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2016年国外军事航天发展态势综述

军事 sean 8940℃ 0评论

空间在国家安全、经济社会发展、科技进步和政治影响力等方面均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是国家重大利益所在。在日益拥挤、对抗、竞争、多极化、全球化的空间态势下,主要航天国家发布了重要的航天战略和政策,布局航天未来发展;加快航天装备更新换代,提升航天系统军事应用能力;大力扶持商业航天发展,推动商业航天向军事应用领域拓展;激发空间技术创新活力,深刻影响未来空间发展态势。

积极布局航天未来发展

为了维护本国的空间利益和安全,占据空间领域优势地位,多个国家调整或发布了空间安全领域相关战略和政策,明确未来航天发展目标与发展任务。

美国立足复杂空间对抗环境,积极调整空间发展战略,强化保持空间技术优势。2016年1月,新美国安全中心发布《从保护区到战场:美国太空防御与威慑战略框架》报告,首次讨论了太空有限冲突问题,核心内容包括:制定能限制太空冲突升级的太空行为准则;依靠可信的拒止能力和报复能力,保证使对手遵从太空行为准则。《2017财年美国国防预算申请》中空间领域投资为71亿美元,与2016财年持平,将重点资助“渐进一次性运载火箭”(EELV)的采购、“下一代气象卫星”的研制、“先进极高频”(AEHF)和“天基红外系统”(SBIRS)的系统维护、以及“全球定位系统运行控制系统”(GPS OCX)的研制等。在2016年4月召开的第32届空间研讨会上,美国会众议院官员推出《美国空间复兴法案》,旨在整合商业和军事空间活动,以更好的应对空间新兴威胁,确保美国的空间领先地位。2016年5月,空军航天司令部发布新版《指挥官战略意图》文件。该文件强调空军航天司令部的三大优先工作,提出四项重要战略思想,内容涉及构建弹性体系、重视多域作战、发展敏捷信息优势、重视情报监视与侦察(ISR)和改变采办模式等,将影响美国未来军用卫星的采办、研制和应用。2016年7月,美空军航天司令部发布“空间任务部队”(SMF)架构白皮书,旨在提供太空兵力,以在对抗、降级和受限环境中执行作战任务,确保能应对空间系统面临的日益增长的威胁。

俄罗斯全方位布局空间能力发展,力求巩固航天领域领先地位。2015年7月,俄总统批准《俄罗斯航天国家公司联邦法》,通过组建政企一体的“俄罗斯航天国家公司”强化航天管理。此举颠覆了俄航天领域正在进行的政企分离改革措施,使航天管理变得强化集中。2015年8月,俄罗斯成立的空天军开始负担作战值班任务,负责集中指挥和统一管理作战执勤的空中、防空和反导力量。组建空天军统筹整合了多个领域的力量和资源,建成集航空航天、防空防天于一体的空天作战体系。2016年3月20日俄罗斯政府审议通过了《2016-2025年联邦航天规划》草案,根据规划,未来十年俄罗斯将为航天活动划拨14060亿卢布,并视经济情况,或与2022年后再补充1150亿卢布,意图发挥其在空间技术领域的传统优势,实现俄罗斯的再度崛起。

英国加快航天战略产业发展,提升竞争力。英国重视强化空间领域的战略优势,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快航天产业发展,谋求建设强大的航天工业和技术基础来确保空间优势,推进航天领域可持续发展。2015年7月和8月,英国航天局先后发布《载人航天国家战略》和《评估战略》,支持国家对航天领域进行持续投资,推进航天技术发展,提升国家空间能力,特别是强大的航天工业基础,抢占国际航天产业市场。2015年12月,英国发布首个《国家空间政策》,从政府层面阐释了更为广泛的空间探索方法。该政策强调英国政府将充分认识空间对于英国的战略重要性,致力于维护和促进太空环境的安全,保护太空不受任何干扰;通过卓越的学术研究培育强大、有竞争力的商业航天力量;通过国际合作建立负责任地利用太空的法律框架,使航天投资获得最大回报。

日本出台新政布局未来空间能力发展。日本政府公布新版《宇宙基本计划》,这是安倍内阁正式实施《宇宙基本计划》一年多后,重新调整未来10年(2015-2024年)航天发展政策、方向、措施的重大举措。新计划反映出日本的外层空间安全战略已由研究储备先进技术转变为重视发展空间军事应用,尤其注重发展空间力量运用、力量增强、空间支持和空间控制4大军事任务能力。

军事应用继续演进

近年来,空间军事化进程明显加快,引发世界各国对空间安全问题的普遍担忧。主要航天国家在军事航天领域开展了激烈的竞争: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可重复使用运载技术成为美俄等国提升进入空间能力的主要方向;多颗军用卫星的研制和部署取得了重要进展,利用空间更加从战略级向战术级加速渗透;控制空间装备与技术获得额外关注,空间武器化趋势愈加明显。

(一)大力发展新型运载火箭技术,确保安全、可靠、经济的进入空间能力

进入空间是开展空间行动的基础,已成为一项关键的国家能力。近年来,世界主要航天大国继续推进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研制,提升进入空间能力;持续探索可重复使用新型空间运载系统,研发和试验取得阶段性进展。

“火神”运载火箭

主要国家稳步推进新一代大型运载火箭研制。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启动研制新型“火神”运载火箭计划,该新型火箭为两级液体运载火箭,可捆绑4个或6个固体助推器,GTO运载能力超过8吨,计划于2019年首飞。轨道ATK公司也在研发一款新型火箭,上面级发动机将选用蓝源公司的BE-3发动机,可实现低成本发射,确保满足当前和未来军事卫星的发射需,火箭最早将于2019年首飞。欧洲航天局启动新一代“阿里安”-6运载火箭的研制,火箭设计为两级液体运载火箭,可捆绑2个或者4个固体助推器,火箭采用水平装配,计划与2020年首飞。日本宇宙航空研发开发机构(JAXA)提出的新一代H-3运载火箭仍为两级液体运载火箭,能够根据需要分别捆绑2个、4个和6个固体火箭助推器,太阳同步轨道运载能力超过4吨,GTO运载能力超过6.5吨(捆绑4个助推器),计划于2020年发射。

重复使用运载器研制再掀热潮。美国空军X-37B轨道试验飞行器顺利完成第4飞行试验。本次飞行试验重点是验证飞行器携带的有效载荷,表明美军已经基本完成了对X-37B的核心试验鉴定工作,转向作战及其他功能拓展。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发布了“试验性空天飞机”(XS-1)项目第二、三阶段招标通知。根据计划,XS-1项目第二阶段将完成可重复使用助推飞行器的设计、制造、总装及地面测试,第三阶段将完成对飞行器的飞行试验。俄罗斯启动水平返回式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验证机的研制工作,希望火箭第一级能够像飞机一样可靠地飞回发射场,并通过安全回收至少重复使用25次,以降低制造和发射成本。这种水平返回式火箭第一级称为“贝加尔”,将首先应用于俄罗斯主推的“安加拉”运载火箭上。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2016年国外军事航天发展态势综述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