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当代美国等级体系与古代中国朝贡体系有何异同?

文化 alvin 1719℃ 0评论

当代美国等级体系与古代中国朝贡体系之比较研究

摘 要:中国自秦统一之后与各国在封建社会的基础上建立起严格的等级秩序,形成朝贡体系;美国自二战后凭借自身的实力优势将各国纳入等级秩序之中,形成美国主导的国际等级体系。古代中国的朝贡体系与当代美国的等级体系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第一,虽都以绝对的物质实力为前提,但前者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上而后者建立在自由经济基础上。第二,虽在本质上都是一种非对称关系,但前者是一种形式上的不平等而后者是一种实质上的不平等。第三,虽都强调以利益让渡和权威建立维持体系稳定,但前者更注重文化权威而后者更加注重制度权威。第四,虽都在于维护统治者国内外的安全稳定,但前者具有内向性与和平性而后者更具扩张性和侵略性。两种体系虽处于不同的时代背景,但都以“等级”为核心且具有相同的结构因素,且朝贡体系中的一些积极因素仍然适用于当今国际社会,并在未来的体系构建中发挥重要作用。

[作者简介] 朱陆民,男,(1968-),湖南汝城县人,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研究生导师。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基地副主任,湖南省美国问题研究中心湘潭大学基地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关系理论及东南亚地区研究。

陶丽娇,女,(1992-),湖北黄石人,湘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国际关系专业16级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关系理论及东南亚地区研究。

本文原载于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二期

中国的朝贡体系自秦建立以来不断发展,至明以后达到全盛,成为处理古代中国与番邦邻国之间的一套秩序规范并维持了亚洲几千年的整体和平。在朝贡体系之下,中国作为宗主国拥有接受各国来朝的“上国”地位和权利,形成中国与各朝贡国之间一种不平等的等级关系。冷战之后,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利用超强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形成以自身为主导的等级体系。美国在这一等级体系之中构建一整套规则制度,以等级交换的形式形成与各国在实际上的不对称关系,甚至邝云峰提出,“美国创立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最为成功的朝贡体系”。笔者就古代中国的朝贡体系与现代美国的等级体系进行比较,试图从中窥探两种体系的异同,并大胆预测中国朝贡体系中的积极因素在当今国际社会依然适用,并在未来国际秩序的构建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朝贡

一、等级体系与朝贡体系之基础前提比较

物质力量始终是维持国家安全稳定的首要因素,中国的朝贡体系与美国的等级体系都建立在宗主国或主导国的绝对经济和军事实力优势基础上,但是,两国形成这一体系的经济基础不同,由此形成了不同的性质与应用范围。

康灿雄(David C. Kang)提出,“东亚体系最突出的特征是存在一个占据绝对优势的国家……这个国家拥有丰富的物质资源,足以征服体系内的所有或绝大部分政治单位”;基欧汉(Robert.O.Keohane)认为等级国家“必须能够自由使用关键的原料,控制主要的资本来源,维持庞大的进口市场,以及在高附加值商品生产上拥有比较优势”。由此,朝贡体系和等级体系都以统治者绝对的物质实力优势为基础。从经济层面来讲,朝贡体系需要以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后盾。朝贡制度达到鼎盛时,朝贡国多达90多个,且一般实行一年三贡,洪武五年(1372年)二月至十月,高丽朝贡次数达5次之多,永乐元年至八年(1403-1410),日本先后9次朝贡,其中6次共用贡船38艘。频繁的朝贡需要耗费巨大的财力,以致于明朝君主频发谕令:“令(高丽)三年一贡;他远国,如占城、安南、西洋琐里、爪哇、渤泥、三佛齐、真腊诸国,入贡既烦,劳费太甚!今不必复尔,其移牒诸国,俾知之”。1929-1939年的经济危机席卷整个资本主义世界,金德尔伯格(Charles P Kindleberger)认为,这次经济危机之所以持续时间长,是因为“英国没有能力、美国又不愿意承担责任以稳定国际经济体系,致使该体系处于不稳定的状况”。因此,要使世界经济体系稳定,必须出现一个霸主为国际政治经济体系无偿提供公共产品,而这同样需要以强大的经济实力为后盾。从军事安全层面来讲,统治者军事实力的强弱在一定程度上对体系内的各国会形成或强或弱的威慑,与体系的稳定是一种正相关的关系。明末中国国力衰微,致使倭寇横行,据《明史·日本列传》记载,“时(嘉靖三十五年1556年)贼势蔓延,江、浙无不蹂躏……自杭州被新关西剽淳安,突徽州县;至绩溪、德、过县,越南陵,遂达芜湖。烧南岸,奔太平府,犯江宁镇、径掠南京”,江浙闽粤地区受到严重破坏,后扩展至西太平洋地区活动对琉球进行侵扰,明朝无力保护其朝贡国使得琉球不得不求助于“守护女神”,原有的朝贡体系受到冲击。二战日本偷袭珍珠港,美国随即对日宣战并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两枚原子弹,日本投降,从此确立了美国军事大国的地位。根据2018年全球火力指数排行,美国的军事实力位居第一; 2012-2016年美国的武器出口总额为98.94亿美元,占比全球武器出口的33%,这是其他国家远不能及的,美国由此享受“被隔离出来的安全”。

中国的朝贡体系与美国的等级体系均建立在绝对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优势基础上,但中国的朝贡体系产生于秦而形成于汉,此后不断发展完善而至清朝瓦解,贯穿于整个封建社会,具有封建闭固性;美国的等级体系产生于二战之后的现代社会且一直延续至今,具备现代社会的开放性特征。中国历代君王重农思想根深蒂固并实行轻徭薄赋,奖励耕织的重农政策,唐太宗一再下诏,“轻徭薄赋,务在劝农,必望民殷物阜,家给人足”;清康熙十年谕“民间农桑,令督抚严饬有司加意督课,勿误农时,勿废桑麻”。在这一封建社会背景下,小农经济盛行,人民偏安一隅,对世界鲜有全面的认识。据康熙五十二年发布的上谕:“中国与西洋地方,俱在赤道北四十度……自彼国南行八十度至大狼山,始复北行入广东界……鄂罗斯距京师约万二千里,西洋及土儿虎特地方,皆与鄂罗斯接界……又哈萨克即古阳关地……又西北回子种类极多,皆元太祖后裔。又有一小支在小西洋,约十万人,皆住帐房。惟北极下为最寒”。清朝对世界的认识仅限于欧亚大陆,而其朝贡范围也大都在此。据《明会典》记载,所有朝贡国和地区分为东南夷、北狄、东北夷、西戎等门类,从今天的疆域划分来看,北狄、东北夷以及西戎中不少西域国家,属于民族关系范围。美国自二战之后建立了以自身为主导的国际经济秩序并不断推动贸易自由化发展,1948年美国主导建立关税与贸易总协定,要求缔约国大幅削减关税,促进全球贸易多边谈判,从而有利于美国充分利用世界资源,扩大商品的生产与流通。1991年美国再次促成乌拉圭回合谈判,将各国纳入多边贸易体制改革行列,使各国平均降税1/3,进一步促进了贸易自由化的进程,有利于国际贸易的发展。美国在这一自由开放的多边贸易体制下与世界各国进行经贸往来并形成以自身为主导的经贸体系,建立起本国的朝贡体系。数据显示,世界上40% 的国家都是美国的“扈从国”或者朝贡国。2005 年,美国的“扈从国”或朝贡国在全球不同地区的分布情况是:西半球( 97%) ,中东/北非( 55%) ,欧洲( 43%) ,东亚/大洋洲( 43%) ,高加索/中部和南部亚洲( 13%) 以及非洲( 7%) ,可见其朝贡体系存在于各个地区。美国的等级体系建立在自由开放的经济基础之上并涵盖世界各个地区,具有开放性。

综上,中国古代的朝贡体系和当代美国的等级体系都以一定的物质实力为后盾,但中国的朝贡体系建立在小农经济基础之上,具有封建闭固性,所达范围也仅限于亚洲地区;美国的等级体系建立在自由经济基础之上,具有开放性,其范围遍及世界各个角落。

二、等级体系与朝贡体系之内涵比较

中国的朝贡体系作为国内等级的延伸,建立在严格的上下等级关系之上,美国的等级体系受格劳秀斯主权理论的影响,主张各国主权平等,各国在国际社会中拥有相同的地位,享受同等的权利与义务。但是,中国的朝贡体系更加注重礼仪和象征性而仅在形式上存在不平等,美国的等级体系在“主权平等”的名义上更加注重的是实际利益的获取,形成与各国在实质上的不平等,但是,二者在本质上都是一种非对称性的关系。

康灿雄指出,“朝贡制度的一个关键要素就是鲜明的非对称关系”。中国自古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观念的影响,将国内的不对称君臣关系延伸至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中,通过朝贡、恩赐和册封等形式确立自身“上国”地位,而其他国家作为“下国”来朝。据《清会典》记载,册封仪式一般遵循如下礼仪程序:“使臣奉诏敕入该国境,国王遣使陪臣恭迎诏敕农亭,行三跪九叩礼。诏敕及颁赐器币,奉摄于使馆。届宣读诏敕之期,国王率陪臣等至馆,肃迎诏敕升殿。国王率陪臣行三跪九叩礼,兴,乃跪受”。在这种礼仪关系中形成中国与各国之间的上下等级关系,但中国的朝贡体系更注重礼仪的象征性,是一种形式上的不平等。以东南亚为例,东南亚诸国作为朝贡国向中国进贡,贡品一般为香料、药材、玛瑙等,而其中香料占据了相当比重。洪武二十年(1387年),暹罗的贡品中有胡椒10000斤、苏木100000斤,而中国对其的赏赐丰厚;洪武十六年(1387年)明朝一次赐给占城、暹罗、真腊国王瓷器19000件。据统计,1403-1473年,中国花费在往来朝贡上的总成本超过2500万两白银,相当于七年的全国国民收入。正如费正清指出,“朝贡‘并非名副其实’。一方面,外国统治者的贡品对帝国财政裨益甚少,另一方面,中国朝廷的相应赏赐,其价值往往与贡品相当甚至远远超过”。因此,朝贡体系实则是一项净亏损项目,中国追求的并不是实际利益,而是一种象征性的“臣服”。

二战之后,中、美、英、苏四国在“各国主权平等”的基础上倡导成立联合国并签署《联合国宪章》,联合国通过《经济与社会权利国际公约》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对各国的权利与义务做出了法律上的规范。《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第五十条和《经济与社会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八条都表明“本公约的规定应扩及联邦国家的所有部分,没有任何限制和例外”[]。各国在法律意义上拥有平等的权利与义务,但美国凭借自身的实力优势享有实质上的主导权。美-新双边贸易持续顺差,2016年双边商品顺差达91亿美元,服务顺差97亿美元。2016年美国和柬埔寨的双边商品贸易达32亿美元,其中出口3.61亿美元,虽相较于2015年下降了7.8%,但2006-2015年美国对柬埔寨的出口增长了384.1%。美国将东南亚视为新兴市场,促进本国经济发展,与此同时利用本国的经济优势增强对东南亚各国的经济主导。2014-2015年美菲双边贸易减少约55.89亿美元,菲律宾的GDP下降113.02亿美元,美国的GDP却稳步上升;随着美越双边贸易不断加强,双方贸易依存度增加,但越南变化幅度较大,GDP增长31.74%,2016年达471.85亿美元,而美国GDP仅增长15.28%,其受影响程度远不如越南。东南亚各国虽都是在主权平等的名义下与美国进行贸易往来,但各国在向出口导向型经济转型的过程中形成了对美国市场高度依赖,形成美国与东南亚各国在实际上的经济主从关系。

因此,中国的朝贡体系和美国的等级体系在本质上都是一种非对称关系,但中国更加注重象征性的礼仪,形成形式上的不平等,在此基础上形成的朝贡体系存在虚荣性而更加脆弱。美国在与各国的交往过程中,虽打着主权平等的名义,但美国更加注重实际收益的获取,从而增强了对各国的控制力,使各国在一定程度上丧失了本国的经济自主性,形成实质上的不对称。

三、等级体系与朝贡体系之维持手段比较

国家在本质上是为利所驱的行为体,体系的维持一则需要军事实力为前提(如“第一点”所述),二则存在一定的利益因素,三则需要宗主国或等级国的权威。中国朝贡体系和美国的等级体系的维持在一定的军事威慑之外也都需要宗主国或等级国为体系内的其他国家让渡出一部分利益,从而得到它们的认可与服从,维护体系的稳定。但中国在利益让渡的同时注重建立文化权威,其朝贡体系得以维持的关键在于文化的感召力,而美国在为附属国提供利益的同时更加注重的是制度权威,其等级体系得以维持的关键在于制度的规范作用在中国的朝贡体系中,朝贡国向中国朝贡一则获取经济利益,二则提升政治地位。如明朝将朝贡中进口的所有外国商品都买了下来,而且其支付价格通常远高于市场价格;日本每年派遣的商船携带大量私货,这些私货带来了高达1100%的收益率。各国打着朝贡的名义在中国经商,获取高额的经济利益,以至于在清朝衰微之际,原本与明朝保持朝贡关系的日本、菲律宾、柬埔寨等国虽停止了与中国的朝贡关系却依然被列为“贸易国家”。与此同时,朝贡国向中心国家靠拢,寻求秩序之内的地位提升和宗主国的保护。朝鲜、越南与中国的关系十分密切,15世纪时朝鲜每年都会派出三个使团来华并积极仿照中国的制度文化进行政治改革,堪称“模范”藩属国;越南自黎朝(1427-1787年)建立以来全面引进中国的文化与制度,被称为“最忠诚”的藩属国。虽然朝鲜和越南的实力不及日本,但在亚洲朝贡体系之中的地位排序却高于它,朝贡国借此维护本国的安全稳定。在美国的等级体系中,体系中的其他国家主要获得以下收益:(1)在等级国的安全保护下获得和平发展的安全环境,而减少承担提供公共产品的成本;(2)在国际机制的作用下扩大与体系内各国的贸易开放度,减少各国之间合作的不确定性因素(不对称信息、道德风险、以及不负责任的行为),促进本国经济的发展;(3)在规则秩序范围内获得发言的机会,从而相较于以武力为主导的强权体系存在获取更多利益的可能。如日本在二战之后被纳入美国等级体系之中,美国在冲绳驻军,日本一则借助美国的军事影响维护本国的安全稳定,减少了本国的防御开支,二则借助美国的科技成果不断提供本国的科技实力,与美国和体系内的其他国家进行经贸往来促进了本国经济的发展,其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直至21世纪初才被中国所取代,日本由此也提升了自身在国际社会的中的地位与影响力。

宗主国或等级国一定程度的利益让渡是朝贡体系和等级体系得以维持的关键因素之一,在此基础上朝贡国或附属国从体系中获得相对收益促确保它们对体系的认同,体系得以稳定运行。但利益的交换并不能带来体系的长久稳定,一旦有更大的利益出现,朝贡体系和等级体系便会出现危机。中国维持朝贡体系的另一手段在于其文化吸引力,各国受中国文化的影响而主动效仿。中国被称为“中华”或“文献之邦”,中国的历史著作被作为各朝贡国的追赶榜样,如越南自李朝至陈朝的四百余年间,遵照中国的史书记载方式,用汉字编写出《隋朝大典、越史纲目》、《大越史记》、《安南志》等等史书巨著,汉学家硕儒黎贵淳写道:“我国号为文献之邦……然较之中华之著述,竟不能及其十一,此诚可哀!”中国的文献写作为各国所模仿,其科举制同样为各国所借鉴。高丽王朝王太祖曾说:“吾东国久慕唐化,凡教化、礼乐,遵其制”,以至于到“朝鲜王朝后期,由儒家士大夫充仕的官僚完全掌握了朝政,”且朝鲜照搬中国的官僚体制,设六曹,分管户、兵、刑、工、吏、礼。越南自汉朝就采用了科举考试制度,直到19世纪法国入侵,科举依然是越南选拔人才的重要途径且以使用汉语和掌握儒家经典为前提。在各国对中国文化和制度的自主效仿中形成了中国的文化权威,正如克里斯托弗·科克尔(Christopher Coker)所言,“汉文化圈依赖软实力远多于硬实力”,朝贡体系在这一文化认同基础上得以稳定运行。美国维持等级体系的另一关键因素在于制度的建立,各国在规则秩序之下有序行动,从而确保体系的存续。美国二战后建立了一整套国际政治秩序,确保国际社会的稳定运行。在政治上,美国积极倡导建立联合国作为处理国际事务的机构,《联合国宪章》(以下简称《宪章》)规定各国主权平等、以和平方式解决国际争端等原则,为各成员国处理国际事务提供一套准则。在经济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贸组织为各成员国(尤其是东南亚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提供贷款和资金支持,促进了各国经济与贸易的正常发展。在安全上,美国倡导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武器贸易条约》等一系列安全条约限定了武器的使用和发展,有利于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美国积极构建一个“准政府”,借助规则制度增强自身权威,一旦有附属国违反规则,美国便有权对其进行惩罚,从而维护国际体系的安全稳定。

中国的朝贡体系和美国的等级体系的维持都需要一定程度的利益让渡以及权威的建设,但中国的朝贡体系强调的是文化权威,在此基础上各朝贡国进行自觉的文化归依,这种文化的影响带有一定脆弱性。美国的等级体系更注重制度权威,美国借助自身的经济、军事和科技实力进行主动的制度建设,这种规则的树立更能维持国际社会的有序运行。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当代美国等级体系与古代中国朝贡体系有何异同?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