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美国“转向亚洲”后,亚洲国家担忧什么?

军事 sean 5107℃ 0评论

在菲律宾,刚刚当选总统的罗德里戈·杜特地(Rodrigo Duterte)擅长于煽动群众,他曾经誓言要骑摩托艇到中国建造的人工岛上去插旗帜。近来,他表示不会像本届政府那样争夺领土主权,而是想直接与中国进行谈判,可能会在主权上做些让步,来换取经济利益。这样的呼声正是中国想听到的。

奥巴马的愿景无疑是微妙的。坎贝尔在他的书中写道,转向的关键是要与中国建立深厚关系,“不仅说服中国,也要说服中国的邻国,我们的对华政策并不是要带来不必要的、缺乏建设性的摩擦。”

“亚洲国家相互依存,大多数国家都与中国存在深厚的经济关系,”采取遏制做法“基本上不可取”。

中国人没有被说服。该战略的关键军事要素是美国军队“换防”到亚洲各地的重要战略港口——不是在那里设基地,但是可以降落、加油、训练和建立伙伴关系。

最开始是澳大利亚的达尔文港。现在,奥巴马正试图在美军撤离已经二十多年的菲律宾做同样的事,而且如果与越南达成默契,还会加上金兰湾深水港。这样一来,华盛顿就有了更多理由经常穿越被中国宣称为专属区的海域。但目前还不清楚,这样的军事存在是否足以防止中国进一步扩张。

然而,最大的挑战在国内问题上。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威胁要从韩国和日本撤军,除非两国大幅增加自己要承担的成本——两国已经承担了大量成本。这可能只是一个谈判立场。但它表明,美国在太平洋地区没有独立的国家利益。这是在否定自杜鲁门政府时期延续至今的二战后世界秩序。

真正能连接美国和亚太地区的很可能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这项庞大复杂的贸易协议涉及十二个国家,但不包括中国。拉塞尔指出,对奥巴马总统来说,该协议“兑现了再平衡的战略承诺,是一个让美国融入亚太地区的体系”。

但好的地缘政治,往往会导致糟糕的国内政治。克林顿宣布反对自己经常称赞的该协议,就连她的部分高级外交政策助手也感到震惊。毕竟,就在离任国务卿前的2012年11月,克林顿听上去好像并没有很多怀疑:“我们在该地区的贸易活动日渐增加,包括我们为敲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展开的合作,将我们这些国家结合在了一起,增强了稳定,促进了安全,”她当时说。

问题是,反过来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在美国的太平洋战略处境危险的情况下,如果协议破产,是否意味着纽带就会松开,稳定和安全就会受到威胁?并且如果是这样,亚洲领导人是否会视其为另一个理由,让他们可以刚接待完奥巴马的继任者,就前往北京和莫斯科访问?

文/DAVID E. SANGER 来源:纽约时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美国“转向亚洲”后,亚洲国家担忧什么?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