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走在十字路口的国资委

经济 ywz 11755℃ 0评论

1378087338104

这个部委的命运挺符合轮回说的。12年前,它不过是中国财政部下属一个局级单位,工作运转自然要听从部里的安排;现在,在正式独立组建12年后,它的命运又再一次交回到了财政部手中。

如果不出意外,2015年上半年,财政部将接连拿出涉及国有资产改革的政策文件,它们包括组建或改组国有资本运营投资公司的方案,以及国有资本预算改革方案。这些方案是中国最高领导层拍板的未来国有资产1+N改革组合的重要组成部分。毫无疑问,它们也将重新塑造国资委的未来样貌。

猜想已经流传开来。按照上述改革文件的起草框架,目前的国资委将被改造成一个更加强化资本监管的政府机构,改革之后这个部门或会与银监会、证监会很相像。同时,在此基础上,中国还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组建若干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支持有条件的国有企业改组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

这其实是新一届政府在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确定的改革任务。它来得有点迟,但推进速度却又有点出人意料得快。

国资委的问题已经暴露很久。它只是一个政府机构,管理权限却能深入到央企的人事任命、财务计划乃至经营决策。对于一些业绩糟糕、毛病缠身的央企,国资委甚至可以通过一些特殊机构的设立,直接架空其董事会。外界一直以“央企大管家”来称呼它,但包括央企自身在内的不少人都认为,这位管家大人管得有点太宽了。更糟糕的是,有时候,它很可能对它所管的领域所知无多。

现在,改革终于再次来临。对于国资委改革局原副局长周放生而言,这是一次迟来的政府自我纠错。他说,“我开始也不懂,后来明白——名字起错了。国资委应该叫国务院国有资本监督管理委员会,不应叫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起名字的时候还提过意见,但是没人敢下决心,说国有资产改成国有资本到底对不对?但实际上这个概念绝对是错误的。”

这个错误的概念可以追溯到国资委正式成立之前。1988年,中国国务院成立了国有资产管理局,它与当时的财政部、大型企业工作委员会、经贸委、计委、中组部、主管部局等联合行使出资人的权力,形成了一个貌似相互约束、相互监督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但就像中国当下诸多制约制度安排一样,约束和监督的美好设想,最终成了九龙治水的乱象。

此后,这个国有资产管理局又经过多年流离,成了财政部下属的一个局级部门。直到2003年4月5日,国务院审议通过了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的三定方案,这个机构才有了今天的面目。国资委低调挂牌后,当时中国196家总计逾7万亿的央企资产,以及近12万亿的国有资产,第一次有了一个权力集中的管理机构。

这期间,关于国有资产究竟该如何管理的讨论一直贯穿始终。直到今天,这道难题仍然摆在这个国家的权力和智慧精英面前。按照中国现行的政治经济体制,国有资产归全民所有,其运营需要有一个能代表全民利益的出资人,而按照市场法则,这个出资人需要与政府完全脱钩。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后,决策层发现,只能由政府才能代表全民成为出资人。在这里,政府的社会公共职能和资产出资人职能被混合在了一起。

12年过去后,政府再次对体积庞大、问题丛生的国有资产启动大规模改革。监管方式的改变也就成了应有之义。按照新的改革设想,目前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在改革后将更接近周放生口中的那个“国有资本监督管理委员会”。同时,作为配套,国有资本运营和投资公司的组建,意味着目前国资委的不少职权将被分解。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走在十字路口的国资委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