱了。会有话语权消失的那一天吗?会的。有人喜欢比较美国梦和中国梦。中国梦的确切含义到现在还不清楚,但美国梦里, 经济绝对是大头。美国是政治上受迫害的清教徒建立的,“五月花”号的故事人人知道。美国也接受过不少在自己的国家受到迫害的难民,但美国移民的主力绝对是 经济移民,远涉重洋到美国,就是为了谋一口好饭吃。今天说起来,倒好像自由民主人权才是美国梦的主要成分,这是不对的。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不管什么 梦,好日子才是好梦。衣食足方知荣辱。现在世界上,话语权在衣食足的西方,但梦在衣食不足的第三世界,中国道路的吸引力也在第三世界。

不过现在梦也在西方了。西方经济发展停滞,欧洲有重新滑入经济萧条的危险,澳大利亚经济则已经高度依赖中国。当前的世界性石油价格暴跌据说也有中国因素, 因为中国经济发展增速放慢了。在世界经济重心向中国转移、或者至少是中国成为世界经济中心之一时,中国的经济行为带动了整个世界。在APEC之前,习近平 和普京签订了第二笔天然气协议。这个协议略小于上一个4000亿美元的协议,前者重点在东西伯利亚天然气(380亿立方米/年,2018年开始供气),后 者重点在西西伯利亚天然气(300亿立方米/年,30年),两者加起来到2020年就可以提供中国天然气消耗量的17% 。这对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等正在建设液化天然气设施的国家是很大的压力,他们本来指望打开中国的液化气市场,指望中国为了自己的需求而前来投资。中国 可能还是会有所投资,但投资条件、力度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手里筹码多了,为什么不用呢?

到东西西伯利亚的天然气都开始向中国大量输送的时候,中国将超过德国,成为俄罗斯天然气的第一大输出对象国。这对改善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局势有巨大帮助,也 对俄罗斯的地缘政治取向有极大的影响。当然,中国不是在买影响,天然气确实是中国需要的清洁能源。中国能源结构中,天然气现在占6%,其中可能还有不小部 分为来自海湾的液化气,到2020年可占10%,液化气的比重可能减小。

中国也不仅是能源消耗大国和世界工厂,中国经济正在迅速转向消费型经济。Morgan Stanley的计算表明,中国经济中消费占比重已经从2008年的43%增加到2013年的47%。看今年光棍节网购的疯狂,中国经济结构的消费化还在 加速。也就是说,对基建投资和外贸的依赖继续降低,经济可持续发展程度提高,受外界影响降低。另一方面,沪港通现在只容许每天130亿人民币(约和21亿 美元)的交易量,但第一天交易,结算行中行就宣告涨停。这几天真正代表美国经济界声音的彭博社充满各大基金疯狂申请交易许可的消息,很多闻所未闻但拥金动 辄几十、几百亿的大基金纷纷出动。这些才是世界经济的真正黑手。中国对于全面开放资本市场还有顾虑,一怕受到世界金融大鳄的冲击,二怕经验不足吃亏。但中 国正在逐步开放,沪港通只是第一步。但这对未来的影响巨大。

首先,沪港通是利用香港对西方金融规则熟悉,用香港作为防火墙。在短期内,这对香港金融的好处不言而喻,但问题是同样的:只惠及少数人,大多数人并不受 惠,对香港的长期发展无助。在长期内,一旦大陆金融市场羽翼丰满,运作娴熟,很可能会甩掉这道防火墙,那是香港的经济地位就非常尴尬了。中介被买卖双方甩 脱,中介干什么好呢?大陆学得会金融运作吗?嘿嘿,大陆有学不会的吗?

更远地看,中国开放资本市场,加上中国的强劲增长(没错,中国经济增速放慢,但7%的增速依然几倍于美欧日主要经济体,这还是在走出萧条之后),中国会成 为吸收世界投资的大市场。中国现在也是吸收世界投资的大市场,但这是外国直接投资FDI,主要是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具体投资。资本市场一打开,就开放了间 接投资和杠杆投资,这量就大了。有意思的是,中国这一来,会成为现在世界上最大的投资市场美国的强劲对手。资本是没有国界的,资本也是没有觉悟的。没错, 资本家有国界,资本家有觉悟,但资本家要是按照意识形态而罔顾经济规律来投资,那就不是资本家了,这样的资本家是做不长久的。但中国把世界上游资吸收掉一 大块后,不仅便利中国融资,也使得美国吸引资本的成本提高,这对美国高度不利,将极大改变世界经济生态。

回到TPP vs FTAAP的话题,美国的国际经济合作已经走进意识形态挂帅的思路,而中国的国际经济合作则彻底去意识形态化,哪一个更加符合经济规律不言而喻,哪一个更 有生命力也不言而喻。难怪尽管TPP所有国家都在APEC里,APEC首脑还是批准了可以看作与TPP打擂台的FTAAP的研究计划和路线图,预计两年后 进入实质性的架构。西方把这看作中国和美国争夺世界经济领导权的斗争,也对也不对。经过冷战经历和中国改革开放的经历,中国对于这样一个事实很清楚了:领 导权不是争夺来的,这是“天降大任于斯人”。换句话说,只有符合天道,才谈得上领导权。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天道就是发展。意识形态领先的路子共产党搞 革命输出的时候就试过,走不通。美国现在也在走这条路,同样走不通。话语权最终到人民福祉的代表权,福祉在哪里,这个问题认识清楚了,话语权问题就清楚 了。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福祉就是温饱。当然,温饱问题解决后,就要思淫欲了,思想就复杂起来,福祉就不仅仅是发展能解决的了,还要解决社会公平、个人发 展等等。但在没有起码的温饱之前,胡子眉毛一把抓,只可能是一事无成。就这么简单。

文/晨枫 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较劲的泰坦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