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俄罗斯在世界能源体系中的结构性权力变迁与中俄能源合作进展

经济 sean 6671℃ 0评论

Russian bear cartoon

世界能源体系中俄罗斯的结构性权力与中俄能源合作

“结构性权力”理论是国际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分析视角。苏珊·斯特兰奇认为,“结构性权力”是“形成和决定全球各种政治经济结构的权力”以及“构造国与国之间关系、国家与人民之间关系或国家与企业之间关系框架的权力”。它“不是存在于单一的结构中”,而是存在于生产、安全、金融、知识这“四个各不相同但互有联系的结构中”。显然,“在经济事务中,发挥关键性作用的不是物质上的资源禀赋,而是结构与联系。”

世界能源体系中一国的结构性权力主要包括以下三个层面,即与产量和出口有关的生产结构、与管道运输有关的安全结构以及与定价机制有关的金融结构。首先,就生产结构而言,当生产国占据卖方垄断地位时,便具有了对消费国的结构性权力。相反,如果消费国能源自给率提高或具有替代性能源供给,生产国的结构性权力则相应减弱。其次,管道运输布局直接关系到能源博弈各参与国的权力分配,特别是当能源管道通过第三国运输时,过境国便会凭借能源过境运输的垄断地位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这种寻租行为构成了生产国与消费国之间能源贸易的外部性。最后,石油的金融属性使得油价波动不仅受到市场供求因素影响,而且是世界主要石油期货市场上金融资本的博弈结果。一国对“石油—美元”体系下油价定价机制的挑战即意味着对美元霸权地位的挑战。

本文将从上述三个层面分别考察世界能源体系中俄罗斯的结构性权力,特别是分析美国“页岩气革命”和“乌克兰危机”等市场和地缘政治冲击下俄罗斯结构性权力的动态变化。目前,全球能源正处于从“石油时代”向多元化和低碳时代转型的重要阶段,考察传统油气出口国俄罗斯的结构性权力演变将有助于分析世界能源市场结构与权力格局的发展趋势。同时,考虑到当前俄罗斯对亚洲能源市场的转向及丝路经济带与欧亚经济联盟的战略对接,加强中俄能源合作对于中国扩展欧亚能源合作空间、提升自身在世界能源体系中的话语权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一 俄罗斯在世界能源生产体系中的结构性权力

截至2014年,俄罗斯具有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气储量和第6大石油储量,分别占世界天然气和石油总储量的17.4%和6.1%。就石油生产而言,由于水平钻井和水力压裂技术带来了页岩油革命,2014年,美国超过沙特成为世界最大石油生产国,俄罗斯则退居第三。2000至2014年间,俄罗斯石油产量占全球石油总产量的比重从9.02%升至12.7%。在出口方面,2000至2013年间,俄罗斯石油出口占全球石油总出口的比重从8%升至12.6%。

从出口地区结构看,欧洲和亚洲是俄罗斯石油出口的两大市场。2000至2013年间,俄罗斯对欧洲的石油出口占其石油总出口的比重从92.32%降至65.3%,其中,俄罗斯对德国、意大利和法国的石油出口占其石油总出口的比重分别从14.73%、12.81%和1.18%降至7.91%、8.98%和0.43%。在亚洲市场,2000至2013年间,俄罗斯对东北亚地区的石油出口占其石油总出口的比重从1.15%升至18.57%,其中,俄罗斯对中国、日本和韩国的石油出口占其石油总出口的比重分别从0.95%、0%和0.2%增至9.73%、4.83%和4%。

在天然气生产方面,俄罗斯长期占据着世界最大天然气生产国地位。然而,2009年后,“页岩气革命”的成功使得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而俄罗斯则退居为世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2000至2014年间,俄罗斯天然气产量占全球天然气总产量的比重从22.07%降至16.7%,俄罗斯天然气出口在全球天然气总出口的比重也从24.8%降至20.3%。

在欧洲市场,2000至2013年间,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出口占其天然气总出口的比重从57.45%升至65.7%,其中,俄罗斯对德国、意大利的天然气出口占其天然气总出口的比重分别保持在17%和10%左右,而同期对法国的出口比重则从5.81%降至3.75%。在东北亚市场,2009至2013年间,俄罗斯对东北亚的天然气出口占其天然气总出口的比重从3.94%增至6.46%,其中,俄罗斯对日本和韩国的出口比重分别从3.23%和0.71%增至5.32%和1.14%。而俄罗斯对中国出口的天然气最少,2010和2011年分别为0.24%和0.18%。

长期以来,俄罗斯在世界能源生产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它是全球第二大石油生产国和出口国、最大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然而,由于美国页岩油气的冲击,俄罗斯目前已退居为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和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国。在欧洲和亚洲能源生产体系中,俄罗斯对欧洲石油出口占其石油总出口的比重不断下降,但对东北亚石油出口的比重却大幅上升。这意味着俄罗斯石油出口市场多元化程度逐步增加。与石油不同,俄罗斯在欧洲天然气市场上占据卖方垄断地位,但在亚洲天然气市场,它仅是新兴出口国且主要集中于液化气出口。显然,俄罗斯目前天然气出口的多元化程度仍非常有限。尽管美国“页岩气革命”的供给冲击导致俄罗斯在世界能源生产体系中的地位有所下降,但通过垄断欧洲天然气市场和加强油气出口市场多元化,俄罗斯仍在欧洲和亚洲能源生产体系中占据重要一席。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俄罗斯在世界能源体系中的结构性权力变迁与中俄能源合作进展

喜欢 (2)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