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外交金元战略的盲点

文化 sean 5760℃ 0评论

640

在传统智慧的基础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开启了中国对外经济政策的新纪元——雄心勃勃,意图改变当前地缘政治博弈的游戏规则。的确,无论是创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以下简称“亚投行”)还是推进“一带一路”战略(OBOR),中国政府正在推动一系列由其主导的新经济举措。但习近平的中国国际经济大战略并不是新事物,而是对北京自90年代中期以来便一直奉行的和平发展战略框架的拓展。该战略主张中国自身的发展与稳定离不开和全球经济合作伙伴(尤其是其中的发展中国家)共享繁荣 。实际上,和平发展战略并非总是一帆风顺,而习近平对其的拓展更可能创造对中国乃至世界都难以预期的挑战。

加倍下注

美国智库和学者近期的分析把中国对其邻邦日益武断的行为与它的对外经济政策联系了起来。未来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罗伯特·布莱克威尔(Robert Blackwill)和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阿什利·特利斯(Ashley Tellis)认为,通过贸易与投资活动,中国正悄然无息但有条不紊地构筑着针对邻国(包括美国的亚洲盟友)的金融杠杆,从而“安定其展拓的边缘地带”。这种观点相信“一带一路”战略会加强中国在地区经济事务中的主导地位,又混入了对中国在南海的独断姿态的担忧。然而,基于对中国国际经济政策的跟踪记录,上述理解并不客观。

事实上,习近平仅仅是对和平发展战略加倍下注。这一战略框架的基础是所谓的良性循环:根据这一理论,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依赖于和平、稳定的国内外环境。相对,中国的持续发展也会促进国际的和平、安全与繁荣。而外部批评家的观点却与这种双赢架构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他们对中国在贸易与对国内外投资的政策领域采取了重商主义而感到担忧。而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的种种举措,呈现出了一种愈发锋芒毕露与积极主动的外交政策与路径,更加深了外界对这种重商主义的恐惧,然而,中国的对外经济政策依然是根植于和平发展战略的固有构想与指导路线。(译者注:重商主义,流行于15~18世纪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经济理论和政策体系,认为一国积累的金银越多,就越富强。主张国家干预经济生活,禁止金银输出,增加金银输入。 现指发展中国家常见的出口导向战略,以压低汇率、退税等方式鼓励出口、设置关税壁垒等方式限制进口,积累贸易顺差与外汇储备。)

尽管区域关系紧张,但中国仍继续推动与邻国“命运共同体”的建构。中国提出互利互惠的经济增长与增进区域安全稳定相互关联,这也是“命运共同体”理念的逻辑基础。尽管本身也是个大国,但中国将自身定位为发展中国家,坚信自己对其区域与全球政策的推广将促进中、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发展。最近中国的一些主动性措施(如亚投行及“一带一路”)便可由此得到解释,它们都是以中国主导的基础设施融资与建设为中心,而这些是公认的发展先决条件,也是中国本身在过去几十年里高速增长的关键因素。

然而过去十年乃至更长时间中,中国与其它发展中地区的关系也提供许多重要的教训,使我们更能看清中国“唯发展论”外交政策中的机遇与陷阱。这些教训尤为重要,因为当前中国主导的诸如“一带一路”或亚投行一类措施都建立在其面向发展中国家的交往经验与政策上。

因此,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2011年甫一就任,便宣布要采取措施,通过未来更多对华高科技产品(如国产客机)出口,让以大宗商品为主的巴中贸易关系“超越互补性”。而在2013年,尼日尼亚中央银行行长拉米多·塞留思(Lamido Sanusi)也宣称:“非洲各国是时候从罗曼蒂克的迷梦中清醒过来正视对华关系的现实了…我们必须把中国当做竞争者…非洲必须承认,和美国、俄罗斯、巴西等其它国家一样,中国在非洲的存在并不是为了非洲人的利益,而仍是基于自身的利益需求。”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那段时期,中国对原材料的持续需求让大宗商品保持高价。而如今却不同了,中国经济发展放缓,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 (如石油、铁矿及大豆),这些不受欢迎的现实情况正考验着中国那些依赖大宗商品的贸易伙伴。

甚至在大宗商品贸易的繁荣期结束前,中国与某些非洲、南美资源国的关系便呈现出乎意料且并不乐见的变化。2011年,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al-Qaddafi)的政权崩溃,中国因此不但损失了在这个国家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石油和基础设施投资,而且还需营救超过35000名居住或工作于此的中国公民。而中国与委内瑞拉在前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时期蓬勃发展的关系,也可能因该国自查韦斯去世以来逐渐爆发的政治经济危机而蒙上阴霾。甚至在2014年下半年国际油价持续走跌之前,来自中国的国家贷款便成为了委内瑞纳政府最关键的生命线。然而如今,中国必须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是继续支持这个挥霍无度而功能紊乱的政府,还是放弃这个在美洲国家中最接近于类似盟友的关系。如果委内瑞拉决定部分或完全的拖欠先前以石油担保的贷款,中国发展银行将损失数百亿的美元,且双边关系也会陷入一段时期的敌对。至今,在中国与南美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各国的关系中,尚未出现这种金融或外交上的决裂,然而两地都存在着危险信号。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外交金元战略的盲点

喜欢 (3)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