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国“转向亚洲”后,亚洲国家担忧什么?

军事 sean 4943℃ 0评论

奥巴马总统与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河内的新闻发布会上

美国总统奥巴马周一宣布,他即将结束对越南半世纪之久的武器禁运,这是他长期努力重塑美国在亚洲角色的又一个里程碑——就像他曾经所说的那样,是一个“转向”,目的是调整美国的外交政策,以便可以从亚洲的经济和战略发展中获得好处。

然而,随着奥巴马任期结束的日子临近,一些亚洲国家怀疑,自己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依靠华盛顿对该地区的承诺和持久影响力。这是他们第一次感觉到,美国人正在思考该国在亚洲的经济和国防利益是否真的那么重要。

奥巴马是第一位在亚洲地区长大的美国总统——他在印尼读过小学——他从来没有怀疑过美国在亚洲投入不足,而在中东投入过度。

亚洲国家明显对北京的意图感到惶恐不安,奥巴马在一次又一次的访问中利用了这种不安,同时也告诫他们说,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和权力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性力量。这意味着,无论是美国还是该地区的其他国家,都不得不对中国的野心采取既适应又引导的态度,而不是妄图遏制它,另一方面,奥巴马又对中国进行安抚,表示美国的意图是和平的。

从核心而言,这个政策的基础分别是对越南20年之久的开放;在缅甸蹒跚走向民主的时候与该国建立起的一种新关系;与美国在该地区最大的两个签约盟国日本和韩国建立起更密切的关系;继续发展与菲律宾的军事纽带。同时美国也在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它将为美国和其他11个环太平洋国家之间的贸易和商业投资设定新的条款。

也许最重要的是,奥巴马从中国人自己那里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帮助:中国过于强势地展示他们在南海的影响力,因此一些较小的邻国突然表现出了新的兴趣,有意与华盛顿增进联系。

但是,美国的政治气氛不利于这样的事态发展,给长期盟友和国际贸易本身投下了阴影。在亚洲盟国看来,这意味着美国可能会“转向”其他地方。

“亚洲每个国家都从自己的视角,以不同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但他们都看到了事态迅速失去平衡的双重风险,”奥巴马第一个任期的战略设计师之一库特·M·坎贝尔(Kurt M. Campbell)本周一表示。“一重风险是,中国过度倾向民族主义”,导致南海爆发冲突。

但在即将发行的讲述奥巴马努力的新书《转向:美国对亚洲战略的未来》(The Pivot: The Future of American Statecraft in Asia)中,坎贝尔也指出,亚洲国家同样担心,美国不愿意充当一股维持稳定的力量。

“亚洲国家很容易因为大国的举动感到焦虑,这也是有充分理由的——在过去一千多年时间里,他们已经遇到过很多这样的问题,”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丹尼尔·R·拉塞尔(Daniel R. Russel)说。“对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再平衡是否可以持续,亚洲国家现在感到很焦虑。”

不出意外的是,不确定性在大大小小的层面上导致了风险对冲行为。

本周一,越南热烈欢迎奥巴马的到访,在街头上列队欢迎的情景让人想起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16年前首次对那里进行总统访问的时候。但是,越南领导层核心人物缺席新闻发布会,他们仍然高度怀疑华盛顿真正的长期目标是让越南改朝换代。

因此,虽然越南人几乎肯定会购买美国的武器——特别是用来观察中国在越南领海边缘有何动向的高技术装备——他们并没有打算像日本和韩国那样与美国建立盟友关系。“既然美国完全解除了武器禁令,我认为美国军舰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到达金兰湾(Cam Ranh Bay),”檀香山亚太安全研究中心(Asia-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的越南问题专家亚历山大·L·吴翁(Alexander L. Vuving)说。

上周,就在河内扫洒街道为奥巴马访问做准备时,中国人正在与越南国防部长会晤,承诺加强双方的军事联系。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转向亚洲”后,亚洲国家担忧什么?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