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f the truth is often a great lie.

纪念甲午战争一定要坚持中日不再战

文化 sean 3657℃

2012091708492394945

就中国而言,民族主义还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过去受过屈辱,产生报复思想;再有一个是今天国力上升以后,产生一种虚骄。虚骄和屈辱,没有经过理性的过滤,杂糅在一起,产生一种狂躁的民族主义。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煽动民族主义的人反而受到鼓励,被称为爱国者。现在形势的一个特点是,把爱国当成升官发财的敲门砖,爱国成了面具。

——在纪念甲午战争两甲子座谈会上的发言

甲午战争对于今天的意义,最重要的是五个字,中日不再战。在邓小平掌政时期,中日不再战成为两国共识。但是到今天,这个共识滑落到边缘上,摇摇欲坠,引起全世界担心。刚才有的朋友发言说,希望东亚地区的权力实现和平转移,而不要通过战争手段实现权力转移。这是从国际关系现实主义理论的角度来看中日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世界范围的权力从英国转移到美国,是和平转移,这是一个好的范式。

从目前情况来看,地区权力和平转移受到了巨大挑战,这就是东亚地区飙升和燃烧的民族主义。东亚地区民族主义飙升的原因很复杂。一个原因是,两个阵营的斗争结束以后,民族主义登场。过去东亚是两个阵营博弈的前沿阵地,斗争非常激烈。看看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印尼共产党1965年9.30事件和柬埔寨红色高棉的兴衰,就一清二楚。那个时候民族主义处于隐伏状态,现在燃烧起来了。第二个原因,就是各国政治精英操纵和利用民族主义,提升本国民众的爱国主义,并以此转移国内民众视线,增加政权的合法性和支持率,这是民族主义燃烧的重要原因。

就中国而言,民族主义还有两个特点,一个是过去受过屈辱,产生报复思想;再有一个是今天国力上升以后,产生一种虚骄。虚骄和屈辱,没有经过理性的过滤,杂糅在一起,产生一种狂躁的民族主义。

我举三个例子。一是今天北京有一家报纸大骂澳大利亚,因为澳大利亚支持日本。这家报纸说澳大利亚本是一个边远的蛮夷,这不是情绪化的义和团思维吗?这家报纸前些日子还发表一篇社评说,需要一场新的中日战争,来洗雪中国的百年耻辱,煽动战争。

二是去年年底,传说北京的电影院要上映一部日本电影,片名叫《贞子》。电影还没上演,成千上万人就接到短信警告说,绝对不能看日本电影,谁看谁是汉奸。汉奸是有明确定义的,怎么看一场日本电影就是汉奸呢?这表明了我们的社会意识糊涂到了什么地步,令人痛心。

三是近年来一些出版物鼓吹民族主义,鼓动战争。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有人写了一本《中国梦》。书中说,地球上从来没有和平崛起,中国必须在反遏制战争中崛起,新的冠军国家崛起,要通过和老冠军武力对决才能实现。《中国不高兴》这本书说,中国人有做世界领导者的优秀文化基因。扯到基因上去了,这不是德国纳粹那一套种族主义吗?还有一本名为《C型包围圈》的书说,战争是中国发展的机会,战争可以促使新型军队成型,可以拉动经济,战争是达到和平的捷径。这些人患了战争饥渴症,这是把中国拖进泥潭的狂热情绪。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煽动民族主义的人反而受到鼓励,被称为爱国者。现在形势的一个特点是,把爱国当成升官发财的敲门砖,爱国成了面具。

再看日本的民族主义。当前日本民族主义也在上升。其原因,一是政治精英操控民族主义,以此提振人心,拯救日本经济;二是日本受到中国的巨大压力产生反弹;三是极少数右翼分子挑动民族主义损害两国关系。

最近我去日本,许多日本人都对我说害怕中国,中国有这么大的力量,不知道怎么使用。他们说,预测美国的行动比较容易,因为美国很透明,但是预测中国下一步怎么走就很难,非常害怕。我在日本静冈大学演讲时,曾问日本师生对中国有什么看法,一位名叫川正的19岁的社会学系日本女生说:“没去过中国,中国要侵略日本了吧?”该校40岁副教授户部健说,他的父母问他:“中国什么时候打过来?”

经济学家曹远征也讲过一个意见,就是近年来日本的民族主义是对中国压力的反弹。中国现在的GDP是日本的两倍,这是日本明治维新之后100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重大变化,日本人适应不了,受到巨大压力,需要一个心理适应期。有些致力于两国友好的日本朋友也对我讲,从2010年中国经济超过日本时开始,日本需要10年的心理适应期。在这个时候,不应对日本过于苛刻,过于苛刻的结果,对两国都不利。中国社科院前副院长刘吉前些日子对我说,我们有些人每天谩骂日本,只能帮日本右翼的忙,刺激日本的民族主义,让右翼在日本有更大市场。

一战结束之后,在巴黎和会上,凯恩斯曾经提出,对德国不应惩罚过分,根据他的计算,德国赔偿20亿英镑就可以,因为德国人也需要恢复经济过日子。但是有些国家非得从“民意”出发,对德国过于苛刻,要求德国赔143亿英镑,最后导致德国经济发生混乱,德国人产生强烈的报复心理,促成二战发生。凯恩斯说世界将会毁在一些愚昧的低智商的人手里,后来二战的历史证明了他的预见。

现在东亚有没有可能会发生巨大悲剧呢?这是我们担心的事情。我相信我们每个人从今天早上痛骂澳大利亚是蛮夷当中可以嗅出一些味道来。中日两国都要克制民族主义,即便你认为民族主义可以加强合法性,但是民族主义最后会毁了你,因为它是一个双刃剑。现在我们一些人陶醉在民族主义中,既有民众的喧嚣,也有媒体的鼓吹,还有精英的操纵。

我们纪念甲午战争,纪念一战,要吸取教训,一定要坚持中日不再战。

1984年3月25日,邓小平说:“把中日关系放到长远的角度来考虑,来发展,要永远友好下去,这件事超过了我们之间一切问题的重要性。”1988年8月26日,邓小平说:“我是热心于中日友好的一个人。”现在正逢纪念邓小平诞辰110周年,我们对他这个思想理解得如何?从长远来看,日本可以成为中国的朋友,日本的国家正常化趋势是不可阻挡的,我们对此应该表示理解。

目前,日本来中国旅游的人减少80%,而中国去日本旅游的人增加300%。由于中国游客迅猛增加,今年春天,东京三家最著名的百货商店销售额增加425%。有些中国游客接受日本媒体采访说,赞赏日本的清洁和礼貌,喜欢日本产品,喜欢日本动漫,也喜欢日本的文化。我觉得民间的这种理性的变化,是两国和解的重要因素。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进程不断加深,民众生活水准持续提升,受过高等教育和留学的人口大量增加,旅游业急速发展使数以亿计的中国游客在世界各地感受不同文化,这些都是克服情绪化民族主义、增加国民理性的良药。我对于中日两国的和解,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

来源:共识网 作者:马立诚

转载请注明:北纬40° » 纪念甲午战争一定要坚持中日不再战

喜欢 (1)or分享 (0)