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中国的新大东亚共荣圈

文化 alvin 459℃ 2评论

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证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生命力,为其他国家的道路选择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学者维克托·戴维斯·汉森(VICTOR DAVIS HANSON)在国家评论杂志(NATIONAL REVIEW)发表文章,把这句话转换成中国承诺为邻国提供保护,并认为这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再现,比较了两者的相似点之后,他含蓄地煽动西方世界及早行动、遏制中国。

几周前,在北京召开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中国发展的苏联式五年计划。他的讲话尽管提及了全球合作,但主题仍然是关于中国未来经济与军事优势的社会主义套话。

在长达205分钟的高谈阔论中,隐约出现了20世纪30年代的主题的回声:一个新的崛起的亚洲强国将保护这一地区,并取代式微的西方势力。

习近平主席承诺,中国的保护(patronage)给它的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邻国提供了全新的选择。

带路倡议

听上去有些熟悉?

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同样试图在引入西方科技的同时拒斥西方,一种化圆为方(square the same circle)不可能成功的行动。它强烈反对西方在亚洲的势力,同时宣称它在这一地区的势力是更为正当的(authentic)。

所谓的明治维新过后仅60年,日本一跃成为世界工业、军事强国之一,西方为之震惊。

在西方入侵者科技和财富的压制之下,19世纪末的日本加紧发奋,在一无所有之上建设起完整的新型工业——采矿、能源、钢铁。

它很快将成千上万的学生送往欧洲(以及相对较少的送往美国)的大学和军事院校。他们掌握了第一手的西方的军事组织。

日本的工科学生返回祖国,带回了世界级的航空学、航海建造、弹道学知识技能——以及对于他们导师假定的“衰微”(decadence)的轻蔑。

日本的模式,是首先检视并评估欧美军事科技:单翼战斗机、航空母舰、鱼雷、俯冲轰炸机和战舰。接着,他们模仿其中最优秀的设计,并利用日本标志性的工匠精神和政府支持,制造出甚至更大、有时更好、并常常更多的武器。

到1941年,日本的超级战舰、航母编队和战斗机看上去几乎和英国、美国的模型一模一样。性能也一样优秀,甚至更好。

日本同样感觉到它在宣传上有足够的说服力来争取它的亚洲附庸(clients)。它提醒它的太平洋邻国,日本的新工业甚至比应该更有经验的欧洲列强效率更高。而且东京给那些原意臣服于日本保护的亚洲附庸提供了更多的财富。

日本军阀声称,英国、法国等老旧的欧洲列强气数已尽(spent),它们绝对不会有道德功夫(no moral business)来主张对太平洋的主权。

在日本入侵了满洲里及中国大陆之后,东京似乎认定被征服的亚洲人民相较一般的帝国主义更憎恨西方的帝国主义。据此,亚洲邻国将把日本的剥削至少看作是在泛亚洲大家庭之内的。

傲慢、自满(有时还种族主义)的美国人和英国人起初对原本落后的日本能和他们平分秋色的想法嗤之以鼻。他们错误地将日本模仿西方一切东西的急迫心理与日本永远的劣等联系在一起。

大东亚共荣圈

1942年日本大东亚共荣圈鼎盛时期控制的区域

1940年6月,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正式诞生,掩饰着日本对满洲里和中国大陆的侵略、几个月后对法属印度支那(French Indochina)的占领、以及发动对英国和美国先发制人的战争谋划。

计划着控制荷属东印度群岛(现在的印度尼西亚)丰富的石油资源、马来西亚的橡胶,和中国、缅甸的矿产资源,日本试图用臣服的国家组成所谓的“日元区”(yen bloc),实现相对于西方世界的完全独立。

亚洲的卫星附庸国家必须无视日本恃强凌弱的帝国主义行径,以换取日本崛起的经济带来的涓滴财富(trickle-down wealth)优势,以及日本帝国海军和地面部队提供的家长式安全保护(paternalistic security)。

实际上,日本的亚洲目标憎恨东京的程度很快超过了对伦敦或华盛顿的。它们对日本的屈服仅仅是因为西方采取绥靖政策和孤立主义因而对日本的崛起没有进行积极的抵抗——至少是在珍珠港事件之前。

中国正在复制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初之间的日本模式。

这是所有的相同点:宣称西方衰微,诉诸泛亚洲团结,霸凌邻国,中国领导下的贸易和货币区域图景,中国新的西式武器,鼓吹北京结合了西方科技与优越的亚洲纪律(Asian discipline)的精华、并将成为未来的超级强国。

中国从自给自足的小农文化发生的奇迹般的转变甚至比日本更瞩目——鉴于2017年的中国是一个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国家,而日本战前的人口大约为7000万。

在我们傲慢和自满的心态之中,我们曾经对日本和他们关于第一代大东亚共荣圈的想法嗤之以鼻——并承受了随之而来的后果。

75年后,我们还在做同样的事情吗?

翻译/唐亦文

原文标题:Victor Davis Hanson,China’s New Greater East Asia Co-Prosperity Sphere,National Review,Nov.23,2017.

原文链接:http://www.nationalreview.com/article/454003/china-dominance-east-asia-echoes-japan-world-war-ii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的新大东亚共荣圈

喜欢 (5)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2)个小伙伴在吐槽
  1. 高级黑
    匿名2017-12-30 15:17 回复
    • 外国人这么看很正常
      匿名2017-12-31 00:0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