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缅甸对“一带一路”的认知和反应

经济 sean 21358℃ 0评论

4中缅两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潜在合作领域

2016年3月民盟上台之后,中缅关系保持了平稳的发展态势。2016年4月5日,杜昂山素季在同到访的王毅外长座谈时,重申了缅甸新政府愿意同中方加强高层往来,密切经济合作,推动中缅关系发展的意愿。2016年8月17日-21日,杜昂山素季在访华期间再次表示,缅方珍惜中缅“胞波”情谊,感谢中方长期以来支持缅甸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建设。截至目前,杜昂山素季本人及其领导的民盟政府在对华政策问题上保持了务实的态度。

缅甸民盟政府下一步的改革和发展需要中国的支持,中国西南周边的稳定也离不开缅甸的配合。对此,缅甸历史学家吴丹敏评论说,“新一届政府有两个首要关键目标:发展缅甸经济,停止长达70年的内战。达到这些目标对于保障民主转型的平稳推进是最基本的,而中国恰恰对这两个目标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互联互通建设

“一带一路”是为了与周边国家加强区域合作,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也是中缅两国项目对接的重点合作领域。在杜昂山素季访华期间,中缅双方签署了部分双边合作协议,其中就包含新建一座滚弄大桥。规划新建的滚弄大桥位于缅甸腊戌-清水河边境贸易线路上,其设计承重能力更强,对于促进两国边境贸易以及改善当地民生都有积极意义。近些年来,中国与缅甸等东南亚国家在交通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成效显著。公路方面,云南、广西两省区积极推进连接包括缅甸在内的大湄公河次区域各国的公路网络建设,国际公路在中国境内段已经全部实现高等级化。铁路方面,泛亚铁路东、中、西3个方案中国境内段的建设都已纳入中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且项目推进情况良好。中国也致力于支持泛亚铁路东、中、西3个方案境外段的建设,根据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等国家的愿望,采取多种方式为泛亚铁路境外段的建设提供协助。航运方面,澜沧江-湄公河跨国航运已全面建成澜沧江五级航道体系,通航时间由过去的半年提升到基本可实现全年通航。

2014年,缅甸申请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表明了其在促进区域的基础设施发展,加强同周边和东盟国家在这方面合作的积极态度。但是缅甸国内对互联互通建设还存在一些认识误区,有着比较复杂的心态。一方面他们希望借助中国的资本加快国内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升级,另一方面又担心中国通过介入缅甸主要铁路、公路、港口的建设,对缅甸实施“经济渗透”。此外,中缅铁路、公路、港口等很多互联互通项目途经的一些地区大多比较贫困封闭,当地民众思想观念比较落后,从盲目排外到适应和接受新鲜事物也有一个逐渐调适的过程。因此,在中缅加强互联互通具体实施层面,要更多从缅甸的视角、感受和文化来考虑问题,设计一些诸如滚弄大桥这样接地气,当地民众能够从中获得实实在在好处的合作项目。现阶段,中方应更多参与缅甸沿海港口的升级、改造以及一些港口新建项目中,进一步提升缅甸主要港口的货物吞吐能力,促进缅甸进出口贸易的发展。此外,最大限度地发挥中缅能源管道的经济和社会效益,帮助缅甸逐步改善能源供给短缺的状况,促进沿线地区经济发展。

(二)能源电力开发合作

能源电力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带一路”其他各领域建设的重要基础。长期以来,电力短缺一直是缅甸经济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目前这一状况仍未得到根本扭转。缅甸水电资源丰富,但缺乏资金与技术,而中国拥有资金和开发技术的优势,两国的水电开发合作有利于双方资金技术优势互补。此外,近年来,中国一直积极致力于开展同包括缅甸在内的GMS国家的电力开发与合作,推动该区域的电网联通工作,建立区域电力交易体系。

民盟政府上台后对中缅能源电力开发合作的态度并不明朗,对密松水电站是否重启还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按照杜昂山素季2016年8月访华前的说法,缅甸政府组织的调查委员会将于11月底发布项目的调查结果然后双方再寻找合适的解决办法。基于密松的教训、缅甸国内的国情与民意变化,“一带一路”背景下推进中缅能源电力开发合作,不能完全依靠国家背景或国企参与的大工程、大项目,应当更多考虑如何激活民间和社会力量。中缅能源领域的开发合作须与“一带一路”整体路线统筹协调,服从于这一战略在该区域的整体战略利益,而不是单纯的经济利益考虑。

(三)民生领域合作

2016年8月,习主席在会见杜昂山素季时指出,“中缅合作今后要向农业、水利、教育、医疗等更直接惠及民生的领域倾斜,使更多民众获益。”杜昂山素季也曾表达了类似的愿望,“事实上,中国投资在缅甸要更加成功,最重要的不是民盟的政策,而是民众的接受程度。民众希望投资对国家有利,对经济有帮助。如果投资能够明显地表现出这些帮助,我们会欢迎这样的投资。”

在下一步的中缅合作中,农业和旅游业合作可作为重点突破口。一方面,农业和旅游业属于“低政治”领域,在缅甸投资环境尚不完善的情况下,中国企业在这两个领域从事的投资与合作相对会规避一些风险。另一方面,缅甸是一个农业国家,农业人口占60%以上。中缅农业合作如能让缅甸最基本的、最多的民众尽可能受益那么会让中缅关系有扎实的民意基础。同时,缅甸农产品品种丰富,质优价廉,中国对缅甸优质农产品一直有着比较强烈的需求。此外,据缅甸酒店与旅游部官员介绍,2016年到访缅甸的旅游者数量将达到550万人次,超过上一年度近100万人次,2019年这一数字有望增长到750万。缅甸政府已经制定目标,要把旅游业打造成拉动缅甸经济年增长率达到7%的支柱产业之一,新版的《外国投资法》也为外资进入缅甸旅游业提供了更多便利。旅游业的井喷式发展使得缅甸国内酒店及相关旅游接待设施的发展建设出现严重滞后。这些政策和现实的强烈需求都为中缅旅游业合作创造了良好的前提条件。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缅甸对“一带一路”的认知和反应

喜欢 (11)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