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中国如何不发生霸权战争而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军事 sean 3871℃ 0评论

摆在习李政权面前的最重大国际战略课题,就是能否在保持中国国力不断增强,民主化尚未全面启动,美国因力量开始衰落而更具进攻性的条件下,不发生霸权战争而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中国为轴,世界为轮————重构全球体系的“新天下”国际战略(吴稼祥在鲁信集团投资论坛上的发言)

两年来的中国外交出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习近平第一出访,从超级大国俄国启程,第二次出访美国,却从豌豆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开始;送上门来的斯诺登,被当做“礼物”送给了俄国,曾经的“兄弟”朝鲜被搁置一旁,既不去访问,也不请来做客,却单独访问它的“宿敌”韩国,而且,两年内两去中亚……这些中国外交上的“细节”,看似漫不经心,其实深谋远虑。伴随着中国力量的增长,中国外交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宏图和战略。

一、世界权力东移对习李的严重挑战

1、世界权力东移

IMF统计,2013年,GDP,欧盟17.3万亿(美元),美国16.8万亿,中国9.2万亿,日本4.9万亿,名列世界4强。俄罗斯退出榜首之争,只有2.11万亿,排名第9,羞列印度之后。如果按地区算,北美(美加墨)为19.87万亿,东亚(中日韩台港澳):16万亿。按这个排序:

1,北美(3国),19.87万亿

2,欧盟(28国),17.3万亿

3,东亚(3国+3地区),16万亿

虽然东亚仍然排名第三,2015年就可能超过欧盟排第二,超过北美,也就是5年左右的事,因为三个地区的经济增长率不同,东亚明显高于其它两个地区。

世界权力中心东移至远东,已经是难以逆转的趋势,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一次复归。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特别是英国工业革命之前,无可争议的事实是,世界的权力中心在东方,尤其在中华帝国。工业革命让工业化的海洋帝国,第一次超过了大陆农业帝国,开始主宰世界长达460年【假如以葡萄牙占据澳门为时间(1553年)起点】,东西方权力开始抗衡的转折点,可以被定在公元2000年,1997年7月香港回归,1999年12月澳门回归。这不仅仅是两块领土的回归,也是世界权力开始回归。

2、第七次世界权力转移战争?

世界历史表明,世界权力结构出现两个,或两个以上中心时,一般会发生霸权战争。霸权战争,是在任霸主,与挑战者之间争夺世界统治权的洲际战争。发生在公元前5世纪的希波战争,可以看成是第一次东西方争霸世界的霸权战争,是东方农牧业帝国波斯,向新兴的西方海洋商业国家联盟希腊的挑战。终结这场东西方霸权战争的,是亚历山大大帝东征,西方获胜,但他没有来得及遭遇华夏帝国。

由于中国在世界历史上,一直置身于世界权力之外,忙碌于抵抗世界三大蛮族(匈奴、突厥、蒙古)的飓风,以及对付内部蛮族(鲜卑、契丹、女真等)和流民的烈火,自顾不暇,从未将自己的力量投送到亚洲以外地区,即使亚洲,也只满足于东亚和南亚,而且在大多数时期,都闭关锁国,限制海外贸易。

因此,近代以前的华夏帝国,在统一和稳定的汉唐时期,虽然在经济实力上,可算得上世界头号强国,但不参与世界权力争夺,它击溃了两大世界蛮族——匈奴和突厥,但被第三大世界蛮族蒙古所征服。不算蛮族入侵之战,因世界权力转移而发生的世界大战(洲际)迄今大约有6次:

——第一次,希波战争(2次,公元前490—前449),亚洲、欧洲,波斯输给希腊,但东方权力没有崩溃。

——第二次,马其顿东征(公元前334—前325),欧洲、亚洲,马其顿主导的希腊化世界征服东方世界。

——第三次,布匿战争(3次,公元前264—前146),欧洲、非洲,是两个海洋帝国(罗马与迦太基)之间争夺地中海霸权,迦太基失败,从此确定罗马世界帝国地位。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8次,公元1095—1254),欧洲、亚洲,西方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国家集团(奥斯曼突厥),以及东正教拜占庭帝国三方战争,争夺对欧亚部分大陆和地中海控制权,以欧洲为核心的西方基督教国家开始称霸世界。

——第五次,所谓“第一次世界大战”(公元1914—1918),德意志民族向东挑战法国、俄罗斯大陆霸权,向西挑战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海上霸权的战争,以德奥为轴心的同盟国——中部帝国(德国、奥匈帝国、奥斯曼帝国、意大利和保加利亚),和以英法俄为轴心的协约国(塞尔维亚、俄国、法国、英国、比利时以及叛变后的意大利)对垒,战火遍及欧洲,蔓延到亚洲(中国和日本)和非洲,北美的美国也参了战。战争导致欧洲衰落,世界权力中心向北美的美利坚和亚洲的日本转移。

——第六次,所谓“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1945),德意志民族卷土重来,与日本、意大利联手,组成轴心国,挑战盎格鲁撒克逊世界霸权,和俄罗斯陆上霸权,战争导致两极世界,一极是以莫斯科为轴心的东方红色阵营,另一极是以华盛顿为轴心的西方蓝色阵营(大西洋)。

1978年开始的中国改革,是世界历史性事件,35年后,全球权力格局发生类似大陆板块漂移的变化:两极世界(北约—华约),变成三极世界(北美—欧盟—东亚)。作为东亚一极的核心国家,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仍在领跑全球。世界权力的这种漂移,会引发第七次世界权力争霸战吗?

3、中国的二重性和战争“嫌疑犯”

习近平—李克强政权于2012年底就职时,中国面对的就是这个无可回避的问题。这个问题还因中国特殊的国家性格,而更加尖锐。

什么特殊性格?双重二重性格。

第一重二重性格是,中国既是一个反霸国家,也是一个“被反霸”的国家。对于美国,中国是一个反霸国家,对于中国周边国家,则是“被反霸”国家,因为,按照美国“进攻性现实主义”者米尔斯海默的看法,“任何大国的最终目标,都是支配其所在的区域,确保世界的另一地区不会有大国成为霸权国”。中国当然也不例外。

第二重二重性格是,中国既是一个市场经济国家,也还是一个非民主的意识形态国家,且这种仍然被奉行的意识形态,在当代世界,可以被识别的国家只有中国、朝鲜、古巴、越南等少数几个。

西方“民主和平论”认为,民主国家不会对其他民主国家发动战争。中国是反霸国家,又是被反霸国家,还是非民主国家,很容易被看成是战争“嫌疑犯”,只要与任何一个民主国家动武,责任都在中国一边。

二、不战而登世界之巅是否可能

因此,摆在习李政权面前的最重大国际战略课题,就是能否在保持中国国力不断增强,民主化尚未全面启动,美国因力量开始衰落而更具进攻性的条件下,不发生霸权战争而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可能性存在于华夏文明的基因中。

1、“非攻”:忧大救小,远交近亲

“非攻”思想,是华夏文明的基因之一,由墨子阐述。德国哲学家雅思贝尔斯把中华民族列入世界四大轴心民族之一,轴心期在公元前500年左右,标志性事件是出现一批精神大师,墨子是其中之一。他是其生活年代的和平主义者,有如后来的德国哲学家康德。

墨子反战,有三个理由:好战者不义、不智、不良。偷窃抢劫获利,是犯罪,侵略进攻别的国家获利,是更大的犯罪,这是“不义”。其次,以为发动侵略扩大领土有利,其实有害:耽误农时,饥寒而死的百姓不可胜数,耗费军事物资不可胜数,战死的青壮年不可胜数,而得到的土地,无人耕种,得不偿失,这是“不智”。第三,周武王大封天下时,封国过万,经过“攻战”,存活下来的“侯国”四五个。一万个“病人”,经过“战争医院”医治,死了9999个,这是“不良”。

按照墨子的看法,要以“立义求德”代替攻取战伐。具体做法是,忧大救小,远交近亲。忧大救小,是墨子自己说的,意思是对好战的大国,与所有小国同忧,然后想办法帮助小国完善它们的防备,救济它们的百姓;远交近亲,是我帮助墨子推理的,既然“非攻”,要和平,就不能奉行霸权主义的法家“远交近攻”的国际战略,保持“远交”,改“近攻”为“近亲”。

这是没有领土野心的世界和平理念。

2、“不战”:强到不被攻

如果说,墨子的“非战”思想,还有点理想主义,“不战”思想,则完全是现实主义的。它是华夏文明伟大军事思想的精髓,孙子表达了它,但其基因源远流长,植根于文明细胞——文字中。比如“武”这个字,从“止”,从“戈”,显然,这并不是好斗的意思,而是“停火”的意思。“武”就是“止戈”,就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就是化干戈为玉帛。

因此,“尚武”精神,就是通过追求国家实力最大化,以实现和平。这听起来,好像有点装B,有点自相矛盾,其实,真正读懂《孙子兵法》的人,就知道,这不是虚言,而是最伟大的战争与和平智慧。孙子最光辉的思想,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一个国家,只有在它的整体实力强大到让其对手失去战斗意志时,才能做到这一点。这就是《孙子兵法》第一章“计篇”所谈论的内容,追求“道天地将法”五位一体的整体优势。一个国家如果获得这种绝对优势,任何对手都不敢轻易地对它发动一场战争。在战场上“屈人之兵”是强大的,在和平状态下让对手失去变民为兵、征物从军的兴趣和能力,则更强大。

因此,不战,不是求和,而是饱和,国家实力强大到饱和状态。

3、“无敌”:魅力型国家力量

“无敌”思想,是华夏文明更重要的基因。“无敌”,不是打败一切敌人的意思,而是,没有敌人的意思。他是华夏文明的总基因“道”和它的表现形式——“太极”的自我规定性。太极虽然有阴阳两极,但不是其中任何一极,“不落端”,是太极思想的基本要求,不落任何一端,当然不会以任何东西为敌。这种思想体现在华夏民族的国家构建上,就是中国从来不推崇“民族国家”,而推崇“天下国家”;从来不推崇“国家武力”,而推崇“文明魅力”。权力是排他的,有对手,有敌人;魅力是感召的,像阳光一样,是辐射的。这就是为什么唐高祖迷恋武力,与突厥的战打得越多,突厥越强大,唐太宗释放文明魅力,突厥不攻自降。

因此,淡化中国崛起的国家行为,强化其文明行为,是消除世界敌意的明智之举。美国思想家主要看重两种形态的国家力量:硬实力与软实力,其实,还有第三种国家力量:魅力。国家魅力,指的是“文明”而非“国家”的力量。当今世界上,像中国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文明,文明与国家同构的,还没有第二个。因此,中国最有条件释放“无敌”的文明魅力。

无敌魅力,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不同流派里表现形式不同,效果一样。

在儒家那里,国际交往的无敌魅力表现在“亲和力”上,讲仁义,讲诚信,讲互惠,讲锄强扶弱,自然有亲和力。

在道家那里,国际交往的无敌魅力,表现为“低姿态”。老子说,“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山峰高,溪谷低,但水从山峰流向溪谷,再流向江河,最后流向海洋,所以说“海纳百川”,“海乃百川之王”。为什么?就是因为海是世界上最低的地方。地低成海,人低成王,国低成雄。低不是高的敌人,是高的归属。

在佛家那里,国际交往的无敌魅力,就是“不贪欲”。不贪,不嗔,不痴。不贪图别人的便宜,不对别人声色俱厉,颐指气使,不拘泥于陈规旧套和蝇头小利,这样不仅有魅力自,还会有定力。

4、“勿用”:不称霸

“勿用”思想,来自华夏民族思想的总基因库——《周易》,而且是第一卦(乾卦)第一爻爻辞,可以说是第一基因。第一卦辞是“乾。元亨利贞。”第一爻辞是“初九,潜龙,勿用。”所谓“勿用”,就是不要轻举妄动的意思,在国际关系上,就是不逞强,不当头,不称霸。整个乾卦,是一个行动主体从崛起,到全盛,再到共赢的过程: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龙跃在渊—飞龙在天—亢龙有悔—群龙无首,故第七爻辞说“用九,见群龙无首,吉。”群龙无首,就是共享,是更高境界的“勿用”。故此,彖辞、象词和文言对这种境界的“勿用”,都给于极高评价。彖辞:“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文言:“‘乾元用九’,天下治也。”“乾元用九,乃见天则。”

可见,群龙无首,是一种自治状态,所有人、所有国家各逞其能,和谐共生,这是“天下治”的理想状态,叫“天德”,或“天则”。很显然,这种状态的国际关系,不是等级化的世界格局,没有霸权国家,而是平等的多级化世界。这是一种“新天下”全球体系。

如果中国的国际战略能够做好以上四个方面,有可能避免世界权力转移战争。那么,习近平、李克强团队两年来做得怎么样呢?

三、四大外交重构“新天下”

我认为做得很出色。先看看习近平、李克强都进行了哪些访问。

2013年,习近平出国访问4次

【X2013I】3.22——30,首次出访,俄罗斯、坦桑尼亚、南非、刚果,出席金砖五国会议,建千亿美元应急基金,中国出410亿;决定筹建金砖五国开发银行,筹备外汇储备库。

【X2013II】2,5.31——6.6,出访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和美国。

【X2013III】9.3——13,出访中亚四国,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并出席G20峰会(圣彼得堡)、上合组织峰会(比什凯克),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

【X2013IV】10.2——8,访问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出席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六大经济走廊”,倡议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提出海上丝绸之路。

李克强出国访问3次

【L2013I】5.19——27,出访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德国,解决光伏争端,推销铁路,建设孟中印缅走廊,印度洋出海口。中巴经济走廊。

【L2013II】10.9——15,出席在文莱斯里巴加湾举行的“中国-东盟10+1”会议,并对文莱、泰国、越南正是访问,向泰国总理英拉推销高铁。

【L2013III】11.25——29,访问罗马尼亚,参加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与16个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一一会晤,推销布—布高铁;乌兹别克斯坦,出席上合组织总理会议。

2014年,习近平已出国访问5次,正在进行第6次访问

【X2014I】2.6——8,访问俄罗斯,参加索契冬奥会开幕式。

【X2014II】3.22——4.1,访问荷兰、法国、德国、比利时、欧盟总部、联合国教科文总部,出席海牙核安全会议。

【X2014III】7.3——7.4,访问韩国。

【X2014IV】7.15——23,出访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出席金砖国家第6次会晤,和中国—拉美、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决定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总部设在上海,首任总裁来自印度。

【X2014V】8.21——22,访问蒙古。

【X2014VI】9.11——19,访问塔吉克斯坦,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元首会议,并访问南亚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和印度三国。

李克强出国访问2次

【L2014I】5.4——11,访问非洲四国:埃塞俄比亚、尼日尼亚、安哥拉、肯尼亚。拿下东非铁路大单,推销中国制造,访问非盟总部。

【L2014II】6.16——21,访问英国、希腊,文明外交。

纵观以上15次访问,给人以如下深刻印象:

1、轴心化“辐辏外交”:以中国为轴,世界为轮,交往国为辐点,多边国际框架为辐条

习近平就任国家元首首次访问(【X2013I】),交往国是4个(俄罗斯、坦桑尼亚、南非、刚果),“车轮”是亚洲、欧洲与非洲,“辐条”是金砖5国会议,轴心化工具是金融,建千亿美元应急基金,中国出410亿;决定筹建金砖五国开发银行,筹备外汇储备库。

习李两年来15次出访,“车轮”圈及东亚、东北亚、南亚及东南亚、中亚、非洲、加勒比与北美洲、拉丁美洲、东欧、中欧、西欧和南欧,以及太平洋、印度洋岛国,缺口很小,只有大洋洲和中东地区。“辐点”40个(俄罗斯、坦桑尼亚、南非、刚果、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哥斯达黎加、墨西哥、美国、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德国、文莱、泰国、越南、罗马尼亚、荷兰、法国、比利时、韩国、巴西、阿根廷、委内瑞拉、古巴、蒙古、塔吉克斯坦、马尔代夫、斯里兰卡、埃塞俄比亚、尼日尼亚、安哥拉、肯尼亚、英国、希腊等),“辐条”14条之多(金砖五国会议、G20峰会、上合组织峰会、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东南亚国家联盟、中国-中东欧首脑会晤、欧盟、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海牙核安全会议、中国—拉美、加勒比国家领导人会晤、非盟、6大经济走廊、丝绸之路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等等)。

2、太极两翼“纵横外交”:以大陆为阳鱼,海洋为阴鱼,太空为鱼池

美国和日本为了围堵中国,试图在太平洋上构建自由之弧,把中国限制在太平洋第一岛链之内;俄罗斯为了防备中国,把中亚视为自己的禁脔,不让别人染指;美国更是把加勒比、拉丁美洲看成自己的后院,不让别人擅越雷池。

针对美国重返亚太的进攻性战略,以及俄国重温沙皇梦的扩张意图,中国主动出击,以太极招法,东横西纵,西取世界心脏地带——中亚5国(【X2013III】、【X2014VI】),与俄美周旋;东进太平洋西岸,突破太平洋岛链,直捣美国后庭(【X2013II】、【X2014IV】)。“心脏地带”理论是英国国际战略家麦金德最早提出来的,他认为,谁控制欧亚大陆岛,谁就控制全世界,谁控制中亚腹地,谁就控制了欧亚大陆岛。从那以后,中亚地区成为世界帝国的必争之地,中国开始经略中亚,显露的是大陆帝国雄心。

这是大陆一翼。海洋一翼,除了突破太平洋岛链,进取西太平洋外,还在印度洋(缅甸)和大西洋(荷兰鹿特丹和德国杜伊夫斯堡)有了出海口,习近平访德期间(【X2014II】),默克尔送给他一个珍贵礼物:在杜伊夫斯堡为一列来自中国重庆的列车剪彩。这显露的,是海洋帝国雄心。

东横之策,还包括地区一体化构想。今年习近平单独对韩国(【X2014III】)、蒙古(【X2014V】)的访问,对于中国,是“横策”,推动地区一体化;对于美俄,是“纵策”,瓦解美日韩、俄蒙同盟。

阴阳、陆海两翼外交之所以能成功,得益于太极招法:刚柔相济,软硬兼施,特别得益于两条“丝绸”:东横用的是“海上丝绸之路”,西进用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渗透其中的,是远交近亲的“非攻”理念。

从国家层面看,中国新领导层的“中国梦”,是大陆—海洋—太空三位一体的世界第一强国梦,这确实是华夏民族有史以来从未做过的梦,历史上的中华王朝,都是自保的王朝。

3、新三国“捭阖外交”:把俄罗斯祸水引向西方

本文第一部分提到,当代世界权力三足鼎立:北美、欧盟、东亚。这是扩大版的新三国演义。俄罗斯虽然大大落伍,但它并没有放弃争夺世界霸权的打算,从未放弃让前苏联版图破镜重圆的战略企图。这就从两个方面给中国“新天下”外交提供机会:第一,前苏联版图里的中亚五国有了被俄国再次吞并的担忧,中国可以对其进行“忧大救小”和“远交近亲”外交;第二,把俄国的扩张冲动引向西方,为中国周边留下相对宽松的空间。这就要在俄国寻求不危害中国的利益时,给予必要的协助,这叫“捭”,但又不能超出美国和欧盟可以承受的底线,这叫“阖”。

至少有3个重大外交事件成为中国“捭阖外交”的成功案例:

——斯诺登事件。斯诺登逃到香港,显然是想避难,但中国从他那里得到想要的东西后,并未给与其避难许可,但也没有将其遣送美国,而允许他向其他国家申请避难,最后选择的是南美厄瓜多尔,但从香港飞厄瓜多尔的航班必须经过俄国。中国知道只要这架飞机的大雁飞过俄国,斯诺登的毛肯定被拔下,结果,俄国真这么做了。无论中俄之间事先是否有默契,美俄因此交恶已成定局。

——叙利亚事件。阿拉伯之春让中东独裁政权相继灰飞烟灭,但叙利亚的巴萨尔却一直在撑着。其实,美国和俄国都不真愿意让巴萨尔倒台,于是在是否军事介入叙利亚问题上唱起双簧。美国说要派兵打巴萨尔,俄国说你打我也打,你打政府军,我打反对派。中国说,还是谈判好。于是,美俄牵头谈,中国请叙利亚反对派领袖访问中国。结果,美俄主导的谈判结果,连他们自己都不满意。

——乌克兰事件。乌克兰有如中国古代的莒国,在东西方巨型政治体之间被碾磨,国家被撕裂。在克里米亚独立和东部分裂战争问题上,中国既没有像西方希望地那样,进行谴责和制裁;也没有像俄国希望的那样,给予支持和承认,而是对乌克兰的不幸表示同情。结果,乌克兰成了一块在欧盟美国与俄国之间难以痊愈的溃疡。

此外,中国还成功地利用斯诺登事件、金融杠杆等,在美欧之间捭阖。

4、文明魅力“辐射外交”:善用四顶“教宗”桂冠

美国国际战略学家亨廷顿是善打文明牌的高手,他《文明的冲突》一书,把中国推到了文明的孤境:中国是基督教、伊斯兰教世界之外的孤儿,甚至把日本单列为新的文明体,连佛教、儒学也被撕破了。

其实,东亚和东南亚,自古就在中华文明的辐射之下,儒家、道教和禅宗,在东亚和东南亚广泛传播,而丝绸之路商业文明,东西两路,像绸带一样,环绕整个地球,它们各自都构成了“辐射圈”。唤醒这些文明符号,对于把中国崛起的国家行为,柔化为文明行为,意义很大。于是,习近平和李克强到韩国谈太极的刚柔并济,到中亚和印度尼西亚谈丝绸之路,到蒙古谈儒家“亲诚惠容”……不容置疑,中国是儒家、道家和丝绸商业文明的“教宗”,也是禅宗的“教宗”。作为中国国家元首,习李在过去两年的国事活动中所体现的“亲和力”、“低姿态”和“不贪欲”,展现了华夏文明的魅力。

当然还有马克思主义,苏联解体之后,中国就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但中国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国家,而是改革开放和民主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也是这种改革的“社会主义”的领头羊。中国邀请越南、缅甸领导人来访,前去古巴、委内瑞拉访问,而漠视家门口的朝鲜,表明了中国的价值取向,不与流氓国家为伍,同时,意在敦促朝鲜变革。

“新天下”外交还在开局,效果如何还有待评估,本文提供的只是一个观察角度,只是继续深入研究的一个导论而已。

2014年9月12日 星期五
来源:作者微信号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中国如何不发生霸权战争而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