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 are born ignorant, not stupid. They are made stupid by education.

杨其静:特朗普当选,中国面临巨大挑战

文化 alvin 4362℃ 2评论

trump

编者按:人大国发院研究员杨其静教授2016年11月25日撰写了《特朗普当选,中国面临巨大挑战》,分析和预测了特朗普的内政和外交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当时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刚刚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政治观察家和学者对这位商人出身的政治新手在执政能力方面持有怀疑甚至嘲讽的态度。两年过去了,这篇文章中的许多观点被一一印证。

特朗普当选,中国面临巨大挑战

美国时间2016年11月8日,政治素人、亿万富翁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出人意料”地击败被各种主流民调看好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虽然他的当选在美国国内引起前所未有的抗议浪潮和盟国的无比担心,但却被不少中国人视为中国崛起的一个战略机遇——商人特朗普可能会采取孤立主义政策并将主要精力集中在美国国内经济发展上,从而使中美之间可能通过商业性质的谈判来达到合作共赢的局面。然而,这很可能是一种过于乐观且非常危险的战略误判。事实上,正是在这种轻意识形态而聚焦经济竞争的执政思想指导下,作风彪悍的特朗普政府最有可能毫不掩饰地抛开各种面纱、大胆地集中火力,采取各种政治经济手段对中国经济,尤其是中国制造业力量实施精准打击。因此,特朗普的当选很可能对中国形成前所未有的挑战。

一.“使美国再次强大”与“美国优先”的真实含义

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使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MAGA)和“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无疑是特朗普最重要的两个竞选口号。毫不夸张地讲,正是这两个竞选口号才使得这个被奥巴马总统称为“最不够格”的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最终赢得了大选。因为他喊出了广大美国劳工阶层,尤其是白人劳工阶层的心声并使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团结在他周围,尽管几乎所有人都承认特朗普远非一个完美的候选人。由于这两个口号肯定会成为特朗普执政的核心指导思想,因此,我们有必要搞清楚包含在其中的真实含义。

(一)“使美国再次强大”——矛头直指中国!

尽管世人皆知美国仍然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具有超强的经济科技军事实力,但是为什么特朗普却大声疾呼“使美国再次强大”并成为其竞选活动中绝对第一重要的口号呢?答案就隐藏在下面的三个问题之中。

第一,什么让特朗普认为美国不再是最强大国家?

首先需指出的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更准确的含义应该是“Make America Greatest Again”,即“使美国再次最强大”,因为特朗普坚信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然而,令特朗普忧心忡忡的是美国正在失去昔日荣光——国内基础设施破败,制造业及其附属服务业工作机会大量流失,以至于“在过去7年,有超过1400万美国人离开劳动力市场,劳动参与度是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每5个家庭之中就有一个家庭没有一个家庭成员获得就业机会;小时工资和周薪甚至低于1973年”。总之,特朗普强烈地意识到美国正面临着失去世界最强国家地位的危险,因此呼吁“美国人民团结一致为一个目标奋斗就能够恢复这一地位而使美国继续作为自由、力量和繁荣的世界灯塔”。

第二,什么原因导致了美国不再强大呢?

在特朗普看来,美国之所以变得不再那么强大主要是源于克林顿总统以来历届政府的一系列错误政策,其中最重要的三个是:

(1)美国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中国参入WTO等国际贸易谈判中让步太多,未能充分保护本国制造业,以至于“自由贸易”导致美国制造业空心化;

(2)放任以墨西哥人为主的大量非法移民(估计实际数量在1800-2000万)进入美国,争夺了美国人的就业机会并拉低了美国人的工资水平;

(3)在世界,尤其是伊斯兰世界推广“民主”意识形态而错误地发动了多次消耗巨大的战争,并为盟国承担了太多国防支出(比如,北约23国仅5国国防开支达到约定的2%,而美国承担了北约组织70%以上的国防开支),从而导致国内基础设施和民生工程投资不足。

第三,到底是哪些国家导致了美国不再强大呢?

这个国家不是俄罗斯,因为俄罗斯无论是制造业还是高科技领域都没有能力争夺美国的就业机会,而且综合国力上根本不可能对美国构成威胁,尽管欧洲盟友对俄罗斯充满忧虑。

这个国家不是来自欧洲、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盟国,因为它们谁也没有实力和意愿挑战美国的地位,因此只需要通过重新谈判迫使盟友们承担更多国防费用。

这个国家也不是墨西哥。虽然墨西哥在在制造业和非法移民上对美国造成了很大伤害,但墨西哥毕竟国力有限,因此通过“修墙”、遣送非法移民和重新谈判北美贸易协定(NAFTA)就能够扭转不利局面。事实上,在特朗普当选之后不久,加拿大和墨西哥就立刻主动表态愿意对北美贸易协定展开重新谈判。

那么,这个导致美国经济最受伤而变得不那么强大的国家就是中国!

首先,正是中国吸走了美国的制造业资本而把美国从第一制造业大国的地位上挤了下去。更重要的是,中国体量巨大,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的发展势头很猛,最有可能在经济总量和综合国力上赶超美国而使美国变得不再是“最强大的国家”。这就意味着,以“使美国再次强大”为己任的特朗普上任之后必然将美国政府的任务聚焦于:如何使制造业资本流出中国并流向美国?如何抑制中国综合国力的快速增强?

(二)“美国优先”——特朗普执政的最基本哲学

在特朗普整个竞选活动中,“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是与“使美国再次强大”同等重要的。事实上,对于即将上任的特朗普政府来说,这一口号更加重要,因为这是其最基本的执政哲学。虽然这被美国精英阶层和国际盟友广泛诟病为美国“孤立主义”的回潮而引发巨大担忧,但却在美国普通选民中产生了强烈共鸣。因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可能更应该被解读为:美国首先应该以是否符合美国经济利益而不是意识形态理想作为判断敌友和指导政策制定的首要标准。这其实很类似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邓小平思想。

当然,“美国优先”并不是说作为特朗普不推崇美国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意识形态,而是在作为商人的他看来,经济利益才是美国人民最重要的东西,是美国强大的真正基础。换句话说,特朗普认为那些直接把维护和推广西方民主价值观作为美国国家战略的核心内容(之一)是愚蠢的,因为这使得美国在国际交往中经常迷失了方向而使美国经济利益受损。比如,为了在中东地区推广西方民主制度,美国错误地发动了耗资巨大的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为了维护共同的价值观而容忍盟国在国防开支上搭便车;更为严重的是,美国在各种国际贸易谈判中(比如,TPP)加入了太多意识形态因素而导致自己让步太多。这些都严重拖累了美国经济并侵蚀了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正是这个原因,特朗普反复抨击和嘲讽竞选对手希拉里虽然有几十年的治国理政经验但却都是一些“糟糕经验”

总之,尽管历任美国总统都以维护和增进美国经济利益为己任,但至少二战以来还没有哪位总统像特朗普这样旗帜鲜明地公开鼓吹以“美国优先”作为其基本的执政哲学。因此,我们不应怀疑特朗普政府将比之前任何一届政府都更明确、更坚定地调动各种政治、经济、军事资源来保护和增进美国经济利益,甚至将其作为第一目标。就美国而言,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可对于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却很可能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正如前面所言,“使美国再次强大”的潜台词是“中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发展才使得美国不再最强大”,因此明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执政之后,必然将比以往任何一届美国政府都更加专注于采取各种措施对中国经济,尤其是制造业实施打击。

二 . 特朗普:一个超级挑战者

国内很多著名学者非常乐观地认为,虽然特朗普上台之后一段时间内中美之间可能会面临一些波折,但最终会向中国妥协,因为这是自1981年里根总统以来的历史经验。然而,我们必须充分地认识到,至少与里根之后的历任美国总统相比,特朗普可能是最足智多谋、作风最彪悍且敢于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对于所有对手来说,特朗普都必将是一个超级挑战者。

第一,极具爱国主义情怀并敢于担当。特朗普这样描述自己的参选动机,即“特朗普先生之所以加入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活动,就是因为他对国家的发展方向深表犹豫”,因此感到自己不能再袖手旁观并大声疾呼“使美国再次强大”。我们知道,房地产大亨、亿万富翁特朗普在2015年6月16日宣布参选美国总统时已年满69岁,享受着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如果他不是拥有超级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和敢于担当,他就不可能自掏竞选经费,毅然决然地投入到这场异常漫长艰辛且注定要相互揭底抹黑的美国总统竞选活动之中。

第二,非凡的胆识和战略洞察力。这一点不仅体现在他的整个商业经历之中,更是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他的整个竞选过程中。作为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局外人,至始至终都遭到几乎所有的美国主流媒体、社会精英,甚至共和党内部大佬们的一致强力打压,但特朗普却过关斩将并最终赢得大选。这主要归功于特朗普洞察到了美国的政治经济已经走到了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广大劳工阶层的利益受损却被精英阶层忽视,同时外来移民的快速增加已威胁到了白人在美国的绝对主导地位。由此,他不顾一切地打破美国诸多的“政治正确”禁忌,通过大声疾呼“使美国再次强大”和“美国优先”而赢得了美国沉默的大多数选民的支持。更为重要的是,在整个竞选过程中特朗普就是他自己最大的军师——几乎所有重要时点上的所有重要决策都是他自己的主意!

第三,高超的战术技巧和运营能力。在整个竞选活动中,他经常打出一些非常规的,甚至令其竞选团队都感到震惊不已而坚决反对的牌,但事后证明大多数牌对于稳定和扩大自己的选民基础产生了积极作用。他巧妙地利用一些争议性话题而使自己成为媒体追逐的明星而扩大了自己在选民中的认知度。他还把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利用得淋漓尽致。在选举过程中,特朗普两次更换竞选经理,甚至有媒体惊呼“团队混乱罕见”。 但实际情况是作为商界大佬,他有一个精干而高效的竞选团队。结果就出现了这样惊人的一幕:希拉里的竞选团队800多人,特朗普仅130人;希拉里竞选广告支出2.114亿美元,特朗普仅0.74亿美元;希拉里赢得每张选票的成本是21.63美元,特朗普仅13.29美元。

第四,极富挑战精神且意志坚定。凡是观看过那场著名的特朗普与世界摔角娱乐(WWE)总裁文斯·马克马洪(Vince McMahon)的“输者被剃头”竞赛视频的人,都会对特朗普敢于挑战的精神和彪悍的战斗作风印象深刻。当然,在这次美国 总统大选中,特朗普的这一性格特征更是展现得淋漓尽致。他面对社会精英、主流媒体、竞争对手,甚至和共党内部建制派的一致打压,但他却越战越勇。即便在一些民调显示其落后希拉里10个百分点而被普遍认为即将惨败时,他也绝不言败,反而以更大的热情投入选战之中。这使得那些坚决抵制和反对他政治主张的人也不得不表示佩服。

第五,为达目的可不择手段。虽然商人喜欢与合作伙伴“讲交换,讲合作,讲平等,讲共赢”,但千万也不要忘了商场如战场。商人为了追求自身经济利益最大化而敢于不择手段地打击竞争对手,甚至不惜发动战争——如果被赋予了发动战争的权力和手段。事实上,特朗普很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为了自身利益而敢于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虽然在美国竞选活动中,对手之间相互抹黑在所难免,但人们还是不得不惊呼这场有特朗普参与的大选至少是二战以来美国最怪异、低俗的大选。特朗普攻击竞选对手的很多言语和策略被视为“无底线”而被批评为破坏了美国的民主政治形象。正因如此,很多共和党内的初选对手在败选之后始终不肯与他和解;在最后两场电视辩论中两个竞选对手竟然没有礼仪性地握手;奥巴马甚至在大选之后仍然坚持认为特朗普最不具备担任美国总统的品格。

总之,我们清醒地意识到,美国第45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具有非常卓越的战略眼光、战术技巧、极具挑战精神且战斗作风彪悍。在“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下,特朗普很可能会更有效地利用美国现有的超级大国地位,采取各种非常规手段改变各种游戏规则,促进资本,尤其是制造业资本回流美国,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并促进经济增长,从而重塑美国国内和国际的政治经济格局。因此,不能排除特朗普真的会成为美国人心目中又一个伟大总统的可能性。可是对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却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杨其静:特朗普当选,中国面临巨大挑战

喜欢 (5)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这是正经专家
    匿名2018-08-08 23:17 回复
  2. 回顾这两年的中美关系,每一步都被此文预测的非常准确。难得的深刻好文。
    匿名2019-05-31 23:4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