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ey Never Sleeps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文化 rock 97543℃ 37评论

刘仲敬

受访人:刘仲敬,现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在读博士,网名:数卷残编。1996年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后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某公安局担任法医长达10年,于2012年在四川大学获得世界史硕士学位。译有大卫·休谟《英国史》,著有《民国纪事本末》。华东师范大学教授许纪霖评价此书为“奇书”,对刘仲敬评价为“奇人”、“通古今中西,有难得的大见识”。梁文道在《开卷八分钟》亦对《民国纪事本末》评价甚高,称其为:2013年读过的最奇特,但又让人印象最深的书。

互联网上流传着关于他的一些事迹,比如:2009-2012年就读川大时,最常干的事情就是四处在教室走廊散步,看到听不惯的推门进去反驳完就走;考武大博士的时候,有人戏问历史学院有教得了他的人么,刘仲敬戏答武昌首义地方不错……

刘仲敬这样描述自己现在的状态:除了个人生活琐事以外,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看书,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翻译,另外三分之一时间用来上网。目前他已与广西师大出版社达成多本书的出版协议。

如果你是一点雪花,就不要急于落在红炉上

共识网:我们注意到,您在从事学术研究有一段比较有意思的经历,那就是,您曾经在乌鲁木齐公安局当了十年法医,在我们看来,您的这份工作跟现在所做的学问简直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不知道是什么因素促使您在人生选择上做出了这样大的转变呢?

刘仲敬:我没有变化,世界变了。在新疆的十年,我本能的感觉到了某些潜在的危险,并且法医这个职业,只是落脚于技术层面,对案件起到的作用是微乎其微的,绝大多数案件最终的解决并不依靠技术,而是靠政治谈判。

很多人觉得我现在学的东西跟我以前做的工作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其实,对我来说,职业根本算不上人生选择。我也没有强烈的动机,非要做某种学术不可。我真正关心的,是我能不能控制的环境改变,如果环境恶化以致我感觉到自己没法控制,我会有强烈的动机,在环境恶化以前避开危险的位置。

职业这个词只有对新教徒创造的近代世界才有意义。职业这个词是由“召唤”这个宗教词汇转化而来的。所以切斯特顿说,美国人对工作有一种宗教性的热忱。他们多多少少认为,工作是一种侍奉上帝的神圣举动。切斯特顿之所以对“职业”这个词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是天主教徒。虽然天主教文化也主张履行许多行善的义务,但他们觉得世俗的赚钱根本没有什么神圣可言。神圣应该具有某种高于世俗的特征,世俗的追求至多不过勉强容忍而已。

在中国而言,孔孟老庄和纵横家混合的意识形态造就了另一种行为模式,也就是一种否定公共德性的哲人。他的礼法和道德是针对个人的,而在公共事务上是世界主义者和流浪者。你可以从卜式(西汉大臣,以牧羊致富)和汉武帝的故事中看出这种伦理。汉武帝发动战争,号召人民捐款;但他其实并不指望捐款,而是抄没工商业者的财富满足需要。卜式居然真的捐款,皇帝惊讶地派出使者问他:你到底有什么不好出口的要求?只管说就是。是不是有冤屈,要皇帝替你伸冤?是不是有仇人,要皇帝替你报仇?

这种模式暴露了华夏世界最根本的习惯法:没有针对陌生人的义务,只有私人对私人的关系。即使对于皇帝,效忠也是形式,实质的付出,必须另有知遇之恩。这种文化没有职业道德(对无名陌生人的底线)和事业心(对无形仲裁者的信服),只有等价交换的游士原则(良禽择木而栖,危邦不居乱邦不入)。这里不能产生不断积累的知识传统,只能偶尔产生像张衡一类的聪明人。他们灵机一动,发明了某些东西,然后被人遗忘,直到下一位聪明人偶然地出现。

这种社会的聪明人是智力测验产生的,测验内容完全无关紧要。正如苏东坡所说:无论折腾策论还是经义,反正选出的人都是同一批。同一智力级数的人,肯定能在同一层次内相互交换职业;但在更高或更低的层次内,即使保持同样的职业也不能胜任。所谓君子不器(没有专业),但必须知天命(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趋势)就是这个意思。就像有些参天大树的根须已经腐烂,有些鲜美的果实结在寄生的藤萝上。你必须重视隐藏在外表之下的演变趋势,然后判断某种环境是否具备投机价值。如果你是一点雪花,就不要急于落在红炉上。

所谓的民族矛盾 其实是中国和世界结构性冲突的暴露

共识网:还是结合您在新疆工作的经历,稍许对中国政局有些观察的人都会发现,近些年来,民族问题愈来愈成为一把悬在执政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您能否结合自己在新疆工作那些年的感受,谈谈您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刘仲敬:这显然是伪问题。莎士比亚说过:当我们开始说谎,我们编织了多么可怕的罗网。我们必须编造更多的谎言,遮蔽原先较小的谎言。在伪问题的框架内,没有正确或有效的答案。

我认为,内亚其实只有两个问题:正统性的失败和地缘政治的紧张。这两者都不是民族问题,“民族”只是一个方便的借口而已。正统性的失败是中国整体的失败,而地缘政治的紧张才是内亚的特殊问题。做个类比,如果德国失去了柯尼斯堡,原因不是因为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的民族问题。根本原因在于:大日耳曼的自我塑造步入歧途,造成了德国和世界不可调和的结构性冲突,地缘政治的理由注定东普鲁士形同绝地,它像阑尾一样插入斯拉夫世界,在任何冲突中都会首先被切断。只有巧妙的外交手腕才能勉强保全这条三面受敌的领地,即使和平时期也防止不了各方向的渗透。你只要把德国换成中国,把东普鲁士换成内亚,就会明白地缘形势的危险性,这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内亚斗争的升级不是地方性因素造成的,也不可能局部解决。只要中国在世界体系内的合法性建立不起来,她最脆弱的地缘断层就会首先溃败。所谓的民族矛盾,其实是中国和世界结构性冲突的暴露。就像如果你的脚肿起来,原因其实是心脏衰竭的原因,在脚上贴膏药,基本上不起作用。

内亚只有一项真正的地方性问题:跨国走私网络的发展成熟。如果没有地方强力部门的长期参与和分利,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但是地方政府往往是武断的、任人唯亲的、机会主义的,全中国大概都是这样。

民族是流动的 不能把它当做静态的东西

共识网:对于当前民族问题的种种症结,有人将板子打在了“民族区域自治”政策,认为今天很多问题都肇始于这一政策,您怎么看?当然,也有人认为是全球化导致了问题的激化,他们主要指的是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从根上就很难认同汉族(或者所谓的中华民族)及其政权的统治。

刘仲敬:我觉得“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是否存在,不会比九三学社是否存在更加重要。除了极少数依靠统一战线基金为生的人,谁都不在乎这些政策存在不存在。这一政策浪费了一点点统战经费,但在巨大的国库开支中只是沧海一栗。它制造不了任何问题,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难道有人当真相信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统治了新疆吗?我从没有见过任何人相信政协会议统治中国。

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不可能跟异教徒融合,但并非不能接受异教徒的统治。他们曾经愿意接受杨增新的统治,后者比共产党更有资格称为汉族政权。列宁主义政党基本不可能实施民族统治,除非以八千万党员自身构成独立共同体(民族)。照葛兰西的定义,共产党和群众的关系不是有机的。

全球化造成的问题在另一方面:在无根的国际资本主义刺激下,地方主义发育为民族主义的速度骤然加快了。我们必须正视:资本主义不是自由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想象的普世化、理性化进程,而是一个创造民族的世界性进程。创造民族会不会导致矛盾激化,要看政治结构的包容性。比如魁北克在加拿大没有问题,但是科索沃在塞尔维亚就有问题。

中国这套民族理论有一个概念,就是把民族当成一种静态的东西,好像挖掘化石一样,挖出化石以后给它分类,分到这一组就是这一类,分类完了以后它就永远不动了,但是民族显然是流动的。古代有很多国其实是民族,比如在屈原那时候,楚国就是一个民族,之所以他死活不肯服秦国,是因为他跟秦国不是同一个族,而不仅仅是不同政权。而放在元末,陈友谅的手下去投奔朱元璋大概也是没有问题的。当然后来秦和楚民族都慢慢消失了,但是新的民族不断产生,这是一个不断流动的过程。

共识网: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刻意划分民族会增强他自己的认同感,原来他可能没有这种身份意识,但是因为刻意划分,就会加强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比如高考加分。

刘仲敬:现在高考的问题的确是这样。高考入学的时候让你上学好像让你占便宜,但是毕业的时候就不这样了,毕业的时候你发现让你上学你吃了很大的亏,因为没有对接了。以前高考制度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是公务员制度,上学的时候是一个候补官僚,毕业以后就变成了政府官员,现在是后半截砍掉,一毕业的时候你就从悬崖上跳下去了。从体制上讲,把教育制度后半截砍掉,就相当于废科举一样,把社会一个循环机制打乱了,又没有很好的替代品,这样就造成了严重的社会紊乱。

民国时期的政治动乱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毕业生没有出路了。以前科举考试出来是有出路的,他该去哪儿是很清楚,即便是回老家,他也是当地有名望的人士。但是新学培养出来的人他们去哪儿连自己都不知道,只有参加革命。

共识网:如果这个方面纠偏的话能怎么做呢?难道把原来大学的扩招再收缩回来?

刘仲敬:这样的话又很难,一旦扩招以后再收缩的话,现在大学教授怎么办?就像通货膨胀一样,开始最好就不要通货膨胀,但是通货膨胀以后再收回来就非常困难。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喜欢 (194)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37)个小伙伴在吐槽
  1. 疯了。头一次看到这么赤裸裸的自我矮化 彻底割裂的。西方资本的贪婪被美化成秩序的维护者,而我们只适合做成奴隶驱使!
    匿名2015-06-09 03:38 回复
    • 应该多读一些课外书
      匿名2015-06-10 16:12 回复
    • 哈哈
      匿名2015-07-28 15:35 回复
    • 说的对!批着羊皮的外衣
      匿名2015-07-29 01:22 回复
    • 太夸张了,难道欧洲中世纪的贵族对农奴有什么责任心?
      匿名2015-07-29 20:59 回复
      • 彻头彻尾的洋奴主义!分裂主义!沒有絲毫的民族气节!我问你:美国还能强盛一万年吗?我们是还要做一万年奴隶!纯粹放屁!!!
        匿名2015-07-31 13:48 回复
        • 小家伙,人类文明才有多少年?
          匿名2015-08-03 13:09 回复
    • 屁。读点中学教材以外的课外书吧
      匿名2015-08-08 09:19 回复
    • 燕雀焉知鸿鹄之远志!
      匿名2016-04-03 07:07 回复
    • 都看不懂文章,就不要乱说话了。。。
      匿名2016-04-06 11:15 回复
  2. 大一统祸害中囯数千年,人力很难改变啊。
    匿名2015-07-28 14:12 回复
  3. 历史就是力量。遗憾的是,研究历史的人却没有力量。后脑勺没有那杆枪指着,中国人都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当然,要取得共识还很遥远。正如台湾现在也未取得高度共识,好在他们有了一个民主的基础共识。能读懂刘先生这篇宏文的没几个,正像一个朋友提醒我的,启蒙是对精英而言,非市井百姓(永远的愚民)为对象。我一直以来看到“中华文明”对世界文明没什么贡献,正如文中所谓物理学至今也还是个西方物理学。
    匿名2015-07-29 01:24 回复
    • 欣赏你
      匿名2015-07-29 10:46 回复
    • 欣赏
      匿名2016-01-09 23:33 回复
    • 赞同
      匿名2016-04-02 10:04 回复
    • 挺你,只为你能看懂。
      匿名2016-04-03 07:00 回复
    • 是的,这篇文章你看懂了
      匿名2016-04-06 11:16 回复
  4. 一个遍地是愚民暴民的国家,还要挑战美国, 当然是自取灭亡.
    匿名2015-07-29 07:28 回复
    • 暴民愚民不会去挑战,只有深感危机的当局会,也只有当局自认为有这个力量。
      匿名2015-07-29 09:09 回复
  5. 刘某人该写“世界之命运”了吧
    匿名2015-07-29 16:17 回复
  6. 不同的角度,给出不同的思考。广角看世界,给出全息的视角。当下奇见!
    匿名2015-07-29 21:13 回复
  7. 广角、全息、博学、世界、比较、独特=刘仲敬
    匿名2015-07-29 21:40 回复
  8. 腐朽没落的观点
    匿名2015-07-30 02:06 回复
  9. 秋后的蚂蚱,还有走狗在棒!
    匿名2015-08-04 20:33 回复
  10. 刘某人倡议民主是没错的,但整篇文章的中心和立意有着巨大的问题。依他的观点中华文明一无是处,依他的观点中国就要分裂分裂在分裂,最后从地球上消失?即使在其推崇的美国,难道就能以自治之名分裂吗,那么美国就不会有南北战争了。英国会吗?不会。法国会吗?不会。德国会吗?统一了。这种借民主自治之名来否定中华复兴的思想太危险不、太卑劣!
    匿名2015-08-09 10:07 回复
  11. 说的都是大实话
    匿名2015-08-10 05:41 回复
  12. 此人该杀
    匿名2015-08-10 10:55 回复
    • 就像报来前方消息的信使都该杀一样
      匿名2015-11-02 05:47 回复
      • 你懂的 :mrgreen:
        匿名2016-04-06 11:17 回复
  13. 刘一直在论证东方文明的一无是处,高歌罗马文明。刘的史学更像一种宗教,或者像一种形而上的史学。并不成为经验基础上的史学。我认为他在用历史哲学来论证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我相信西方化这种普遍进程肯定是全世界范围内的趋势,但西方化的参与者可以改变这一西方化的内涵。
    匿名2016-04-02 20:15 回复
  14. 他不应该在武大读历史学的在职博士!?
    匿名2016-04-03 13:27 回复
  15. 评论喊打喊杀或者把他捧上天的都没错,这人只是从反方向论证了一遍中国崛起之路的逻辑罢了,无非是说话难听点完全不照顾民族情绪,不过看他的节目表现这人本来也是书呆子型的,但请注意这人完全没有提到人种优越论,这点批判中国历史的话都听不进去,中国人作为一个民族在包容上确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看他关于中国前途有几个结论:1、百年内美国不会衰落,正常,就算国内的狂人也不敢说30年内超过美国吧。但美国确实在衰弱,这点刘仲敬在文内也没否认,但美国在历史上超越其他国家的相对程度是整个人类文明史都不曾出现过的,衰弱时间极长。2、目前中国的政治制度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滩烂账,属于挂羊头卖狗肉,这点即使是国内的铁杆五毛也没人会否认吧。但即使是对部分国人进行超级剥削,明显中国的整体实力也在不断走强,这点即使是铁杆颠覆粉也否认不了,中国即使是万恶的文明灰烬也肯定做对了点什么事。3、刘仲敬没认为西方的几种政治模式就是人类的终极未来,整个世界的未来并没有剧本,他从头到尾都推崇的是英国的各方势力博弈实用主义。这几个结论无论哪派谁不接受?无非是这人站的立场过于中立,加上中国从中古时代以后就没有原发的政治著作,他推理用的都是西方的术语,刺痛了某些民族自尊心而已,谁让中国人百年来就不再研究这个了呢。 关于第一条,结论我接受,但是时间尺度上,我估计美国人拜他们自己发明的一整套超高效率的现代金融系统所赐,衰退速度会远超刘仲敬的想象,当然他也很鸡贼地选择了以“凯撒”的出现作为美国正式顶峰的到来标志。第二条,他把共产党想象的过于坚固。我和他一样很认同毛泽东的个人能力,我甚至认为个人能力巅峰的毛泽东在领导和控制政治运动方面效率超过任何民主制度,程序正义会消耗效率,集权在群体控制上有不可想象的效率。但自从毛以下,共产党党建能力不断下降,腐败和无能已经基本充斥了整个党的主体,没有红色血统的社会精英已经被完全排除在党外,以前他们只能造反,现在他们可以赚钱移民。所以目前共产党的主体都是逐利的机会主义者,他们没有底线,只待有必要就去妥协。而共产党点燃了中国经济之后,就再也没能力停下它了,而目前党国体制或者官僚资本主义10年之内必然会极强阻碍经济发展,能够撞穿目前共产党底线的只有不断前行的中国经济火车头,它才是中国的制度不断迭代的原动力,而中国制度的迭代一定会经过西方政治发展的各个阶段。 评论里说中国完全没有为现代文明做出任何贡献,没错,但是并不是没有能力,而是中国以前根本就没有科技文明传承的社会系统,应该说整个世界除了英国率先创造出来的这套系统,还有哪个国家有这套科技系统。英国发明后其他国家吸收然后迭代,然后中国就彻底被打技术代差给打垮了,过去150年中国根本没有机会为现代文明做贡献,而现代科技系统创造知识的速度是古代没法比的,现代的知识量比古代大太多了,所以显得中国一无是处而已,在这方面做逆向民族主义实在是没必要。 最后说下个人的一点意见,也是评论吵翻天的根本区别在于:中国是否最后会超过美国,无论经济还是政治制度,或者说这两者其实是绑在一起的。中国共产党有能力挡下经济火车头那中国万劫不复且一旦内部政治压力超过阈值还会变成世界真正的毒瘤并给人类造成巨大灾难,没有的话,中国的制度自然会发生迭代,这和英国的阶层博弈是一个性质。 我个人看法,共产党挡不下来,他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它已经完全是一个由社会逐利的投机者组成的巨大经济收割工具,挡下经济发展如同自我阉割,他们绝对不会做,而将要被车轮压死的就是共产党内打压思想界真正的红色保守派,他们会变成这个历史责任的承担者。而中国最后也一定会在经济上超过美国,原因有三,一、中国有最大的人口。二、中国有最大的内部平等市场。(这也是我赞成大一统的原因,或者说没人能反对得了大一统的原因,不是中国不想分裂,是根本分裂不了,这也是欧洲在国力上输给美国的原因)三、中国人没有任何宗教和思想包袱(或者说无耻且不计手段),一切以世俗结果为标准。美国输了人口,在同样的经济制度和生产力下必输无疑,印度输了后两者,成就有限。中国人在共产党自我毁灭的那一天,才真正能够在世界民族之林自由奔跑。 最后评价下刘仲敬,这人掉西方政治史的故纸堆里,竟然能总结出一套推演逻辑,确实是奇才,值得中国人包容。
    匿名2016-05-01 06:07 回复
    • 中国共产党才几年, 中国起码有2000年的历史了吧? 没有共产党的历史中, 中国好在哪里? 包括秦辉等人都说, 中国历史的血腥残暴,世界上没有其他任何国家民族可以相比。 还做梦想超过美国, 永无可能。 否则台湾人,香港人都不要闹独立了!
      匿名2016-05-04 08:11 回复
      • 你胡说八道,美国人灭绝了美洲土著,中国还能怎么残暴过这个?把死人再灭一遍? 台湾香港人独立成功的概率没有中国超过美国的概率大,你这么看好美国,赶紧偷渡或者移民,并且让自己的后代不要再使用中文了。
        匿名2016-08-27 11:57 回复
    • 扯蛋,满清既然可以保大清不保中国,后清凭什么会思想觉悟高过前者?后清如果要亡,中国这个政治实体必然是陪葬品。
      匿名2017-06-13 10:36 回复
    • 同意
      匿名2017-09-08 23:21 回复
    • 同意。
      匿名2017-11-07 23:3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