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朱日和军演细节曝光:红军进展顺利提前总攻 后方却乱套了

军事 sean 18775℃ 1评论

有人埋怨工兵战术动作太差,目标太明显,让敌人一打一个准。“不对!”导调组专家指出,要害是单一兵种作战思想。当时突击群在干什么?在等着工兵破障,在旁观他们破障,认为破障是工兵的事,道路打开冲锋陷阵是我们的事。你不想想,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破障,神仙也会被打死。障碍场是敌人防御的重要依托之一,其重要性甚至高于一般的防御工事,他一定会拼命守护,而且肯定事先定好了坐标、表尺,等着你来中枪挨炸,你不压制其火力,工兵上去就是白白送死。所以,破障也得诸兵种联合作战。

地爆连排长冯亚东说:“战斗中,我指挥扫雷车开辟通路。在扫雷车行进至距离通路前沿4公里时,突遭‘蓝军’炮火打击,我果断指挥才逃过一劫。但前进至通道口位置,正要展开破障作业时,因为缺少火力掩护,我和扫雷车的生命都定格在了这里。未来战争,没有协同,就没有生命。”

因为单一兵种作战的观念作怪,有些行为让人匪夷所思。导调组批评说,特战队是上级加强来的拳头,是用来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可你们却把他们当步兵使用了!不只是大材小用,简直是把金子当黄铜。

“没有联合的作战是地狱。没有规则标准的联合的作战是真正的地狱。”

这是美军在伊拉克战争后总结出来的一句话。旅长周玉印在引用这句话后说,“提前1小时发起进攻所造成的混乱,充分印证了美军的上述体会。未来战场,信息主导,空地一体,多维、立体的联合作战样式已成必然。平时训练中诸兵种不深度融合,不建立共同遵循的联合标准,期盼战时各兵种能像无思想的积木一样,拿来就可以任意搭建一个联合体,那是一厢情愿,弄得不好,就是‘真正的地狱’。”

“无形杀手”是这样杀人的

演练进入纵深战斗阶段。负责主攻1335.9高地的“红一连”攻击受挫,伤亡过半,营长命令“红三连”接替一连担任主攻。

三连连长张志海指挥有方,不到10分钟就攻到了“蓝军”阵地前沿。攻坚是三连的强项,张连长有条不紊地指挥各车和各战斗小组交替掩护,攻击前进,眼看就要突破,突然耳机里的啸叫声让人耳膜发痛,“蓝军”的电磁干扰让连队的超短波通信完全瘫痪了。一旦失去指挥,全连就会变成一盘散沙,进攻就会失败。无奈通信瘫痪,他只能采取传统的人工简易指挥方法,大声吼叫加上手势和旗语,在密集的弹雨中,派徒步通信员等于送死。但三连毕竟训练有素,还是突破了“蓝军”前沿阵地,很快就要到达“蓝军”指挥所了。张志海清点人数,发现全连只剩下13个人了!显然,靠这13个人是无法端掉“蓝军”指挥所的。他又抓起电台,大声请求火力支援。然而,他的声音被耳机中刺耳的啸叫声所淹没,根本无法传到后方。孤立无援的13个勇士,包括张连长在内,全部在“蓝军”的枪炮下成了“烈士”。至此,三连全连覆灭。

他们是被火力打死打伤的,但张连长却认为是“无形杀手”要了全连的命。他回忆说:“在整个战斗过程中,‘蓝军’的电磁干扰如影随形,一直让我们连握不成拳、合不上力,请求上级火力支援,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简易指挥作用发挥有限。可以这样讲,全连的命都是被这个‘无形杀手’夺去的。这一切肤之痛让我们明白,未来战场,复杂电磁环境是基本环境,不适应它、不突破它,就没法取得胜利。”

副旅长毛云东非常赞成张志海的观点。他说:“这次演练进一步证明了信息在现代战争中的主导地位,获得信息优势和制电磁权是夺取胜利的关键。演练中,我方基本指挥所与方向指挥组缺少对各攻击群的有效控制,特别是对第二辅助攻击群和穿插战斗队,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处于通信失联状态。冲击发起后,各个攻击群内部、各连之间、各车之间,都在‘蓝军’电磁干扰下缺少有效通联保障,致使彼此协同失调、通联不畅、战场信息无法实现共享,影响了战斗进程和战果,甚至造成惨重伤亡。”

的确,指挥控制不到位是造成作战效率低下和人员装备损失的一个重要原因,而指挥控制不到位,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信息不通造成的。

针对“蓝军”的环形防御体系,D旅决定采取“破壳”战术,兵分五路,破障展开。哪路顺利,预备队就从哪个方向投入。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朱日和军演细节曝光:红军进展顺利提前总攻 后方却乱套了

喜欢 (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1)个小伙伴在吐槽
  1. 没玩过电脑游戏吗
    匿名2016-04-08 01:5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