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牧野之战:激烈程度还不如清代广东械斗

军事 rock 3366℃ 0评论

640 (2)

虽然牧野距离朝歌近在咫尺,但从周的盟军没有立即攻打朝歌而是陈兵牧野来看,却是反客为主、以逸待劳。在这里占据有利地形,等待商纣军队的到来,这可能也是姜子牙用兵的精妙之处。

文王功业

古公亶父对孙子姬昌寄予极高的期望:“我世当有兴者,其在昌乎?”(《史记·周本纪》)意思是周族该当兴旺,而兴旺该由姬昌创造! 但这个使命却给姬昌带来了厄运。

如同当年商的壮大引起夏的警惕一样,周的壮大,也引起了商的警惕。此时殷商国王,名叫辛,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商纣王。商纣王是个极其了得的人物,聪明过人、勇武过人,文献是这样记载他的:“资辨捷疾,闻见甚敏,材力过人,手格猛兽。”甚至说他:“倒曳九牛,抚(托)梁易柱。”后来那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楚霸王项羽,比起商纣王,恐怕也颇有不如。

但是,国君本领大固然是好事,但本领太大了也有问题。特别在没有制度控制的情况下,问题就更大了。因为他“知足以拒谏,言足以饰非”,你提意见,他便问:“你了解多少情况?”你提一条意见,他早有10条理由为自己辩解。

因为聪明过人、勇武过人,所以视天下为无物,以为天下人都不如己。以后我们要说到的隋炀帝,那本领也是大得不得了,他自认为,就是和天下人比写文章,他的文采也是最好的,因此这个皇帝也该自己来当。你们看看,如果国君有这么大的本领,而除了上天惩罚之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制止他们干坏事了。

所以,商纣王所干的那些坏事,也是前所未闻。比如造酒池肉林,作彻夜欢;制炮烙之刑,待忠节之士,等等。这样,不仅殷商内部离心离德,各个部族、各个方国也离心离德。当然这里不能没有女人的故事,因为在中国古代的故事中,所有的坏男人身边一定有坏女人,江山出了问题,一定有红颜祸水。这其实是中国男人不负责任的表现,你把事情弄坏了,怎么能把账都算在女人身上?但男人们写历史就是这样的。当年夏桀身边的坏女人名叫妹喜,现在商纣身边的坏女人,名叫妲己。商纣王喜欢的这个妲己,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坏心眼特别多。“妲己”遂成为中国坏女人的代名词。直到20世纪,邻里之间如果有哪个姑娘长得比较漂亮、性格比较活泼,因此讨男人喜欢,也会被嫉妒她的女人们称为“妲己”。当然,坏男人和坏女人一起干坏事是有可能的,如商纣和妲己。凡有不听使唤的、发展比较好的,或者被小人打了报告的臣民,商纣王和妲己都商议着打击他们。在渭水流域蒸蒸日上的周族,也成了被打击的对象。

于是又发生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故事,说商纣王把姬昌召到商都,囚禁在监狱里。当年夏桀囚禁商汤,监狱名叫夏台。商纣囚禁姬昌,监狱名叫羑里。伟大人物就是伟大人物,姬昌被囚禁羑里之后,并没有气馁,他钻研易经,夜观天象,把伏羲发明的八卦,演绎为八八六十四卦,从而知道了商朝的气数已尽,并在狱中开始筹划兴周灭商的计划和方略。

姬昌的儿子和助手各方面的努力(当然,这些努力无非是送宝物、送美女),姬昌自己也做了诚恳的检讨,于是,商纣王也把姬昌放了。事实证明,这又是一次放虎归山。

姬昌回到周原之后,把祖先的基业发展至兴旺发达,并加快了取代殷商的步伐。姬昌主要在四个方面做出了努力:

第一,关心民生。任何一个时代,民生都是第一位的。姬昌继承了先人的做法,带领民众开垦土地,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和畜牧业,贫者济之,灾者赈之,生者养之,死者葬之。有这样一个故事,说姬昌外出视察,见有枯骨,命随从立即埋葬。随从说:荒郊野外,这样无主枯骨很多,大王不必理睬。姬昌教训道:有天下者为天下之主,有国家者为一国之主,我就是他们的主人,怎能说是无主呢?你看看,多大的胸怀。事情传出,天下人感叹:姬昌爱民,爱及枯骨,何况人乎!

第二,全民教化。发展生产固然重要,但对民众的教化同样是一个国家安定的重要保证。但教化必须以关心民生为前提,你不关心民生,说一套做一套,人民怎么可能听你的?姬昌在关心民生的基础上,身体力行,敬老爱幼,礼贤下士。关于这一点也有一个故事,说有两个小国的国君,整天争地盘,双方相持不下,于是来到周,想请姬昌裁决。但一入周境,他们惊讶了。农夫相互让田界,行人相互让道路,年轻人让老年人,男人让女人,朝中官员也彬彬有礼。这两位国君十分感慨:我们真是小人啊,怎么有脸去见君子,赶紧回去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回国之后,两位国君不再争地盘了。事情传出,天下归心,有40多个小国主动并入了周。

第三,网罗贤能。姬昌即位之后,立即启动网罗人才的计划,不少在殷商,以及在其他方国供职的人们都来到周原,充实了周的实力。特别是,姬昌还寻找到了像当年辅佐商汤灭夏一般的贤能,这个人物名叫姜尚,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姜子牙。姬昌见姜子牙的过程富有传奇色彩。说姜子牙怀经天纬地之才,但英雄无用武之地,垂垂老矣。听说姬昌礼贤下士,罗网天下英雄,姜子牙来到周原碰运气,但又放不架子毛遂自荐,于是在姬昌经常路过的渭水边垂钓,但不挂鱼食,所以民间传说:“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志不在钓鱼,而是要钓姬昌。那时的人们相信卜筮,殷墟的甲骨文多是卜辞 。姬昌出巡前也要占卜,这一天,卜文说:“所获非龙非彲,非虎非罴,所获霸王之辅。”(《史记·齐太公世家》)果然,姬昌在“渭水之阳”也就是渭水的北岸见到正在等他的姜子牙。后面的事情大家更耳熟能详,一番对话,如同《三国志》中诸葛亮与刘备的“隆中对”,姬昌大悦,叹道:我太公曾经说过有圣人助周,周因此而兴。我太公盼望您久矣。这里说的“太公”,就是姬昌的祖父古公亶父,姜子牙是太公所盼望的人,从此有了一个称号,叫“太公望”。

第四,军事扩张。民众拥护、国家富强又人才济济,姬昌开始带领周族向外扩张,而主要的军事策划人和指挥家就是姜子牙。也可以说,姬昌最急于寻找的人才,就是战略家、军事指挥家。在姜子牙的策划与指挥下,周先后兼并了渭水流域的各个方国,在兼并过程中,严格军纪,规定:“无杀人、无坏屋、无塞井、无伐木、无掠六畜,不如令者不赦。”同样是军队,有些是兵匪一家,欺压百姓;有些是前门拒狼,后门进虎。而有严明纪律的军队,才是真正的仁义之师。这样,各国民众迎接周军如同迎接解放的到来。姬昌把统治中心从渭水中游的周原,迁到了渭水下游丰水西岸的丰,也就是今陕西西安西南部,离商的活动中心更近了,有更多的国家在政治上叛商而拥周,“天下三分,其二归周”。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牧野之战:激烈程度还不如清代广东械斗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